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英公务员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增加军费
    以一个国家来说,工业的基础煤铁是必须要有的,英国肯定具备这个条件,至于日本?艾伦威尔逊好像记得日本有一个军舰岛上面有煤矿。

    失去了北海道之后,日本本就不多的矿产缺口更大了,在自身资源上肯定不如马来亚,而在地理环境上,在英属印度独立之前,英国最终选择马来亚作为下一个明珠,地理条件还用说么?

    同样是进口铁矿,日本的成本是多少,马来亚的成本又是多少,把差价算出来,就按照这个差价和日本对抗,我可以不赚钱,但你肯定要赔钱。

    刚回到伦敦,艾伦威尔逊就投入到了拯救英国造船业当中,英国之所以二战中比美国造船成本低,强大的造船业功不可没。

    英国的基本盘不如美国,美国可以无视羸弱的民用造船业让军用造船成本直接上天,英国要也这么干,付出的代价会比美国还大。

    回到外交部常务次长办公室,艾伦威尔逊正在思考需要多少部门通力合作,首席私人秘书威克则汇报关于外交大臣麦克米伦访问华盛顿,和肯尼迪见面,所取得微不足道,根本不重要的外交成果。

    “肯尼迪政府愿意就六方会谈好好谈谈。”威克继续照本宣科,对顶头上司的魂游天外就当是没看见,身为一个下属对上司的任何质疑,本身就代表着不可靠。

    “我们的大臣也许正在沾沾自喜吧,把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功绩大肆宣扬。”艾伦威尔逊懒洋洋的开口,“也正常,美国母亲英国父亲嘛。”

    “基本上就是这些了。”威克没有回答,停在原地等着艾伦威尔逊的吩咐。

    “以英国外交部的名义,对日本首相池田勇人表达抗议,抗议日本操纵汇率对英国以及欧共体市场进行倾销。”艾伦威尔逊边想边道,“澳大利亚专员那边,要在澳大利亚明确指出日本发动经济战争的可能,这是一场不流血的战争,战争并没有结束,只是在另外一个层面又出现了。”

    “对了,日本北部不是被苏联占领了么?我们应该就东南亚的安全问题,进行一次梳理,不能否认有这么一种可能,受过苏联训练的日本人,以日本人的面孔为掩护,对东南亚进行渗透。把这个可能告知政府通信总部,进行相关工作。”

    “我要日本造船业的特点分析,侧重于什么类型的船只。”

    艾伦威尔逊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考虑这个可能,此时的他根本没想到,这正是苏联当前正在做的事情,他还有个好儿子马上就要毕业了。

    懵懂无知的艾伦威尔逊让威克把北罗德西亚的的局势发展明天交过来,“还有就是密切注意阿尔及利亚的情况,尼雷尔考察完毕英属西非了吧,今年某个时间坦噶尼喀应该转为自治领了,还有根据我们和尼日利亚方面的约定,过了几年明年尼日利亚就会正式独立。最后的时间不要出问题,我在英属印度的时候,弄了一个倒计时的牌子每天更新,还是很管用的,给尼日利亚人一个期盼……”

    艾伦威尔逊本来就只是让秘书把北罗德西亚的文件准备好,但一开口比比叨个没完没了,自己都吃了一惊,还有这么多事?

    “暂时就到这!”艾伦威尔逊想了半天,发现暂时没什么要补充的了,想起来了等明天在说也是一样的。

    “明白了!”拿出笔记的威克全部记下,再次开口道,“大臣似乎正因为南非问题头疼。”

    “南非问题?”艾伦威尔逊一个战术后仰,自语道,“这是法属非洲独立的后遗症。”

    南非一直有种族隔离制度,把南非的人分成四个等级,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受到有声有色的大国启发,艾伦威尔逊觉得,应该需要一些印度教精英在南非试一试传教效果。

    历史上今年应该是南非退出英联邦的时间,英国和布尔人毕竟有仇的,经过两次世界大战,布尔政党击败了英国移民的政党组阁执政,成为南非历史上首个完全由南非白人组成的内阁,标志着南非白人从此开始独掌南非政权,同年南非开始实行种族隔离政策。

    随着法属非洲在一年内出现众多国家,英国逐步放弃殖民统治。艾登首相是在开普敦发表变革演说,标志着英国正式放弃南非殖民地。

    非洲局势在出现变化,英国移民和布尔人在这种威胁之下,必须要团结起来。

    使白人得以联合起来对付黑人,特别是由白人垄断的政权内,布尔人占有优势,他们对黑人的危机感和防范力度远甚于英国人。

    他们认为,如果按照西方资本主义通常那种允许土地通过买卖自由流转,鼓励劳动力流动的生产方式,那么人数不到百分之二十的白人迟早会沦为弱势者。

    本来没想在麦克米伦面前露面的艾伦威尔逊,不得不出现和外交大臣谈谈南非问题。

    首先支持南非种族隔离政策是不行的,南非在有价值,也不如整个非洲有价值。

    和广袤的非洲相比,任何一个强国都会选择牺牲南非,什么血浓于水就是狗屁。

    不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不代表要公开反对,“因为布尔战争,英国对布尔人十分残酷,在当前的大背景之下,我的建议是以布尔战争为理由,表达英国对南非有愧疚,所以不在明面上谴责南非,这当然和南非庞大的黄金储备无关,英国从来不是惦记其他国家合法财富的国家。”

    “艾伦,外交部真的太需要你了。”麦克米伦大为赞叹,如何在一句话当中说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前面还提及布尔战争,后面就说不惦记其他国家的合法财富,那么问题来了,布尔战争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当地的巨型金矿。

    “尊敬的大臣,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考量。”艾伦威尔逊笑眯眯的回答道,“我们做外交的,从来不计较从前说过什么,只看现在要做什么。”

    “如果南非人够聪明的话,赶紧学习一下法国人的南北分治方案,把黑人问题解决。又想要让黑人做低端劳动力,又不给权力肯定出问题。这一点北罗德西亚就做的很好,南非有这个基础这么做,不过我看他们太贪婪了,可能不会让步。”

    “而且出这种主意也不太符合当前英国的利益。大臣刚刚访问华盛顿,一些言论可能让法国人有些不悦,如果在从分治问题上表达对南非的支持?可能会增加法国人对英国的不信任感,这就很麻烦。”

    麦克米伦总不能在华盛顿内涵完了法国,转手给南非分治的建议吧?外交大臣虽然各个都是变色龙,可这也太快了一点。

    更何况布尔人和英国并不亲近,不像是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血浓于水的情感,对自身还蜜汁自信,这怎么帮?

    “我和美国新总统肯尼迪的交流很友好,他是一个平和的人。”麦克米伦忽然说起了自己微不足道的功绩,“我想六方会谈可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尊敬的大臣,也许没有你想象的这么乐观,当然保持谨慎乐观也是可以的。”艾伦威尔逊眉毛一挑,只是略微回忆了一下肯尼迪这个仅在位三年的问题儿童,就断定麦克米伦是一厢情愿。

    这就得出了会有好结果的结果?那肯定是不出意外的话,一定是出意外了。

    倒也不用隐瞒什么,出了麦克米伦办公室的艾伦威尔逊,正在想美国的条件不变,还是要把英国的影响力从伊朗排出去,麦克米伦到时候如何解释自己的功绩?

    他肯定不用像白厅解释,但他还能不像艾登解释么?

    艾伦威尔逊还要忙着拯救造船业,和马来亚高级专员理查德联系,询问自己第二个任期建立的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储备情况。

    找财政部的弗兰克询问当前的财政情况,时间进入六十年代英国终于是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循环经济体系,不用在面对巨债低眉顺眼了。

    债务虽然是早已经还清,但国内的财政压力又多花了几年,很简单呐,国内债务就不是债务么?

    某种意义上,广场协议之后的日本也算是金融创新了,把百分之二百的债务维持了这么多年,日本首先走通了这条路,其他国家才会跟进。

    财政健康的回答从弗兰克嘴里说出来,艾伦威尔逊点头道,“也就是说增加财政支出,刺激造船业,不会造成财政压力?”

    “要看你准备把财政支出增加到什么方面。”弗兰克心中一动,不确定的询问,“增加军费?”

    “当然这个老办法,不然呢?”艾伦威尔逊耸耸肩,“不然造船业没有强有力的支撑,怎么办?英国一个六百亿英镑的经济体,军费开支一直维持在十五六亿英镑的规模?”

    英国现在的经济规模是六百亿英镑,换成美元是一千七百亿。

    “要维持造船业的规模,有助于降低采购成本,所以拯救造船业的办法其中一项,就是增加军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