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浩劫余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黑马内部的暗中争锋
    ()  孟凡见中年进门,顿时起身相迎,同时对李部长等人开口道:“几位,麻烦你们先回避一下,这事咱们等一下再聊,好吧。”

    孟凡话音落,本还气焰嚣张的李部长等人打了个招呼,随即纷纷退出门外,明显不想触这个霉头。

    这个进门的中年,全名叫做成文翰,今年四十六岁,长了一脸横肉,是黑马公司大股东之一,属于妥妥的二号人物,此人是曲项然亡妻扈歌的表哥,在公司内的资历比曲项然还老。

    当年曲项然接盘黑马公司之后,狼子野心表露无遗,许多扈家的老臣不愿接受他的打压,便自发形成了一个圈子,而成文翰便是这个圈子里的掌权人物,手里同样掌握着黑马公司的许多核心业务,一直以来跟曲项然都处于一种表面和气,但暗中勾心斗角的局面。

    曲项然不是没想过拔掉成文翰这颗钉子,但真要这么做,一来会让黑马公司元气大伤,二来这种对于扈家旧系人马清扫的举动,也会让外界认为曲项然没有容人之量,所以双方始终处于一种彼此制衡,但又互相需要的共生关系。

    “成总,你今天怎么这么闲,想着来我这了!”孟凡虽然知道成文翰此行的目的,但并未主动提起:“你先坐,我这里有点好茶,你尝尝。”

    “免了!”成文翰等其他人离开之后,脸色阴沉的看向了孟凡:“我接到消息,公司来了一个叫宁哲的,而且这个人就是当初在流民区抢劫芯片的劫匪,而且我小舅子的手臂,也是被他废掉的,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成总,关于这件事,我还想着下午去找你呢,你先消消气,咱们坐下聊。”

    孟凡等成文翰落座后,这才继续道:“这个宁哲,的确就是黑马公司通缉的那个流民,不过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你应该知道,思瑶从小就是在流民区长大的,而这个宁哲,是跟她一起被收养的孩子,对于思瑶始终比较照顾,而曲总是一个念及旧情的人,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安排宁哲进了公司,同时给了他一份工作。”

    “屁话!你他妈的管这叫念及旧情?!”成文翰听完孟凡的回应,当即勃然大怒:“你要清楚!黑马是扈家的产业,曲项然能够成为这个老板,借的也是扈家的东风!当年老爷子还在,扈歌没死的时候,他怎么不说自己在流民区还有个野种?你别忘了,黑马公司,归根结底还是姓扈的!扈家的人死绝了,但不代表我们家里就没有别人了!”

    孟凡听见成文翰对曲项然破口大骂,目光略微一沉:“成总,我能理解你的情绪,但你说话的时候,是不是也该注意一下你的素质呢?”

    成文翰迎上了孟凡的目光:“怎么,想对你的主子告发我?”

    “成总,我需要纠正你一下!我是黑马公司的员工,不是某个人的家奴,我没有主子。”

    孟凡看着面色不善的成文翰,泰然自若的回了一句,他身为曲项然的亲信,要做的是帮曲项然解决麻烦,而不是像鹦鹉学舌一样,把这种毫无意义的谩骂传递回去,继续解释道:“当初芯片被劫的事情,幕后真凶已经被查了出来,而且已经被正法了,宁哲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走卒,否则的话,曲总是不会对他网开一面的,不过对于你此刻的情绪,我也可以理解,如果你有需要,我现在就可以拨打治安署的电话,让他们过来抓人。”

    孟凡的一招以退为进,还真的把成文翰给将住了,在黑马公司当中,曲项然和成文翰各自代表了一群人的利益,他们都想把对方给打压下去,但谁又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彼此进行压制。

    虽然成文翰敢骂秦小渝是个野种,可是还真不敢付出实际行动,去直接铲除宁哲,或者说,一个宁哲虽然无足轻重,但他毕竟是曲项然安排进来的人,动了他,就相当于跟曲项然撕破了脸,这件事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才是成文翰真正担心的问题。

    虽然双方迟早会有针锋相对的一天,但现在俨然不是一个对成文翰有利的时机,宁哲更不足以作为双方之间兵戎相见的筹码。

    想通其中的关节之后,成文翰面色不悦的质问道:“曲项然让宁哲加入公司,就是为了恶心我的,对吗?”

    孟凡哈哈一笑:“成总,你真的想多了,曲总让宁哲加入公司,只是为了思瑶考虑,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想法,再说了,你和曲总是一家人,他怎么会针对你呢。”

    “得了吧,曲项然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什么龌龊事,我比你清楚。”成文翰冷哼一声:“行啊,既然他执意要把宁哲安排进公司,我不反对,不过让他留在总部这件事,我不能接受。”

    孟凡适时提醒道:“成总,让宁哲留在总部,是曲总亲自下达的命令。”

    “怎么,就这么一件小事,还非要召开董事会吗?”成文翰挑眉看向了孟凡:“我知道你对曲项然很忠心,但宁哲这个人,你保不住!

    当然了,如果你不介意我在董事会上把曲思瑶……不!是秦小渝的身份,掰开了、揉碎了的告诉其他人,对于宁哲的去留,我可以进行会议表决,反正扈家都他妈没了,即便有什么家丑传出去,我舅舅一家也听不到了。”

    孟凡沉默了三秒钟左右,最终选择妥协:“如果你不同意宁哲留在公司,那是想怎么安排他呢?”

    成文翰思维活跃的开口道:“桥下分公司的经理郭剑不是死了么,那就把宁哲调到桥下去好了。”

    孟凡瞬间眯起了眼睛:“桥下?”

    “既然这个宁哲是我妹夫安排进来的人,我总得给他三分薄面,但他如果想留在黑马公司,只能去桥下!”成文翰从沙发上起身,掷地有声的开口道:“关于宁哲的去处,我已经给你点明了,究竟是要把他调走,还是让我召开董事会,选择权在你人事部的孟部长手里,呵呵。”

    语罢,成文翰拍了拍孟凡的肩膀,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孟凡的办公室。

    “呼!”

    孟凡看着成文翰离去的背影,直到对方关门消失,这才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曲项然的电话号码:“老板,刚刚成文翰来找过我。”

    “他还真的沉不住气了……成文翰找你,是关于宁哲吧。”曲项然并未对此感到意外:“老成想让他去桥下?”

    孟凡点头:“对。”

    “顺他的意。”

    “真让他去?”孟凡有些意外:“桥下那边的混乱和复杂,你是清楚的吧?”

    曲项然不以为意:“一个无足轻重的宁哲,还不至于让咱们跟成文翰撕破脸,而且把他扔到桥下去,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孟凡见曲项然有了自己的决定,便没再多说:“用不用我找人护着他点?”

    曲项然沉吟片刻后,轻声道:“不用,让宁哲去桥下那种地方,不管是对成文翰还是对我来说,都好。”

    孟凡听见这话,心里瞬间通透,曲项然想把宁哲扔到桥下那种地方去,根本就不打算在意他的死活。

    从头至尾,曲项然的目的都是切断宁哲跟秦小渝的联系,他自己不动手收拾宁哲,是怕这件事万一传到秦小渝耳朵里,会导致他们父女关系彻底破裂。

    但是现在有了成文翰横插一脚,那么曲项然就成为了被迫的一方,倘若真出了什么问题,这个黑锅也理应扣在成文翰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