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真不是乱选的 > 第二百零七章 TheShy的滑板鞋 【求月票】
    “滑板鞋和烬?这是滑板鞋上单吗?”

    “只能是滑板鞋上单了,难道还能是烬上单吗?”

    即便解说台上的管泽元和记得不相信,可是也不得不承认,IG的滑板鞋还真是走上路的。

    “其实上路滑板鞋打船长还真的蛮好打的,毕竟TheShy最擅长的就是长手打短手了。”

    “只是我没想到云歌教练居然没有让TheShy玩剑魔,我还想要看看Shy哥的剑魔大杀四方呢。”

    记得的眼神有些无奈,只是他也没有办法干扰云歌教练的BP,只能眼睁睁看着TheShy在长手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其实TheShy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想玩长手上单了,他是一位非常叛逆的选手,之前教练不想让他玩长手英雄,他就偏要玩,现在云歌教练经常给TheShy玩长手上单,他又喜欢玩近战英雄,只能说得不到的,永远才是最好的。

    但是在进入比赛之后,一级上线的滑板鞋就将船长打得生活不能自理,TheShy仗着手长的优势,埋伏在上路的草丛中阴了一手。

    FNC的上单Bwipo还没有在上路跟滑板鞋这种英雄对线过,因此在心理上并没有多少防备,于是他在一级就被TheShy压得没法吃经验。

    “别处!别吃!”记得看到上路这种情景,学着TheShy的口音调侃了两句,然后自己就笑出了声。

    “这滑板鞋打得也太强势了,船长平常就喜欢仗着自己手长欺负手短,这次没想到也被别人欺负了。”

    管泽元摇了摇头,也对于上路发生的情况非常无语,虽然心里已经有所准备,可是看到船长真的连经验都没办法吃到,他还是非常惊讶。

    也就是IG的比赛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他战队的选手即便差距再大,也不可能没有办法吃线,可是IG的上路却经常出现这种情况。

    三分钟,TheShy慢慢将兵线压入塔下,然后开始利用滑板鞋手长的优势消耗,船长很快就被成了半血。

    Bwipo没办法,只能强行呼叫自己的打野帮忙Gank一下,FNC的打野蜘蛛,刚刚打完红,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刷野,就被叫到了上路。

    但此时被压制在塔下的船长并没有什么先手的能力,伤害和控制全部得由蜘蛛一个人打出来。

    FNC三分钟抓上,蜘蛛闪现E技能结茧,却被TheShy一个后撤步躲掉了,然后滑板鞋还是调转枪口,用手中的长矛不停的攻击蜘蛛,蜘蛛选择飞天逃回塔下。

    很快蜘蛛也被打成了半血,然后就看到FNC的上野两人被TheShy一个人压制在塔下,滑板鞋嚣张的在塔前跳来跳去,FNC拿他没有任何变化。

    “蜘蛛闪现E空就没办法继续打下去了,其实蜘蛛并不是很好帮上路,FNC的这个阵容是中野联动配合的,蜘蛛一个人来帮船长根本就没有效果,反而还浪费了一个闪现。”

    对于FNC打野蜘蛛第一波Gank的选择,管泽元并不是很赞同,船长这英雄还真的没有办法帮起来,只能他自己玩才行。

    “TheShy最近的状态很好啊,这一波很轻松就躲掉了蜘蛛的闪现E技能,甚至连闪现都没有交。”

    记得则是更加看重TheShy的状态,尤其是看到TheShy上路一打二,还能压着打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充满了骄傲。

    场上的TheShy也的确值得他骄傲,上单滑板鞋将蜘蛛和船长都打出了半血,压在塔下没法动弹,甚至蜘蛛一离开塔下,船长还有被越塔单杀的风险。

    前期滑板鞋这英雄的伤害是在太高了,尤其是E技能拔矛,简直就是线上消耗的神技,如果说在下路对拼,双方AD都是长手的情况下,这个技能还没有太大作用的话。

    但是来到上路,其他船长这样的近战,真的是打得他们没脾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单滑板鞋的压制力要比上单卢仙和上单薇恩还要强。

    TheShy本来并不是很想在比赛玩滑板鞋这英雄,但是在进入对线之后,TheShy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

    去TM的战士荣耀,老子就要长手打短手,这才是真正的快乐!

    在上路TheShy完成一打二的时候,宁王还待在野区内刷野,等他来到线上的时候,回家补给完毕,又重新TP线上的船长再次被打残了。

    在这种情况下,FNC的打野蜘蛛并没有选择死保上路,而是准备等到六级之后跟着潘森一起中野联动再来抓上,这么滑溜的滑板鞋,蜘蛛一个人根本就搞不定。

    相较于蜘蛛不稳定的E技能结茧控制,潘森的W显得更加无脑,现在的版本中,像这样的稳定控制技能是越来越少了。

    五分钟,来到上路的宁王并没有废话,TheShy对着船长标记了一个击杀的信号,宁王回了个正在路上。

    半分钟后,顶了一下防御塔伤害的剑魔轻松走出塔下,宁王和TheShy的越塔击杀非常简单。

    这局TheShy卡莉斯塔绑定的是剑魔,越塔的时候,剑魔和滑板鞋一个人A一下,被动的伤害就让半血的船长有点吃不消。

    TheShy的卡莉斯塔一个轻松的QAE收尾,残血的船长就被秒杀了,一血被TheShy拿下,宁王跟着吃了一层塔皮。

    “宁王和TheShy的配合实在是太默契了,他们绝对能够称得上是S赛的第一上野组合,目前八强战队没有比这个上野更加暴力的了吧?”

    “关键是他们的配合实在是太高效了,越塔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管泽元看到这波轻松的越塔,也不得不对IG上野默契的配合表示赞叹,但是相较于保守的管泽元,一旁的记得显然要更加大胆一点。

    “大胆一点,世界第一上单和世界第一打野加在一起的组合,当然是世界第一上野!”

    “世界第一打野?”管泽元小声嘀咕了一句,他觉得状态并不是很稳定的宁王,似乎担不起世界第一打野的名头。

    “怎么?你看不起我们S8的FMVP吗?”记得的耳朵比较灵敏,一下子就听到了管泽元的嘀咕,然后反问了回去。

    谷ltspan  管泽元当然是不敢反驳的,他害怕在赛后直接被冲,连忙冲着记得挥挥手,“没没没!你说得一点都没毛病,我非常赞同好吧。”

    这两位解说强行将世界第一上野的名号摁在TheShy和宁王头上之后,就看到拿到优势的滑板鞋,在回家补给一波之后,上线打得更加嚣张了。

    有了装备优势之后,船长更加没有反抗能力了,船长只要敢往前走两步,就会被滑板鞋追着一顿毒打,甚至船长的血量都没有健康过,哪怕是在塔下吃兵,也会被TheShy打成半血。

    六分半,刷完下半野区之后,宁王再次来到了上路,这是一波非常关键的节点,此时中路的卡牌和潘森都已经来到了六级,随时都有可能打出一波节奏。

    但即便如此,IG的上野还是选择先发制人,宁王和TheShy再度选择越塔,TheShy标记了一下自己的大招,然后小声说了一句。

    “宁王,来上,可以越。”

    “嗯。”宁王转头看了TheShy一样,然后放弃已经刷新的蛤蟆,再次来到了上路。

    然而就在IG上野准备再次越塔的时候,FNC的中野也做好了支援的准备。

    潘森由于在中路没有拿到线权,看到蜘蛛已经就位,他只能选择强行支援,就在剑魔和卡莉斯塔进入防御塔内的时候,FNC果断出击。

    船长直接选择原地放大,将所有的炮火倾泻在己方的防御塔下,被大招覆盖的TheShy和宁王并没有着急,宁王先选择开大近身攻击船长抗塔,然后滑板鞋负责输出。

    眨眼之间,船长就已经被融化掉了,从石头人处赶来支援的蜘蛛慢了一步,但是潘森的大招却释放的位置不错,刚好堵住了宁王和TheShy后退的道路。

    TheShy没有办法,只能先将抗塔的剑魔收回体内,然后闪现离开已经被船长大招清完兵的防御塔。

    潘森落地之后,直接强行定住滑板鞋,五层红怒加持的W技能控了滑板鞋很久,好在宁王的剑魔击飞了潘森,没有给他继续输出的机会。

    在滑板鞋和剑魔的攻击下,潘森不得不放出E技能硬抗,神佑枪阵硬生生顶住了正面的伤害,拖到了蜘蛛赶来支援。

    蜘蛛E技能精准的命中了剑魔,然后直接打了套技能,随后变成蜘蛛形态开始撕咬,潘森再度打出一个红怒Q,直接将滑板鞋的血量打成半血,将剑魔完全打残。

    宁王的剑魔本身就因为抗塔的原因,血量只剩下一般,又吃了蜘蛛一套技能,和潘森一个红怒Q,如果不是剑魔手中还捏了个E技能回血,他已经被潘森和蜘蛛的爆发秒杀了。

    在目前这个时间点,FNC的中野蜘蛛和剑魔的伤害爆发非常高,如果他们将所有的技能打到任何一个人身上,IG没一个人能够吃得消,但是潘森却将伤害分到了TheShy的滑板鞋身上。

    就在宁王陷入危急时刻的情况下,潘森和蜘蛛的头上突然浮现一道眼睛的标记,这是卡牌的大招。

    Rookie在将中路的兵线推到塔下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上路支援,卡牌落地一张黄牌定住潘森。

    潘森在释放过E技能神佑枪阵之后,正处于虚弱期,此时根本就没有战斗力,趁着卡牌定住潘森的时候,TheShy还在尽力平A。

    TheShy非常细节地先用平A打了蜘蛛一下,然后果断拔矛击杀了潘森,甚至还减速了蜘蛛,宁王放出恶火束链,然后三段Q击飞了蜘蛛。

    “三杀!TheShy拿到了三杀!这个滑板鞋也太肥了吧。”

    管泽元看到TheShy将逃到塔下的蜘蛛也轻松击杀之后,脸上忍不住露出惊叹,他想到过FNC的上路有可能会崩盘,但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崩的这么快。

    “这局TheShy可舒服了,开局四个人头全是滑板鞋的,甚至还能再吃两层塔皮,这波饱了,TheShy真的吃饱了。”

    记得看着TheShy拿到这么巨大的优势,嘴角的笑意已经抑制不住了,只是作为一个解说,他不能明目张胆的笑出声。

    “崩了,崩了,这上路完全没法打了,”看到TheShy回城之后直接摸出一件破败,管泽元只能为FNC的上单Bwipo默哀。

    此时Bwipo回到线上,看到TheShy滑板鞋豪华的装备,他的脸上已经带上痛苦面具,尤其是看到滑板鞋一个QAE就能打掉他半管血的时候,Bwipo真的非常痛快。

    八分钟的破败,这谁能够顶得住,但是顶不住也得硬顶,没办法,只是Bwiop高估了自己的抗压能力。

    八分半,TheShy在塔下轻松完成击杀,甚至让一旁赶来支援的宁王连助攻都没有蹭到,于是宁王只能默默地去打峡谷先锋。

    十分钟,上路的一血塔直接被TheShy硬生生的拆掉,宁王的峡谷先锋只能放在中路吃波塔皮。

    看到上路已经崩盘之后,FNC只能强行将目光转移到下路,想要利用潘森和蜘蛛这段强势期,打出一点优势出来。

    因此在潘森大招转好之后,FNC避开已经崩盘的上路,想要在下路找回场子,IG下路看起来更加好欺负一点。

    这局阿水对线打得很舒服,盖伦加猫咪这个组合前期的对线能力几乎为零,有时光老头的加速,盖伦根本就不可能摸到阿水的烬一下。

    因此阿水的对线打得非常轻松,就在上路打得非常火热的时候,阿水在下路偷偷吃掉了三层塔皮,然后他就被中单潘森飞了。

    猫咪开大强行将烬和时光给留下来,配合潘森还真的抓住了阿水,但是宝蓝的时光手中还有大招和加速,潘森虽然秒杀了阿水一条命,但是阿水复活之后直接闪现进塔,并没有给FNC任何机会。

    “这波FNC下路没抓到人有点亏啊,中路Rookie和宁王已经拆了三层塔皮了,潘森再这么打下去,怕是中路也没得玩了。”

    管泽元的目光非常认真,他对比了一下卡牌和潘森的补刀,目前已经十一分钟了,可是潘森的补刀只有七十多刀。

    跟Rookie差了接近四十刀,这个补刀数对于一位职业中单来说是完全不及格的,如果算上卡牌的被动和塔皮,中路差不多也有一千多块的差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