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虚空极变 > 第1893章 灵气
    丑时一刻,漫漫长夜,凛风城西官道之上,上演此番截杀。李丹心三张底牌尽出,却有两张底牌徒劳无功,心中惊愕,此刻正是回气空隙,面对眼前危机只得回剑抵在身前。

    却知此一剑过后,自己势必会加重伤势,但也别无他法。

    “走。”

    就在此时,其耳旁忽然响起楚宁月的声音,但她只以为后者又是要自己弃之不顾,所以直接无视了对方。却不想下一刻,中年男子一掌袭身之时,她却忽觉身形一轻,下一刻已是飘飞而起,凌空数丈。

    “这...”

    马车之内的中年男子,所习的乃是一门特殊的功法,也正是因为这门功法,他才得以用六品之身,成为南域有名的杀手之一。

    此功法最大的特点,便是可以洞悉对手气息流转,清晰知晓对方破绽所在,而后迅捷出手,一击伤敌致命。

    先前他于马车之内,已然是判断出李丹心气息受阻,根本无法施展身法躲避,所以才会拿准时机暴起出手。

    可是如今自己这一掌不但落空,眼前女子更是踏地凌空,一跃数丈。这哪里是什么气息迟滞之人能够做到的?

    “你..”

    李丹心肩头,此时落着一只不大的手,她此刻微微回头,正看到身后少年正一手搭在自己肩头,面上如旧平静,不禁一字出口。

    当日初见之时,她的确是看到对方使出了绝顶轻功,但那一次自己将他当做凌青河,心中只有不悦,没有认真去看对方的身法。

    如今亲身体验之下,方才感受到这轻功如此玄妙,只凭借搭在自己肩头的一手,竟就能将自己带离战局之中。

    “嗯,我恢复了些许实力。”

    楚宁月淡淡出声,左手搭在李丹心肩头,右手却是始终凌空对着碎裂的玉石。在场之人中无人通识,自然也就看不到灵气旋涡。

    此刻那碎裂的灵石之中,正有三道精纯灵气朝着楚宁月掌中蜂拥而去,如同三道红霞。也正因如此,让原本灵气的耗尽的她,重新得以施展修士手段,遁术凌空。

    “这是什么轻功?!”

    另一旁,铠甲侏儒与肥硕男子也相继赶到,此时同样被天空之上的两人吸引目光。因为那两人方才一跃而起本该迅速落地,如今却是凌空而立,毫无落地的迹象。

    如此轻功身法,在他们这些武者眼中简直是匪夷所思,根本无法理解。若不是他们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如今怕是真要觉得自己黑夜见鬼,落荒而逃。

    “是扶摇诀!那少年是风鸣院核心弟子?”

    中年人一掌失利,心中虽有意外,但却也立时冷静下来。在看到楚宁月的那一身红白相间的学子服后,做出了这个判断。

    铠甲侏儒与肥硕男子对望一眼,心知彼此都看走了眼,刚刚竟是没有发现,那个始终毫无作为的少年,竟然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亏得自己当初还以为他是个没有武功的大族公子,打算杀了李丹心之后,借此人的嘴扬名南域。

    见两人不应自己,中年男子眉头微皱,一双鹰眼如射寒芒,上下打量楚宁月。

    “你方才丢出的玉石还有多少?”

    楚宁月再度开口,问出了她最为在意的事,而其身前的李丹心则从愣神之中恢复过来,微微摇了摇头,脑海中浮现出一道人影,紧接着说出了与他当日赠物之时一样的言语:

    “此物世间罕见,只此一枚。”

    “这...”

    楚宁月闻言语塞,眼下她的确是能够施展遁术,但她的修为却只恢复到了凝气境。这遁术看似是凌空五丈,实际上凝气境修士并不能做到长时间凌空而立。

    只不过是因为这些武者没有通识,加之一时间因为眼前发生无法接受的一幕而愣神,所以看不到自己两人正以一个缓慢的速度下降。

    尤其是自己如今正在吸收炼化那玉石之中的精纯灵气,带着李丹心施展一次遁术已是极限,如今是腾不出手解决眼前麻烦的。

    她之所以询问对方,是否还有玉石,便是因为眼下最稳妥的法子,乃是带着李丹心离开此地,而非继续吸收灵气。

    可如今,在得知这灵石只有一块之后,楚宁月的心中,便升起了一丝犹豫。因为那绝品灵石如今已经破碎,灵气正在迅速消散。

    此时若不加紧时间吸收,一旦灵气散尽,自己便没了恢复实力的机会。

    “你是因为那玉石才恢复了实力?”

    李丹心本就不笨,如今听少年如此在意那玉石,更是看对方始终抬手对着散落一地的碎片,立时便猜到了其中道理。

    “嗯,我修的不是武道,所以只能依靠此物恢复。”

    楚宁月说话之时乃是传音,可李丹心不会传音之术,她的话被下方三人听得清晰无比。那鹰眼中年率先反应过来,大喝一声:

    “一起出手!不能给此子继续恢复实力的时间!”

    说话间,他已是率先一步踏地而起,五丈高度对于此界五品倾力一跃来说并非难事。可是他才刚刚起身,天空之上的楚宁月便已是身形一闪,朝右方飘飞而出,身形若叶。

    “你若恢复,是否就能打过他们?”

    “可以。”

    听到这两字后,李丹心面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而后朗声开口,却是一句:

    “好,既然如此,我去拖住他们!”

    说罢,李丹心肩头微微一震,便将搭在肩头的手轻轻震落,可是还未及她借助下坠之势一剑刺出,便又被楚宁月拉了回来。

    “不必下场,留在此处以剑气为我护法便好。”

    两人说话间,三名杀手已使出了数次远程手段,飞针气劲齐出,却根本无法碰到空中两人分毫。不过因为分神躲闪的缘故,楚宁月吸收的灵气的速度也是缓慢至极。

    如今传音落定,楚宁月不再躲闪,全力运转体内残阳神诀,开始专心吸夺灵气。

    五品化气,最为标志性的便是以真气伤人,如今李丹心占据高点,拥有了平日里根本不可能拥有的绝对优势,即便她也受伤不轻,可是肩头的外伤却并不会阻碍真气运转。

    一时间,剑气掌力凌空对撞,爆发阵阵气劲波纹,朝四方扩散而去。五品化气之间的战斗,那只有六品的鹰眼男子,自是有些有心无力。

    他本就是修得一击必杀的路数,如今望着天空之上的两人,虽然时不时会跃起偷袭,但每一次都被李丹心率先拦阻,好似早就预测到他会出现在此方位一般。

    使得他越发觉得自己在这场战斗之中,毫无用武之地,最后索性站在一旁,望着天空之上的两人,决定做一柄不出鞘的刀。

    因为他的师父曾经对他说过,杀手便像是一柄刀,一旦出鞘便要见血封喉。但是血刀并不可怖,拥有血刀之名却不出鞘的刀,才最为骇人。

    可是...他却似乎忘了,自己这柄刀已经出过手,而应手的人已经知道这柄刀乃是钝刀。所以他此刻无论出手与否,都已无法对应手之人造成威胁,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

    ...

    三人交手数合,体内真气几尽耗空,虽然李丹心单论个人实力,高于在场的三名杀手,但却架不住铠甲侏儒与那肥硕男子连番出手。

    一个问题在她心间无数次升起,又被她无数次压下,因为她虽然不知道身后少年究竟炼得是什么功法,却知道运功之时最忌讳被人打断。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体内的真气已经趋近枯竭,这个问题即便是再不想问,也需问出口来。因为若再不问,便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你..还需要多少时间?”

    听到这个声音后,铠甲侏儒发一阵尖锐的笑声,因为他知道此女已经支撑不住。此刻与身后许屠夫互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朝着一旁“看戏”的鹰眼男子疾呼一声:

    “她已是强弩之末,一起动手!”

    然而其说话之间,鹰眼便已经出手,对于机会二字,他看得要比两名五品更加清楚。可是他却并不知道,铠甲侏儒要他先出手,不过是吸引李丹心最后一击。

    以此女如今的状况,一剑递出,绝无余力再抵抗自己两人的攻击。但强弩之末,仍是强弩,若那丫头还有什么底牌,此刻也会尽数招呼在鹰眼男子的身上。

    眼见楚宁月毫无反应,李丹心眉头紧蹙,她何尝不知眼下鹰眼男子的攻击只是吸引自己出手,一旦自己将其逼退,身后的两道攻击,自己便无力化解。

    所以眼下最正确的选择,乃是留存最后的真气,用以化解下一波攻势,至于鹰眼男子,自己只能用以伤换伤的法子让对方知难而退了。

    鹰眼男子纵跃而起,如豺狼、如虎豹、更如迅雷闪电,他一直在旁韬光养晦,为的便是这全力一击。此刻犹如出鞘利刃,有进无退,一往无前!

    可就在此时,天空之上的两人,忽然身形一闪,化为一道残影,直坠而下。原本纵跃而起,全力扑杀的鹰眼男子,一招彻底落空,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爆发出的速度竟然比自己还要快。

    他此刻一击落空,杀手的直觉告诉自己,危机将至。所以他下意识朝着下方望去,对上了一道冰冷的目光。那眼神淡漠至极,好似在对方眼中,自己只是草木死物一般。

    “不好!”

    鹰眼男子心中划过这一个念头,却不知此念会成为永恒。因为他只觉得眉心一凉,随后眼前画面定格,于空中宛如一块碎石一般坠落而下,落地之时生机全无。

    没有人看到他是如何身死,也没有人看到他被什么东西击中,就好像是于空中忽然行功走岔,坠落下来,然后当场摔死。

    可是,六品虽然算不上高手,但身体素质却已经远超一般武者,这五丈的高度,即便是以头着地,也就是重伤昏迷的下场,绝对不会身死,更不会死得这版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