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英公务员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造船业我拯救
    英国的军费一直在十五到十六亿英镑上下浮动,这在战后勒紧裤腰带的时候是可以的,但都到了一九六零年这就?

    军方同意裁军是同意裁军,因为英军的规模确实和本身的人口不成正比。

    但这不代表军方认为当前每年的军费就合理,英国在军事上有很多项目要投入。就算是把军费翻一倍也是不过分的。蒙巴顿也是这么想的,并且表达了支持。

    这样国防部的看法,艾伦威尔逊也拿到了,统一战线的建立非常成功。财政部告知了他健康的财政状况,内政部表达了英国造船业面临威胁的失业率增加担忧,国防部热切盼望着增加军费,妥妥一个优势在我的局面。

    现在就要看他这个外交部来创造条件了,首先必须让舆论关注到这件事,养御用文人也是要钱的,显然他这种两袖清风的常务次长,没这个经济实力,只能找妻子来解决这个办法,“我、你丈夫、打钱。”

    伦敦经过烟雾事件,经过多年治理已经有所改观,但艾伦威尔逊还是保持着带口罩的好习惯,在赫本公寓的房门前敲门。

    良久,赫本面带愠色的开门,随后转身给了不速之一个背影。

    “奥黛丽,别这样。”艾伦威尔逊陪着小心,活脱脱一个舔狗样跟在球花身后。

    “别这样?”赫本走到沙发伸手撑住身体,慢慢的坐下,“那你想要让我怎么样?”

    “我带药了,马上就会好的。”艾伦威尔逊凑上来,手里拿着马应龙道,“我让人从东方带过来的,据说效果很显著。”

    “能有用么?”赫本面带狐疑之色,仍然不想给男人哪怕一丝笑脸。

    “几千年历史的国家,总有一些东西并不是糟粕。”艾伦威尔逊赌咒发誓一定管用。

    马应龙的创始人刚开始发明这种药膏是只眼睛的,结果没想到治痔疮有奇效。

    那时大家都不是太重视眼部护理,而是将它作为其他用途。比如,条件不好的偏远地区医药比较少,人们遇到蚊虫叮咬、皮肤瘙痒、甚至烧伤烫伤都使用马应龙眼膏来治疗,颇有疗效,被誉为“万能药”。

    后来,有农民患上痔疮,痛苦难当,情急之下也将马应龙眼膏用于患处,不想痔疮也被治愈。

    就像是伟哥本身是要制造心脏病特效药,结果却成了广大男性的良药,有理想是好的,但到了一定的时间,往往才能发现世间真谛。

    不由分说,艾伦威尔逊就把赫本抱起来,弥补自己的过失,血中旱道行的后遗症。

    在前往巴士拉之前,他最好还是满怀诚意的把球花哄开心,不然的话最终吃亏的还是他自己,对赫本来说,整个过程就很难为情了,她感觉很羞耻,但也只能任其施为。

    “你就是这么无耻!”被压在下面的赫本小声呵斥,她就知道肯定没这么简单。

    艾伦威尔逊充耳不闻,他是一个忠诚的男人,在和赫本呆在一块的时候,脑子里绝对没有其他女人一丝影子,他受到的教育告诉他,埋头苦干才能成功。

    哎!心中叹息的赫本只能听之任之,遵从身体本能,房间中只剩下了欢好的声音。

    好东西推广一定要义不容辞,艾伦威尔逊也是为了英国公民的福祉着想,一心为国绝不夹杂任何情感,更好的服务社会,他正在考虑派人去某大国谈谈,关于大量投产的事,如果不行的话,建立独家销售渠道也行,做一下专利代理应该不成问题。

    “我真应该寻找一些各地有历史的国家看看,有什么他们自己没意识到,但很有用的东西。”艾伦威尔逊仿又有了新的人生目标,试验品自然是有的,比如有声有色的大国。

    这也谈不上什么无耻,提及偷窃后世一般人会想到韩国,其实那只是在信息发达的时代正好被知道了。这方面的行家首推还是日本。

    刚刚开放市场的时候,其实欧美这边并没有第一时间下场,但日本是反应很快的,大举进入失去了几十年的市场,同时则寻找这个已经有些陌生的市场,在这几十年中又有发展什么独门绝技没有。

    不管是什么行业,当时都充斥着打着投资名义进来的日本人。

    而从苏联开始的一些同样体制国家,对所谓的专利根本闻所未闻,自然也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既然日本人说交流,那你教我我教你就很正常,纷纷拿出自己压箱底的东西给日本人展示。

    宣纸为纸中极品,具有巨大的经济价值。日本对宣纸的制造工艺垂涎已久。

    开放之初,日本人借着热情迎接外宾,毫无商业保密头脑的机会,去原产地考察,工厂负责及技术人员陪同参观,每一道制作工艺详细讲解,从而日本人轻而易举获取了宣纸制造的整个流程,

    现在中英关系至少不能说差,艾伦威尔逊只是要独家代理权,并且因为中国没有专利概念,他为了保护中英关系平稳发展,代理国外专利权,这应该不过分。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赚钱真是毫无难度,还是想想造福社会比较好。”带着赫本坐完火箭的外交部常务次长扼腕而叹。

    这一轮的反日浪潮就突然启动了,突然出现了英国公民的视野当中,落点精准,和失业率挂钩,对英国传统强势产业收到冲击的忧虑。

    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下场发难,指出日本用纺织品对美国构成不正当竞争一样。

    用造船也对英国构成了正常竞争,手段自然是人为压低汇率,明显的倾销政策。

    克拉克松马上表示说的对,并且公布了最新的造船指数为伦敦海事仲裁员协会的结论背书,日本已经占据了世界造船份额的三分之一,并且每年都在迅猛增长当中,威胁不是现在才开始,而是已经火烧眉毛了。

    “五年来,造船业利润不断降低,已经出现了破产船厂,政府必须想想办法拯救造船业。”

    各大报纸众口一词,为英国造船业的衰落感到忧心,局势已经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

    造船业毕竟能够带来大量的工作岗位,百年来一直是英国就业的一大组成部分。

    英国造船影响的家庭确实是不少。一旦和就业率挂钩,工党就有话说了,党魁盖茨克、影子大臣哈罗德威尔逊一个个群情激愤,指责政府的不作为。

    这个锅保守党是不敢背的,工党是处在强势在野状态,换届成功对保守党来说都不值得高兴,下议院,保守党大臣一个个赌咒发誓,要保护英国的造船业。

    “有的国家在乱用自由贸易的漏洞,不遵守规则。”艾登郑重表态,一定会使用一切办法来遏制对英国乃至于欧共体、英联邦的不正当竞争。

    “还的是我大英,我大英天下无敌啊。”搂着夏梦看电视的艾伦威尔逊大声称赞,简直是荡气回肠,巅峰大金在世同时对西夏、南宋和蒙古三线作战,也不过如此了吧?

    这要是换成古代,相信艾登应该是克伦威尔的下场,幸亏冷战不是热战。

    “不知道这一轮风潮怎么出现的。”夏梦柔声开口,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正在温暖的手掌覆盖之下。

    “我也不知道。”艾伦威尔逊摸着夏梦的小腹,一脸自豪的回答,他总不能说收钱了。

    我大英怎么会出现这种权钱交易?众所周知BBC不会对政府低头。

    “有没有兴趣开一个制药厂,就在香江开。”艾伦威尔逊心满意足的感受着肚皮下生命的拙长成长,笑眯眯的冲着夏梦道,“总不能一辈子演戏吧?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要为了孩子考虑,演员的社会地位也就这么回事。”

    “可我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夏梦固然是感动男人的父爱满满,但还是有些迟疑。

    “要钱要地都交给我,我没在香江任职过,但自问还有这个人脉。远东四大家族集团,我都见过。”艾伦威尔逊满不在乎的回答,“你就等着我忙完这段,好消息一定回到来。”

    舆论发酵已经不用更待时日,就业这个问题,民众关心,政府也关心。至于白厅自然是也假装关心,“我们可以在公营各大船厂之上建立一个机构进行管理。这也是十分正常的。”

    白厅七十号,艾伦威尔逊和几个重要部门的常务次长在一起,在诺曼·布鲁克面前讨论,如何拯救英国造船业,经过严谨的讨论,首先应该设立个委员会。

    “国防部那边是怎么想的?”诺曼·布鲁克看向国防部常务次长,“托马斯?”

    “进行补贴不是本届政府的作风。”托马斯沉吟一下道,“常规办法是增加军费。”

    “相信国防部是很高兴的。”诺曼·布鲁克点了点头,“弗兰克,财政问题?”

    “没问题,诺曼爵士。”弗兰克做出庄严的保证,“财政状况良好。”

    “还是要想办法降低成本?”诺曼·布鲁克不以为意的开口,“发放实习名额学习技术,也不是不行,艾伦你来操作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