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正文卷 656一更
    ()  刚好,能看到他腰腹的位置,也就是说如果他处理伤口,会露出这个位置,项逐元说他已经从房间里出来很久。

    龙涎香的效用时间是多久?而且只有龙涎香且没有熏蒸胎记会不会显现出来?

    他这个位置有没有出现痕迹,如果有,看到人知不知道九王爷身上也有?

    明西洛忘情的吻着她。

    项心慈热情的回应。

    此时此刻,明西洛能感觉到她的心意,她的毫无保留,她还是关心自己、信任自己,或许一切只是巧合,或许杨家人的话让她有所怀疑,但她并没有把那些放在第一位。

    曾经单纯的美好遇见,在她心里必然有一定的分量。所以即便她有一点担心、一点疑惑,也是应该的。

    她对他从一开始就不一样,这份不一样里参杂了感情。明西洛动情将她抱到一旁的桌子上,手放在了她的衣襟上,扯开了她的口子。

    项心慈并没有阻止,只是另一个手悄悄的搭在他受伤的胳膊上,声音断断续续:“早说不让你去,平白受这份委屈……”

    明西洛哪里顾上的上手臂,将她向桌面上压去,才察觉到他这里的没有被褥软枕,又担心隔到她,抬手将她抱了起来,柔然的仿佛全然可以依赖,呼吸早已凌乱:“无……碍……”

    项心慈神志清醒,上辈子她知道没给你修罗背上有胎记后,也没有深入研究过,虽然可能那些人没有看见,但是九王爷来了。

    项心慈任外面的衣衫落了下来,紫色的繁华长裙,落下时仿若落英缤纷:“活该……谁让你们半夜商讨政策不告诉我……太子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吗……”

    太子……

    明西洛突然顿了一下,紧紧的抱着她想更进一步却突然之间脑子里像被什么轰鸣而过。

    项心慈揽着他的脖颈感觉到他的停滞,但这种停顿稍纵即逝,她也当没有发现过。

    明西洛犹如被什么生生掰开,如果他是九王爷的儿子……太子是他……族弟……“你弄疼我了……”

    娇气到碰不得的声音,下意识的让明西洛想咬上去,明西洛瞬间吻的更加忘情。

    项心慈瞬间肯定,不管那个香的作用是多久,明西洛知道了。

    九王爷也知道了,有些事不以她熟悉的方式,且过早的呈现在她面前。

    项心慈多少有些叹息,但又不完全意外,她能推测的还有明西洛的性格。

    明西洛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似乎只是……觉得地方不妥,停了下来。

    项心慈抽落了他头上的玉簪,束在一起的长发打着璇,垂了下来,发尾刚好在他腰腹的位置,没了发簪,依旧固定的规规整整。

    项心慈将头靠在他肩上,取了他一缕头发,发在嘴里……

    明西洛抱紧了她,可依旧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烦躁干扰着他,他们本就不是多光明正大的关系,可……

    明西洛心里充斥着对于九王爷的不悦,如果他真是九王爷的便宜儿子,他和心慈现在的局面算什么!证明他蠢……恭手让人!

    项心慈的吻停下来:“怎么了,胳膊疼。”

    明西洛不得不承认一般,却将人抱的更紧一些,感受着她轻淡的心跳:“有点……”

    项心慈顿时将手移过去,慢慢推开一点,担忧的看向他:“怎么疼了,要不要找太医看看……”情真意切。

    “没事,看过了。”

    项心慈闻言想从他身上下来,脸上带着还没有散去的绯红,肌肤吹弹可破。

    明西洛没有放手。

    项心慈又重新看向他手臂,从包扎好的形状来看,他的伤口一定很重,否则他不会让人包的如此夸张。

    恐怕不管有没有毒素,有没有伤到筋骨,挖下一块肉来是必然的,伤的定然不轻。

    项心慈收回手,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也没有必要再留下去,看他没有立即倒戈的意思,估计和曾经的选择差不多,她还有时间想办法:“伤势要紧,放我下来,我先回去了,本来想留下来的……”确实有那个想法,但计划赶不上变——

    明西洛闻言拖着向内走去。

    “你干什么!”

    “我只是胳膊不方便抱你,又不是其他不方便。”

    项心慈无奈一笑:“那也别闹,放我下来,抻到了伤口明天怎么赶路。”

    明西洛才将她放回桌子上,看着她觉得他好笑的样子,忍不住抵住他额头,嘴角而已忍不住上扬,突然想到,如果说那个消息,有一次让他心甘情愿接受的机会,那必然是在七小姐没有成婚之前。

    现在摆到他面前,明西洛有种被人当面扇了一巴掌的错觉,反而觉得自己可笑。

    “穿上吧,别着凉了。”项心慈的手指滑过他的手臂,拾起他的衣服。并不是见色起意,只是单纯的对美对力量的欣赏和推崇。

    明西洛握住她的手,摩擦着她的脸颊,他能察觉到她对他单纯的喜欢和信任。

    她不怀疑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