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农女惊蛰 >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送礼
    孟景瑞虽极力否认,但惊蛰看他最近这一系列的操作,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肯定是与族里商议过了,有了什么惊蛰不知道的对策,来对付新王。

    大家都不愿意告诉惊蛰实情,还要惊蛰从旁协助配合。

    这让啥事都爱操心的惊蛰有了一些小情绪。

    她当然知道孟景瑞并不是想要造反,才去拉拢其他封地的主子。

    她只是想用这话来激孟景瑞,让他告诉自己,他和村子到底在计划什么小秘密。

    谁知孟景瑞学坏了,对她也开始有所保留了。

    正在两人对峙,孟景瑞顾左右而言他的时候。

    阿杏带着人过来帮忙了,孟景瑞如临大赦,拉着惊蛰就往屋外去。

    “阿杏来了,咱出去帮忙吧。

    这事回头我与你细说,这会你就别再问了。”

    惊蛰撅了撅嘴,跟着孟景瑞往外走。

    “哼,回头你想说,我还不想听了呢。

    是不是小姑不让你说与我知道,等她回来我问她去。你憋着吧。”

    孟景瑞抹了抹额上的汗,心里藏着秘密不能与人分享,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阿杏的清点和大伙的协助之下,东西很快就整理完毕入了孟景瑞的私人库房。

    惊蛰本想从各地送来的粮食特产里,挑些能耕种的种子。

    但此时天已经黑了,不方便挑选。

    便将东西留出来,明日再办。

    阿杏得知惊蛰又要挑选种子,打着哈欠与她说道。

    “我看你是魔怔了,各封地的气候差异巨大。

    别处能长出的东西,即便得了种子,在这里也不一定能长得出来啊。

    你折腾这些,不是白费事,不如将能种的多种些,以后拿去与人换就是了。”

    惊蛰摸了摸装着粮食特产的袋子。

    “你说的也没错,可若是我种了出来,不是省了拉出去交换的人力物力与时间。

    种不种的出来,总得试试才知道。”

    种田这事,可是惊蛰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她说可以,不行也得行。

    虽说各地的气候和土壤不同,但若是精心培育,惊蛰也是能种出来一些的。

    丰富物产,和作物的种类,是惊蛰列出的待办事项里最重要的一条。

    拉着阿杏出了孟景瑞的库房。

    庄管事正带人在做收尾的工作,“姑娘先回去休息吧,今日多亏了你们带人过来帮忙。

    不然只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要收拾到什么时候去。

    往年的东西拉不出码头,就被人分了去。

    这还是头一回全收进公子的库里。”

    惊蛰提着灯笼,扶着已经困的不行的阿杏。

    “庄管事,以后在有事情,你直接过去叫人来就是了。

    跟我们有什么好气的。

    往年的礼单不知你那处是否有留存,我想看看。”

    庄管事扑了扑身上的灰,“有的,有的。”

    转头对阿二说,“阿二你看着些,一会收拾干净了,将火烛都熄灭干净再回。

    我带姑娘去拿礼单,这边交给你了。”

    惊蛰看了看天色,这会已是深夜,想来陈年的礼单还要翻找。

    忙对庄管事说道,“今日太晚了,大伙忙了这么一通,还是早些休息。

    礼单,我明日过来看,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话落晃了晃已经快要睡着的阿杏,与孟景瑞打了招呼。

    “你早些睡,我们回去了,明日再过来与你说粮种的事。”

    孟景瑞点了点头,怕她又拉着自己问不能与他说的事。

    收回了迈出的脚步,转头对蹲在墙根吃糕饼的阿大道。

    “阿大,去送惊蛰,晚间在那边歇吧,别回来了。”

    阿大闻言,端起装糕饼的盒子,提了盏灯笼便跟着惊蛰去了。

    他怕黑,送完了惊蛰她们,定然是不敢独自回来的。

    回了院子,安排这大伙都睡下。

    惊蛰本想与阿杏聊聊心里的小情绪。

    谁料她刚洗漱完毕上了床,对面床上的阿杏便已经起了鼾声。

    一肚子的话,没处说,只能闷头睡了。

    一晚上也没睡踏实,第二日一早顶着两个肿眼泡出了屋子。

    想着还要去孟景瑞那边挑选种子,匆匆吃了早饭就要出门。

    收了碗筷才见到出门洗漱的阿杏,便对她说道。

    “阿杏,你今日盘点种子的时候,留一部分出来。

    小王爷要在春耕前给别的封地送些。”

    阿杏蒙蒙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叫住了快走出院子的惊蛰。

    “哎,你等等。留多少?怎么留?留什么品种?”

    惊蛰拍了下脑门,她想看礼单,就是想了解一下,各个封地大致是个什么自然条件。

    适合栽种什么作物,孟景瑞要送种子,也不能随便乱送。

    若送过去的种子,别人用不是,岂不是白白糟蹋了东西。

    “你动作快些,跟我一道去。看了礼单在商议。”

    阿杏闻言来了精神,冲进厨房抓了张饼子便要出门。

    白乐端着给她晾凉的粥,看她像风一般跑向惊蛰。

    追了两步喊道,“你喝一口啊,今日不跟我往渔村运种子了?”

    阿杏脚步不停,回头对白乐说道,“你自己去吧,我与惊蛰有事要办。

    你若忙完,顺便帮我把药材和布匹盘一盘。

    赵员外说了,过一阵季节交替,这些东西就该涨价了。”

    白乐还来不及答应,阿杏便挽着惊蛰往院外走去了。

    一脸呆滞的端着粥碗,自言自语的道,“急什么呀,粥还没喝呢。”

    话落,身后伸来一只手,端走了已经晾的刚好入口的粥。

    待白乐回过头,那碗粥已经落在了阿玲的手里。

    铁栓冲白乐“嘿嘿”一笑,“谢谢兄弟。”

    白乐甩了甩胳膊,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不气。”

    阿杏挽着惊蛰的胳膊往孟景瑞那边去,边吃边问。

    “小王爷为何要给别的封地送种子?

    他这般若是让有心人知道了,会不会告发他们结党营私啊。

    大岚刚打完仗,新王应该对这样的事情很敏感吧。”

    惊蛰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他说了每年都会互送礼物的。

    去年很多地方都受了灾,送些种子算什么结党营私啊,这是正常交往。

    再说封地不是特殊的存在吗,各个封地的主子,即无兵权,也无势力。

    在朝堂上也没也发言权,新王应该不会太过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