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 【377】请你,更依赖我一些吧
    中午

    直到太阳透过厚实的窗帘晒到屁股,用被窝和海豹塞成一团的‘床上堡垒’才稍微动了动,轻轻的摇晃一下。

    露在外面的白嫩脚趾张开又收紧,一缩一缩的躲进被窝里。

    因身体团成一团而高高隆起的被窝扭动了一阵子,才磨磨蹭蹭的从里面伸出一只小手。

    手掌摸索着在床头寻找了一阵子,指尖碰到触感冰凉的手机外壳,而后一把抓住,缓缓地把手机拖进高高隆起的被窝里。

    在黑暗中打开屏幕看了一眼,

    1206

    “诶?!”

    五十岚结衣突然被吓醒,嗖的一下从被窝里窜出来,连顺着肩膀滑落的肩带都来不及去拽正,就连滚带爬的想要去地上找衣服。

    “闹钟、闹钟怎么没响啊?!”

    直到慌慌张张的把衣服往头上套了半截,结衣才像是忽然恢复了昨天的记忆,又捡起手机瞄了一眼。

    今天是周六。

    “呼......”

    “还好,昨天的我果然是靠谱的。”

    赞美了一下挑准时机玩通宵的自己(过去版),结衣这才慢悠悠的坐到床上重新躺下。

    反正是周末,这个时间渚酱八成已经上补习班去了,家里也没有别人,小论文也解决掉了,完全可以继续玩昨天的游戏。

    不过在此之前!

    先点外卖~~

    “嘿嘿嘿......”

    正当结衣为自己这堕落的生活感到有点小愧疚的傻笑时,才注意到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的Line消息。

    椎名伊织

    “伊织君?”

    结衣一怔,不明白伊织找她有什么事。

    双手抱着手机,光溜溜的白皙脚丫轻轻在床上蹬踹着扭动身子,一袭长发乱糟糟的披散着,扎的皮肤稍微有点痒,波涛汹涌的海豹从左边翻涌着落到右边,整个人都显得懒洋洋的。

    点开Line。

    伊织:如果要画女友妆的话,结衣更喜欢哪种类型呢?

    来信时间是三个多小时前。

    “女友妆?”

    结衣看了眼来信的时间,又看看伊织的问题,一脸迷惑的抱着大海豹抱枕,将下巴枕在大抱枕的头上,表情迷糊的嘀咕:

    “什么叫女友妆?我不会化妆啊?”

    “等等。”

    刚睡醒的结衣脑子里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之前我汇款的时候,好像是以‘伊织的女友’的名义吧?”

    “他说的女友妆,是、是要给我画吧?!”

    “已经被他发现了吗?!明明是匿名的!”

    五十岚结衣原本还显得睡眼惺忪的小脸上,先是一阵呆滞,而后便紧跟着变得胀红起来,体温在一瞬间上升了好几度。

    有种偷偷给别人写情书时被瞬间抓包的强烈既视感。

    画女友妆→当女友→上垒→兑现承诺!!

    头顶一阵阵的冒起蒸气。

    五十岚结衣的脑回路唯有在这等时刻才能如此的具有跳跃性。

    一时间,握着手机的双手都开始微微的发颤。

    “这样、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这是什么暗示吗?”

    “但是家里还有渚酱,被她发现了的话,我绝对要社会性死亡的!不行不行!”

    结衣牌蒸汽姬呜呜的冒着蒸气,衣冠不整的抱着大海豹抱枕自言自语。

    待念头不小心与以前看过的那些不可描述小电影联系起来,又下意识的替换头像之后,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我才没有想这么早就做那种事!”

    “只是观摩!对,观摩!”

    一想到深处,羞红脸蛋的少女顿时抱着抱枕在大大的床上开始疯狂打滚。

    照着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如果没人打断的话,结衣八成能以这纠结的状态在饥饿难耐之前在床上滚到天荒地老。

    只是,还不等她用力将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出去,手机‘叮’的响了一声。

    “呜姆!”

    来回在大床上打滚的结衣身体不由顿住。

    是伊织?!

    脑海中在一刹那间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但是等她打开屏幕之后,目中却不由露出一种庆幸与隐约失落交叉的复杂情绪。

    佐野诗乃

    “佐野桑也找我有事吗?”结衣疑惑的嘀咕着,随手点开屏幕。

    目光下意识的顿住,指尖都凝固在半空。

    诗乃:结衣,伊织家里的贷款,是你帮忙还的吧?

    这、这就被逮住了?!

    ......

    大街上,佐野诗乃正自顾自的拎着一个轻便的小号手提袋在前面走着,手里则是握着手机,在寺岛幸的信息栏前迟疑了许久。

    最终,还是将刚才那几条格式都一模一样的问题发了过去。

    诗乃:幸,伊织家里的贷款,是你帮忙还的吧?

    等到将这一条消息发出去之后,诗乃顿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像是卸掉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从刚才到现在,诗乃给每一个她知道的,有可能和伊织有染的有钱女孩子都发了消息。

    而且不数还没发现,一数才感觉到伊织的可选择路线也未免太多了。

    甚至连这些都还只是她知道的人选,依照伊织平常在进行租借男友工作时可能认识的女性人数而论,简直称得上是天文数字。

    一想到这里,佐野诗乃就只觉眉心一阵的发酸。

    治家之路,任重而道远。

    但是,也不能因此便轻言放弃就是了。

    佐野小姐一本正经的在心里给自己鼓劲。

    “诗乃...”

    正自我鼓舞着,就听椎名伊织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怎么了?”

    佐野诗乃声音冷冰冰的回过头,目光扫向身后的椎名伊织。

    此时的伊织同学的左右手、肩膀上,脖子上,各处都挂着一袋袋看体积就知道分量不轻的家庭布袋,胳膊上还托着一台标注着‘达瓦里希’品牌烤箱的大纸箱子。

    全身上下的负载重量高达数十公斤。

    要不是他一身属性都达到或接近20点,恐怕走两步就该累得趴在地上。

    头上还顶着一个大包。

    “你看,这都中午了,我们不如先去吃点东西吧?”

    椎名伊织硬着头皮,向他亲爱的小狐狸前辈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

    只是面部肌肉稍微有点发酸。

    很显然,在少女那样希冀与期盼的目光与询问下,报出一个与她希望完全相反的答案,肯定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

    因此,哪怕被爆锤了两拳,又被迫在之后的一路逛街过程中背上一身沉重行囊,椎名伊织也没有丝毫怨言。

    走自己的路,挨最狠的锤。

    渴望‘全都要’的椎名伊织,对此表示理解。

    “哼~”

    佐野诗乃闻言,口中轻哼了一下,余光则瞥到伊织胳膊上被布袋系带勒出来的痕迹。

    有点小小的心疼。

    但是一想到他刚刚的答案,就只觉气不打一出来。

    目光在周边一扫,直接就选定了一家看起来就很贵的法式餐厅:“就那里了!我要吃芝士牛排到饱!”

    “你请!”

    “是~是~”

    椎名伊织对此倒是没有多话,一口答应下来。

    倒不是他有多大方,而是因为佐野诗乃身上五百万的爱情愿望已经进行到接近尾声,接下来只需要他们两个互相多花一点,再过个一两周差不多就能完成。

    因此,椎名伊织这个小葛朗台在给诗乃花钱的时候,倒是从来都不气。

    “诗乃,你怎么不点?”

    进了餐厅,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刚拿起菜单的椎名伊织就看到对面的小狐狸学姐眉头忽的一皱,一把抓起手机。

    佐野诗乃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刚刚震动了下的手机,眉头微挑。

    幸:不是,发生了什么?

    居然不是幸这个最大嫌疑人吗?

    佐野诗乃心中暗自惊讶。

    她原本还以为是幸打算进一步趁火打劫,借助这一机会让伊织做些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以幸那家伙极端的性格,一旦对某些人表现出鲜明的情绪,那诗乃毫不怀疑她会做出自己想象中各种巧取豪夺、强抢民男之类的事件。

    因此,幸是最难对付的一类。

    不过现在既然把幸排除掉,那就要在结衣和渚酱之间挑选了么?

    念及至此,佐野诗乃下意识的点开Line栏里的另外两人。

    渚酱这边的消息提示仍是未读。

    按照之前从伊织那里打听到的说法,最近一段时间,渚酱好像为了自学报了一对一的高级辅导班,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学习。

    那结衣......

    一点开信息栏,佐野诗乃瞳孔下意识的一缩。

    结衣:是。

    她看着屏幕,一时间居然有点不知道回些什么。

    仔细想想,前一段时间,伊织好像接了一单外出三天两夜的委托。

    委托人...好像就是结衣吧?

    一想到这里,佐野诗乃的大脑顿时飞速转动,快速脑补出了一系列的雨夜山庄小剧情。

    虽说他们参加的是集体活动,但是他们两个又没有人盯着,在校园里的名义也是恋人——等等!原来是在这里被钻了空子吗?!

    霎时间,佐野诗乃脑中的一系列线索都宛如被一道惊雷贯穿连通。

    所有的过程都变得合理了。

    因为生米煮成熟饭,所以为自己的男人花钱,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一个多亿而已,对五十岚那种家庭的孩子而言,只不过是零花钱的级别吧?

    而对伊织的家庭而言......

    佐野诗乃忽的抿住唇瓣。

    不过,也不一定。

    这些毕竟只是想象出来的。

    大概是注意到了信息界面上的已读标志,对面又发过来一条。

    结衣:我只是作为朋友,想帮伊织减轻些压力!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

    结衣:毕竟,伊织他其实还蛮辛苦的。

    只可惜此类描述向来是越描越黑的。

    佐野诗乃看着对面发来的信息,忽然有点不知道该回复什么。

    压力......

    一亿五千万。

    仔细思忖一下这个数字所代表的商品价值,佐野诗乃便不由有些沉默。

    就算伊织从东大毕业了,也要当十年医生才能攒出来。

    如果有租借男友的兼职,倒是能少积累好几年。

    佐野诗乃心中想着这些过于现实的问题,心里忽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之前他做这个行业的时候任由他独自承担经济压力、对租借男友的兼职不加阻止,现在真的出现了事件的时候,反倒又开始变得内心紧迫。

    到头来,居然要别人来提醒她——伊织很辛苦。

    刚开始追逐事实的时候明明义无反顾,但在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即将察觉到事实的瞬间,佐野诗乃却忽的变得踌躇了。

    要不要,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诗乃?”

    椎名伊织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伸手在佐野诗乃面前挥了挥,轻声唤着让她点菜。

    “嗯。”

    佐野诗乃心中思绪一片纷乱。

    等到翻开菜单,看到上面一个个挂着一串零,分量却看起来少得可怜的菜肴时,心里又是忽的一紧。

    “伊织。”

    她用像是商量的语气:“我们要不就不吃这一家了吧。”

    连声音都从之前那带着火气的状态变得平淡下来。

    椎名伊织注意到她的反应倒是一怔,还以为她的抠门本性发作,高怒气状态被菜单上那有些夸张的数字吓醒了。

    想到这,不由随口笑道:“偶尔吃一次也没关系吧?”

    “毕竟,又不用还债了。”

    听到椎名伊织的无心之言,佐野诗乃的心里却像是忽然间被扎了一下。

    平日里那个抠门又不坦荡、每次花钱的时候总要思考两秒,和自己一样经常在钱的问题上斤斤计较的椎名伊织的形象渐渐在心中崩塌。

    连带着伊织脸上那轻松的笑意,都在她眼中变得更加真切了几分。

    是了。

    自己不花钱是因为居酒屋的生活和打工时的习惯。

    那伊织呢?

    原本不算醒目的理由忽然在脑补中被点破,伊织的一切行为支撑都像是忽然被加入了底层逻辑,让整个行为过程在佐野诗乃的脑中变得流畅了起来。

    “砰!”

    忽然间,桌面震响,佐野诗乃沉默着拍着桌子起身,一把拽起面前还有有些发呆的椎名伊织的手,一路往门外走。

    “诗乃?诗乃!”

    “我们刚买的东西还没拿!”

    “你要去哪?”

    椎名伊织一脸茫然的看着面前忽然变得有些紧绷的少女,脸上的表情还带着些许茫然,完全没明白面前的女孩刚刚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思维过程。

    只是,好像突然变得很认真?

    因此椎名伊织即便身强体壮,也没敢硬生生停下脚步,只是任由少女拖拽着,在周围服务生与人惊讶的目光中一路向外走。

    此时正是饭点,街道上的人流量比上午的时候还要多上几番,走在街上入眼所见全是流连在不同街边店面的人影。

    佐野诗乃却一路疾走,没有在繁华的大街上停留,而是拽着椎名伊织一路走进巷弄。

    哪怕已经许久未曾外出打工,但昔日的打工皇帝佐野小姐仍对这一片的地理位置了如指掌,轻车熟路的带着椎名伊织钻进巷口最里侧,一间挂着‘牛肉丼(400円)’字样的老式小店。

    装修陈旧、桌椅也少,明明正值饭点,店里却只有零星两三人,都是打扮偏旧的中老年人,明显日子过得并不算舒坦。

    此时即便店里进来了两位装扮与他们完全不同的年轻人,也都是头都不抬的快速吃着饭菜。

    他们一会儿还要赶其他零工。

    一路快步拉扯着椎名伊织走进店里,佐野诗乃抓过一张凳子坐下,大口的喘着粗气。

    很明显,刚刚那样的一路快走,对她而言已经是极为艰难的考验了。

    嗓子里都像在冒烟。

    不过,椎名伊织仍然没能明白诗乃这突然跑出来是想做什么,低声提醒道:

    “诗乃,我们现在打电话让那边餐厅的人帮我们看管一下烤箱应该还来得......”

    “伊织!”

    只不过,话音未落,就被对面的小狐狸学姐突然打断。

    少女抬起头,平日里向来温婉的那双弯弯眉眼,此时睁得很大,瞳孔紧缩着,

    她深吸一口气。

    声音里,是十足的认真。

    “我跟你一起还吧!”

    “什么?”

    椎名伊织没反应过来。

    “我是说,债务!”佐野诗乃强调道,“我会跟你一起还的!”

    “把那位‘第二个女友’借给你的钱还掉吧!”

    “与此相对的...就算之后的日子会怎么艰苦也没关系,像这样不到五百円就能吃饱的小店我能找到很多!开源节流、适度理财的话,攒钱是很简单的事情。以后,我也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懒散度日了!”

    佐野诗乃直视着他,看得椎名伊织有些发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明白诗乃是因为被什么刺激,而出现了这种近乎突兀的反应。

    一下子,从少年人之间的恋爱游戏,进一步到了更加现实、也需要双方经受更多的家庭生活。

    而后,就听她一字一顿,认认真真道:

    “另外...伊织。”

    “无论是情感还是经济方面......”

    “都请你,更加依赖我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