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机械炼金术士 > 正文卷 第二九七章 永恒细胞
    苏伦看着眼前的神秘人,眼中半点没放松警惕。

    两人虽然在对话,可杀机却悄然暗藏。

    就是两人开口对话这数息时间,苏伦的目光敏锐地发了异常。

    黑市里有纵横交错的水道,环境湿热,所以会滋生很多蚊虫。

    可就是这家伙出现的时候,这巷子里的蚊虫居然诡异地掉落在地。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死亡屏障,正在缓缓将苏伦侵蚀起来。

    那家伙开口道出“X血清”,可不是天真的想叙旧,而是为了用这话他暗藏的杀手在打掩护。。

    苏伦也猜到了,对方既然分辨出他的身体接受过X血清改造,那么第一反应绝对会认为是拉斐尔大公的人追来了!

    所以,下杀手也说的过去。

    “奇怪了...不是炼金术式,也不像是常规毒素,到底是什么手段?”

    苏伦心中有些好奇,没有看懂那人的攻击手段。

    没有凝聚术式的迹象,甚至没有什么能量波动。

    看着像是,操控了空气中某种致命微生物?

    这手段,用来暗杀还真让人防不胜防。

    所以,苏伦也没试探,直接就问出了那话:“你是丹尼·班克斯的什么人?”

    .......

    眼前的神秘人听到苏伦这话,立刻就知道对方可能猜到了他的身份。

    但为什么问他的儿子,而不是直接打破他的身份?

    一瞬疑惑。

    苏伦可不会给这家伙动手造成误会的机会,直接丢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又直接表明道:“我是丹尼的朋友。他还没死。”

    如果不出意外,他猜测眼前这家伙必定是丹尼的某位直系血亲!

    人类的天赋觉醒途径多种多样,但血脉遗传是最普遍的一种突进。

    丹尼是D-031-嗅觉增强的二段天赋觉醒,曾经苏伦就是被他用这一招,隔得老远被找上了门。

    现在又有用人用,他自然一下就联想到了。

    知道“X血清”,又是嗅觉天赋,这世上没那么多巧合。

    不过,丹尼说他的父母都在爆炸中死了的。其他亲戚在那场事故之后,也全都被拉斐尔大公秘密处决了。

    苏伦好奇的是,眼前这人怎么活下来的?

    ......

    “什么,丹尼没死!”

    果不然,这一说,那神秘人大为震惊。

    即便罩着斗篷看不清脸,也让人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激动。

    他用着那故意压低的沙哑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苏伦余光瞥了一眼四周,那股无形屏障没在继续靠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动手就好。

    他直接说道:“我说了,我是他朋友。他之前在实验室事故爆炸中侥幸活命,然后从下水道来到了外城...”

    丹尼曾经给苏伦说过很多的关于他父母的事情,所以稍微讲一些生活细节,立刻就能让对方判断出他这话的真假。

    那神秘人一听,果然信了。他像是失神了一般,嘴里激动又像是抽泣般呢喃道:“丹尼还活着...他还活着啊...”

    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确实会让人失态。

    特别是为人父母的。

    苏伦看到他这神态,已经确定了,眼前这家伙,不是丹尼的父亲,就是他的母亲!

    数息后,神秘人又问道:“丹尼现在在哪儿,旧灵敦么?他现在怎么样?”

    苏伦道:“他目前很安全,应该在鲁英帝都了。但状态不太好。”

    听到这话,神秘人语气明显急促了三分。没等苏伦问完,便连忙打断道:“他怎么了?”

    也不是什么敏感的信息,苏伦直接直接说道:“那场实验室事故之后,他虽然没死,但也因为畸变后注射了半成品的畸变逆转药剂,所以寿命已经到了尽头。不出意外,就是这一两年可能就会耗尽寿命了。”

    “基因畸变?”

    神秘人呢喃了一句:“呼...这样啊。”

    苏伦敏锐地捕捉到了那一丝情绪的波动,仿佛还松了一口气?

    一想也理解,能在旧灵敦研究“X血清”的首席科学家,必定拥有当世生物科技领域顶级的造诣。

    那种程度的畸变,能解决也不意外。

    但长期在背叛和阴谋中生活的人,永远会用最坏条件去假设那些靠近你的人。

    这神秘人同样如此。

    他问完这几个问题,目光突然就恢复了冷漠,打量了苏伦,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眼前这人刚才是跟踪他而来,显然是有所目的,说不定已经盯了很久。

    现在又说是他儿子的朋友,动机不得不让人怀疑。

    “神经机械的技术。”

    苏伦自然猜到了对方的想法,也丝毫没掩饰自己的想法。

    这种境况,换做他在对方的处境,同样会很谨慎。

    藏着掖着,不如和盘托出。

    “哦?”

    听到这话,神秘人半点不意外,反而冷哼一声。

    但态度突然就变得阴冷起来。

    他掌握了神经机械技术连拉斐尔大公都不见得知道,眼前这人竟然一口就道出了...这就让人有些耐人寻味了。

    旁人或许不清楚这门技术的价值,他可再清楚不过。

    那可是值得无数人送命的东西。

    真要拿出去,两大帝国会豁出性命去争抢。

    这目的一说出口,之前所有的话,动机都显得不那么单纯了。

    苏伦也猜到了他在顾虑什么,直接就说道:“之前我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班纳被改造了全身机械之躯,就猜到他身边有人掌握神经机械技术。所以,刚才碰到阁下,冒昧就跟了上来。”

    “原来是这样啊...”

    神秘人听到这话,心中一些疑惑也清楚了。

    原来自己是这么暴露的。

    但他却没在细问,只是冷笑道:“知道班纳是机械之躯的人可不多。让我想想...是那个伞组织的女人?”

    莎宾娜的伪装身份是黑帮大嫂,班纳身边最近的人,猜到也不奇怪。

    苏伦也没隐藏,点点头:“是。”

    听着是通过伞组织得来的情报,神秘人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冷漠,似笑非笑道:“呵呵...你确实掌握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条件。说吧,你想要怎么交换。”

    在旧灵敦,他曾经见过太多龌蹉的权谋争斗。显然,他已经认定是苏伦调查好了一切,然后想以“丹尼”作为条件要挟。

    .......

    苏伦并不意外这人会误会,微微摇头,直接说道:“我说过,丹尼是我的朋友。我并没有拿这个当成交换的意思。我需要神经机械技术,是因为一些个人原因,不代表任何势力。即便交易不成,丹尼也是我朋友。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顿了顿,他又道:“莎宾娜之前确实服务于伞组织,但她现在是我的人。而我...”

    说道这里,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镜组织”的身份,也没将现在丹尼的情况和盘托出。

    这个世界有非常多奇奇怪怪的超凡力量,虽然他猜测是,但并不确定眼前这人一定是丹尼的至亲!

    或许是承载了丹尼至亲记忆的某种特殊存在?

    就像是曾经依附在佩斯托娅灵魂上的堕落天使灵魂。

    因为,苏伦感觉到了一些异常。

    之前还没觉得太奇怪,但显近距离感知后,他发现这个神秘人的气息很不对劲。四周那种让蚊子都死掉的“光环”,和他身上的气息同出一源。

    那股气息现,现在已经封死了小巷。

    显然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这位神秘人,无论心性还是手段,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再接触下去,搞不好会弄巧成拙。

    “算了,暂时就这样吧。等我们双方有足够的信任之后,再说其他的吧。”

    苏伦说了一句,没打算继续谈下去,有准备离开的意思。

    神经机械技术他确实很想得到,但也不是立马要拿在手里。

    何况,现在和这神秘人有了一定联系,以后还有机会。

    “不是交换?”

    那神秘人看着苏伦这态度,陷入了沉思。

    似乎在犹豫是否动手留下眼前这人。

    如果能擒获,以性命要挟,双方的处境立刻就会调转,也能逼问出更多的信息。

    但他看着苏伦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知道可能不那么好对付。

    .......

    苏伦没打算多留,转身就要走。

    封死小巷的那未知“光环”确实和棘手,但空间位移出去,问题不大。

    他没打算和这神秘人起冲突。

    而就是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喝:“等等!”

    苏伦回头瞥了一眼,“???”

    “我怎么联系你?”

    谷lt/spangt  神秘人说着,怕被误会,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我想给丹尼制作一些修复基因的药剂。希望你能给他带去。”

    他能等,但丹尼的身体等不了。

    没人比他更清楚基因畸变对人体的影响。

    他也想通了,如果眼前这人是拉斐尔大公的人,根本没有必要说这么多。一旦发现发他还活着,绝对会直接斩草除根,断绝技术外流的可能。

    难道是鲁英帝,又或者玛法的人?

    但无论如何,都没自己的儿子重要。

    “可以。”

    苏伦对他这话没有半点意外,甚至松了一口气。

    至少更加确定了,这人很关心丹尼的安危。

    有人性,就不是怪物。

    但他沉吟了一瞬,不答反问,要到:“但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阁下究竟是谁?”

    “你应该猜到我是谁了。”

    神秘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表明身份道:“我是丹尼的父亲,皮克曼·班克斯。”

    顿了一下,大概是为了让苏伦相信自己的话,他掀起了自己罩头的斗篷。

    苏伦听着,心道:果然是他。

    但看着眼前那张非人类的脸,瞳孔也猛地一缩。

    这是一张像是沥青塑造的脸,有着非常扭曲五官。两颗巨大的眼睛占据了小半张脸,细细一看,又能看出像是苍蝇眼一般的复眼,密密麻麻像是几千小眼。一开口,满嘴的密集尖牙。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畸变怪物,又或者是异位面生物。

    而不是一个人类。

    一瞬惊诧后,苏伦淡淡地问道:“丹尼知道他父亲没死,应该会很高兴。但抱歉,我想问一下...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听到这话,神秘人微微叹出一口气。

    也知道自己必须解释一些东西,才能获取对方信任。

    他这才缓缓道:“丹尼应该给你说过当初实验室事故的事情。那时候,其实有些变故...”

    ........

    班克斯夫妇是当初“X计划”项目的主导人,但因为发现拉斐尔大这项试验造成了太多无辜人死亡后,就打算终止这个项目。

    苏伦从丹尼的口中得知得前因后果,和从这人口中听着的版本,也没太多差别。

    但那场实验室事故其实也有一些波折。

    原本班克斯夫妇打算用别的方法慢慢破坏“X计划”,但被人提前发现了。再抓捕之极,不得已,这才仓促引爆了整个实验室。

    本就想着是自己一家人与实验室同归于尽的,但出了一点小差错。

    眼前这个“皮克曼博士”,正在讲解他如何活下来的,他说的很详细。

    “所谓的畸变,就是生物身体承受不了某些异种因子,发生了变异。更确切的说是,人体畸变的本质是某些特殊因子改变了人体原本的基因序列,获得了异种基因的生物特征。但实际上,那些‘异种因子’并不都是恶性的。还是因为人类体质太过羸弱,承受不了...这也是我们研究的目的。”

    “越大的体型,越高阶的生物,能承受越狂暴的变异过程。但相应的,它们的繁殖能力就越低。这是自然界生命体的微妙平衡点。”

    “...”

    苏伦现在在生物科学领域的基础知识也算扎实,听得也不算完全一头雾水。

    从这皮克曼口中,也得知了关于“X计划”的更多秘密。

    原来,在旧灵敦考古百年的时间中,猎荒者们发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古代物品。即便是能延长寿命的东西,也不仅仅是堕落天使的心脏。

    那只是“X计划”中的一部分。

    神秘人继续说道:“我当时手里就同时在研究另外一个高机密项目。我们找到了一块还具有活性的深渊生物组织。我从中提取了非一种活性非常强的细胞,它具有超强的分裂能力和修复能力。从某方面来说,细胞分裂次数决定了生物的寿命。但这种细胞在我研究的过程没有发现它的分裂次数上限在哪儿。理论上说,这块古代生物组织是‘永生体’。所以,我把它称作永恒细胞。”

    “我设立了一个新的实验项目,便是想要用这种细胞的一段基因添加在人类的基因链上,从而延长寿命。但一切实验,都以失败告终。最终‘X血清’才成了研究主要方向...”

    “嗯...这些说的有点多了。我只是想说明,我并不是怪物。我拥有完整理性的思想。它只是改变了我的基因链,从而影响了身体结构...”

    ......

    苏伦听完,脑子里自动分离掉那些专业术语,然后就得到了一个简单的故事梗概。

    爆炸之后,皮克曼确实死了。

    但实验室培养皿中那块生物也在爆炸中四散,然后和尸体巧合地融合了。那永恒细胞修复了他的大脑和身体组织,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至于后来给班纳机械改造,再有一些其它巧合...

    所以说,屠夫班纳看上去是第四舰队的海贼番队长,实际上,这皮克曼才是真正的幕后掌控者。

    苏伦听着他说话逻辑思维清晰,也不像是什么怪物,又或者被什么意志附体的样子,也放下了几分心。

    不过,是与不是都关系不大。

    至少没有敌意,交流会很方便。

    苏伦听完,说道:“我可以帮你把药剂带给丹尼。药剂弄好之后,你放在‘火舞酒馆’。到时候我会去取的。”

    皮克曼点点头,也没再多说:“好!”

    这样的方式,对没信任的双方都好。

    苏伦再没有提及“神经机械图纸”的事情,气氛就莫名缓和了很多。

    说完,两人各自消失在了小巷的一头。

    .......

    再次踏上街道,苏伦的表情也显得很轻松。

    他回想了之前的对话,也想到了什么,感慨道:“那让蚊子都死绝的能力,还真是控制微生物的能力啊。啧啧...这玩意儿比毒素都还诡异。何况,照他那说法,连身体被打烂的伤势都能被永恒细胞修复,这就有点的夸张了。他的战力,还真不好说啊...”

    现在看来,那“皮克曼”大概真是丹尼的老爹。

    而且,当初既然能选择同归于尽也要终止实验,品性应该是不差的。

    后续接触的风险也会很低。

    苏伦只是担心他那个什么永恒细胞,是否未来会对他神志有影响。

    不过,那种顶级生物科学家自己应该清楚状况,用不着他这外门汉多担心。

    以后等相互有了信任,那“神经机械图纸”也有望拿到手。苏伦自己的机械傀儡军团计划也会向前迈出一大步。

    而且,可不单单是一张图纸。

    那位皮克曼博士,可是神经机械领域和生物科技领域的顶级科学家。

    日后还大有可合作的空间。

    苏伦觉得,开端不错。

    不知不觉,他就走到了一条灯火璀璨的小巷里。

    这里是美食一条街,头顶橘红色灯笼照的整条街一片敞亮。街边的商铺亮着让人眼花缭乱的霓虹招牌。橱窗里摆着堆积成小山的食物,红彤彤的大肉肠、滚滚汤汁里翻动的鱼丸、烤架上金黄流油的烤乳猪、活蹦乱跳的章鱼铁板烧、香气扑鼻的烟熏火鸡、鲜嫩肥美的深海鱼刺身...

    食们就在高登上坐着,大快朵颐。

    空气中食物的绝美香气飘入了鼻息,苏伦也觉得肚子有些咕咕叫唤了。

    他伸手一展开,戏法换装又将衣服换成了之前海盗服饰,大步走了过去。

    海盗城的美食无比丰富,这里混居了各种信仰的神信徒。他们的食物也有着的带着各种文明的特色,各种小食零零散散成败上千种。这是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享受到的绝美味蕾之旅。

    相比那些精致的餐厅食物,苏伦更喜欢这些能让人体产生极大饱足感的美味街边小食。

    他一路走过去,一路尝鲜,吃了很多美味的食物。

    体验美食,这也是游历的意义。

    食欲也是人类最本能的欲望之一,这些路边摊里,不乏能看到一些大海贼。

    悬赏的1亿4600里索的大海贼铁修女苏茜·梅尔,悬赏2亿5500万的贵族人贩子毒佛凯比·普莱斯,悬赏的8900万里索的叛逃海军中校黑龙诺兰·达席尔瓦...

    苏伦的记忆很好,看着那一张张曾经在悬赏令上看到的脸在街上走,就像是看到一窜窜行走的赏金。

    这些在别处只能藏头露尾的人物,在这里可以随意走在大街上。

    苏伦一路吃了过去,也算在城里露了行踪。

    他可是知道,这风平浪静之下,是各路情报机构群魔乱舞的眼线。

    海盗里,最不缺的就是情报商人。

    .......

    时间尚早,苏伦打算去艺伎馆逛一逛。

    正规的艺伎馆不是风俗店,艺伎也是卖艺不卖身的。

    山隐之国很贫穷,又封建闭塞。

    这些艺伎,是他们官方送出来的挣钱的“劳务输出”人员。

    艺伎不是陪酒女郎,也不提供涩情服务,而是真的在礼仪、茶道、武道、言技、诗书、琴瑟上都有不俗造诣的才女。

    几岁就开始学艺,十六岁才正式下海。艺伎还精通谈话艺术,传说她们嘴里有着海盗船最齐全的各路情报,而且还精通谈话艺术。她们懂得如何迎合男人的自尊心,善于察言观色,了解人的情绪。能让人享受到很满足的精神享受。可以说,艺伎把少女最美好姿态都展现在了人面前。

    苏伦没体验过,想着,大概是一种心灵享受?

    虽然贵,但在某种意义上是真的值得的。

    海盗团发给苏伦的那几万块钱,大概能请个普通艺伎喝喝茶,听几首小曲儿。

    花魁什么的就别想了,没个几百万,根本没机会见一面。

    别看海盗平日里邋里邋遢,但在享乐上,他们从来不吝啬,在海盗城一掷千金的大海盗再常见不过。

    苏伦走着走着,跨上一座木桥之后,突然空气中就闻到了淡淡的樱花香。

    再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片花期正盛的樱花树中,挂着一块“长野屋”的金漆木匾。

    他印象中,这就是海盗船最出名的几座正规艺伎馆之一。

    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怎么把樱花树移植到这里的,硬是在这狭窄的建筑群里弄出了曲径幽深的感觉。

    不得不说,光是这牌面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苏伦走了过去,打算去见识一下。

    也没想,居然在这里碰到了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