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 > 正文卷 第2199章 有好事就是程三哥哥,有坏事就是三哥
    对于逐粮天子这样的称谓,李世民已经是脸皮越来越厚,不觉得有什么。

    但番关中稍一缺粮,立马拍屁股就走,走得干脆利落决不留恋。

    反正一句话,你们这些臣工不乐意迁都,那朕就让你们跟我一起过着颠沛流离的讨饭,呸,就食生涯。

    李世民正美滋滋地坐在马车里边,跟长孙皇后一边赏境,一边吹牛打屁之际。

    那封来自于高原的传书,急递到了他的手中。

    长孙皇后安静温婉地打量着夫君的表情,每一次有来自高原之上的急报。

    夫君的表情都会显得相当的精彩,或者是在那里眉飞色舞美滋滋的乐呵。

    又或者是一脸哭笑不得地在那里小声嘀嘀咕咕老半天,总之很有意思,总让长孙皇后觉得很有意思。

    就比如此刻,夫君拿到了手中之后,赶紧先把茶碗放下,咽下了喉咙里边的茶水,深吸了一口气。

    想必是防止再出现口鼻喷水等影响大唐天子形象的尴尬场面。

    然后夫君打开了书信,只扫了一眼,眼珠子瞬间就鼓了起来,然后表情很是夸张,既震惊,又难以置信。

    这个时候,李明达这位小可爱又悄悄地溜达了过来,缩在长孙皇后身后边,看着亲爹那般模样,小声地道。

    “娘亲,是不是程三哥哥他们又来信了……”

    长孙皇后直接就呵呵了,这丫头,分明就是听着了消息蹿过来的,还如此明知故问。

    虽然已经嫁为人妇,可性子还是跟往昔般一点也没变。

    “这帮小子,简直就是在胡闹!”李世民磨了半天牙,最终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地仰天长叹。

    “爹爹,三哥他们又干坏事啦?”李明达仔细地打量着亲爹的表情。

    很清楚亲爹并不是真的生气,肯定是程三哥哥他们又干了什么有利可图之事。

    只不过这种有利可图的后面,肯定有麻烦,不然亲爹何必头疼?

    “哼……他们能干什么好事?”

    李世民这是冲亲闺女一乐,旋及又闷哼了一声,这才将那份书信嫌弃地扔在了案几上。

    想了想又抄了起来,仔细打量了几眼。

    “想不到那昔日雄霸高原,虎视吐谷浑的吐蕃,居然也会落到这般田地,实在是……”

    “爹爹,到底怎么了嘛,你快说说三哥他们干了什么坏事。”

    打量着这位巧笑嫣然的闺女,呵呵……夸人干好事的时候就是程三哥哥,说人干坏事的时候就是三哥。

    这胳膊肘拐的飞起,不过能咋办?不拿胳膊肘把亲爹拐飞就好。

    “吐蕃的后藏诸部已然自立,那位刚刚担任吐蕃大论的琼波邦色倒也是个狠角色……”

    李世民将吐蕃现如今的形式说了一遍后,便是长孙皇后也连连摇头不已。

    她可是很清楚,之前夫君要对薛延陀动手,可是那雄兵近二十万的高原霸主吐蕃正对吐谷浑虎视眈眈。

    为此他可是愁白了不少的鬓发,结果,这才不过一年的光景,吐蕃连国主都让那程三郎给活生生气死了。

    嗯,这是三郎李恪报捷奏折里边的原话,当时,夫君直接把茶水从鼻孔里边喷出来,喷了那位房相爷一脸的奇景。

    到现在长孙皇后一想到,还是眼皮猛跳不已,半天才控制住情绪。

    #####结社率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冲出了南边的林子,然后直接就摔了一跤,半天才爬了起来。

    而这位,正是跑得太快,结果刚刚跃身出林,被块石头袢了下的苏定方。

    苏定方剧烈的喘息着,站起了身来。

    用力将脑袋上的铁盔扒拉下来,整个脑袋上满是犹如蒸笼冒出来的蒸汽一般。

    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些四下乱跑的突厥人,看到了那不大的溪谷谷口那熊熊燃烧的火焰。

    也同样看到了那正警惕地朝着这边张望的十数骑突厥骑士。

    结社率下意识地抽出了腰畔镶嵌着宝石的弯刀,然后,陆陆续续地,一个接一个的唐军将士,钻出了树林。

    足足有四十余名唐军甲士出现后,终于没有人再从树林中冒头。

    小山谷那里旺盛的火焰还在熊熊的燃烧,谷内冒出来的烟气继续上升到一定的阶段之后,这才随风而散。

    苏定方咧了咧嘴,看来,陛下他们应该没事,否则,这些突厥人不会一副狼狈败逃的架势。

    想必,之前的那声惊雷,果然是陛下身边的护卫发起的反击,打退了这帮子该死的突厥人。

    而对方有足足三十余匹马,自己身边,却只有四十多们披挂重甲,艰难地穿行了数里林地,疲惫欲死的左卫将士。

    这让苏定方不禁有些方,进攻?就这会子大伙恨不得趴在地上伸舌头的架势,进攻是不可能进攻的。

    何况对方还有骑兵,自己这边的战马都留在了林子那一头。

    怎么办?四肢酸软的苏定方不禁有些懵,要不成挑衅那些突厥人过来攻打自己?

    就在苏定方陷入沉思的当口,结社率等一干突厥人也显得有些惶恐不安。很快就聚拢在了一起。

    他们看出,这帮子披挂铁甲的唐军将士此刻一个二个都累的跟狗似的。

    可是,这么多的铁罐头出现,谁又敢肯定,他们就这么点人,后面还会不会来人。

    而且,全特娘的是铁罐头,真要想把对方吃下,自己这边已经连续败了两阵。

    损失了一批人手,士气大汇的突厥勇士,就算是把这帮铁罐头搞死,怕也剩不了几个。

    “大叶护!”博舍脸色铁青地凑到了结社率耳边。

    “大叶护想要让所有人都葬身在这里吗?”

    结社率绝望地看了一眼那座溪谷,指着那处,声音简直快特娘的赶上杜鹃嘀血。

    “程三郎,你等着,终有一日,我定要让你碎尸万断!”

    “有本事……卧槽!”

    程处弼刚刚不乐意地摘下口罩想要怼回去,结果特娘的那股子焦糊味。

    瞬间熏得嗅觉发达的西南系菜系不世出厨艺天才一脸黑线连连倒退。

    “???”苏定方整个人都迷了。手中的铁盔失手砸落在地上,摊开了双手。

    “就这?”

    卧槽!嘛意思,老子累得快要变成死狗,你们这帮子混帐突厥人居然连鸟都不鸟老子,直接就跑了。

    而且还叽歪程三郎?关那个成天蹿野地里边抓知了猴的小子嘛事?

    从三品的左卫将军,昔日千里风雪夜袭颉利可汗大营,为大唐立下赫赫功勋的苏定方眼珠子直接就红了。

    “老子是苏定方!”

    “老子是苏苏苏……”

    “老子是是是……”

    “老子子子……”

    可惜,哪怕是天地间的回音,给苏定方加了再多的特效,却也换不到结社率的回眸一笑。

    吼完了这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