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星空大海之王座 > 第9节 最后的道别
    ()  鹰岛西南方海滩上有一块两米多高、中有洞穴的礁石,每当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人们称“浪涛石”,因涨潮水涌,浪击礁石,声似擂鼓而得名,浪涛阁街道短小,纵横交错,是蓝旗市最大的一个岛屿。

    月光岩游览区由月光岩和琴园两个部分组成,月光岩耸峙于浪涛阁中部偏南,是由两块巨石一竖一横相倚而立,成为龙头山的顶峰,海拔92.7米,为浪涛阁最高峰。

    站在月光岩边缘位置,远望着整座岛屿的风景,静静的享受着海风、建筑与水天一色,但一道不和谐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暂时的宁静,驱散了难得的雅致。

    “怎么了,堇歌儿,看你那一副别人欠了你几百万的样子,应该不止一位吧,怎么,上门讨债没有成功,准备来我这儿求援了?”夜宇没有回头,也不需要回头,完全能够感受到身后那一道身影的情况,从其不稳的脚步声可以听出此时主人的情绪。

    “哼!老爸,还不是你搞的鬼,说,昨天晚上是不故意的,怎么,嫌弃我了,这么着急着将我嫁出去?老爸,大姐,二姐都还在,她们都待字闺中,我就一个小屁孩,早着呢。”

    “老爸,除非你解决了大姐的人生大事问题,否则,休想让我嫁出去,哼!”

    夜霜堇闷闷不乐,好不容易看这座岛屿的景色不错,与夜宇他们分开,自己单独一个人四处走走,结果倒霉了,一群狂蜂浪蝶围着自己转,上至五六十岁的糟老头子,下到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那脸皮比城墙还厚,都是没人要的人啊!

    “堇歌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按照我们春秋国的时间计算,和大圣有得一拼了,你不着急,我们着急啊!”

    “堇歌儿,不服是吧,可以,那就靠自己的本事,让他们死了那条心,记住,我们是有教养的人,讲文明,懂礼貌,知礼节,明白不?堇歌儿,你若是有本事把你大姐给推销出去,你就是一辈子跟在我们的身边,随你便,如何?”夜宇回头看了一眼十来米开外,装作看周围风景的人员,微微一笑,夜霜堇的情况自己清楚,海棠的基因也不是盖的,自然会引起周围人员的关注,看现场不少属于游身份的人员也对夜霜堇指指点点,赞美之词溢于言表,更明白双方分开这段时间夜霜堇的情况,估计收联系方式已经接到手软了吧。

    “那还是算了吧,大姐我可不敢招惹,惹不起,惹不起。老爸,你确定不来帮我?”夜霜堇大摇其头,皓月的情况,除非她本人同意,否则,这世上应该没有人能治得了她了。

    “堇歌儿,看你这情况,应该不只是男女方面的问题吧!”

    “唉!老爸,被你说中了,那群人太没劲了,与大姐的口头禅一般,无聊,无趣,没意思。三句不离本行,说的都是什么高上大的事情,以为我没有见过世面,什么家里有名车啦,多少辆啊?家里豪宅多少钱啦,面积多大啊?工作多么的高贵,底下多少人啊?老爸,没有意思,这哪里是同学会,纯粹是一个上流社会攀比大赛啊。”

    夜霜堇像夜宇诉苦道,昨天他们父女二人闲聊之时,夜宇就说过,这一次的同学聚会,不会如之前那般简简单单,今天果然应验了,如果换一个环境,如曙光大陆,擂台比武应该是最基本的操作吧。

    “堇歌儿,你是打算被他们这些小鲜肉围着,还是打算被昨天那群老家伙烦着?”

    “老爸,你的意思是,他们也来了,也是,本来就跟着嘛。等等,老爸,本来就正常的事情,难道?”

    “没错,多了不少人,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大人物,也许有你堇歌儿认识的人哦。”

    “OK,明白了,老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呵~呵!比身世背景是吧?比有钱是吧?我玩死他们去,哼~哼!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堇歌儿眼珠一转,看着远处那些让自己讨厌的人,计上心头,小跑离开了夜宇所在地,眼睛不时观察周围的情况,寻找目标。

    “小宇,我还记得当年堇歌儿小时候参加同学聚会的情景,惜字如金,又是个吃货,嘴巴的零食一刻也不停,同时又护着自己的零食袋,现在想起当初她的模样,依然让人忍俊不禁。”天然来到夜宇身边,看着夜霜堇如当初一般,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情况,如当初护食一般无二,摇摇头,会心一笑。

    “天然,堇歌儿当初的那两个毛病依然没有改变,护食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加强,当时人小,藏零食的方法比较单调,现在就不一样了,你们是找不到她藏零食的地方的。

    至于与人交流方面,有了一些改善,但和一般人还是不太愿意说话,尤其是陌生人,因此,这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这方面与我差不多,都是性格上比较内向,不擅长交往,因此,和她姐姐的交际能力是没法比较的。”夜宇情绪没有多大的变化,不悲不喜,对于夜霜堇的性格没有改变的意思。

    “小宇,你们夜家子女的性格,还真是。一个个都个性十足啊!”钱爽威见夜宇他们这里看风景的角度极佳,而且人员数量也不是太多,听见了夜宇他们的讨论,人未到,声音先至。

    “钱老师,只要不成为步他人后尘的人员,没有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做出违反道德之事,便是好事,至少不会成为某人或者某一个群体的影子,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这才是每个人想要的生活,不是吗?”

    “作为除了某人以外,其他人员公认的大姐,月儿应该算是我夜家的真正科研工作者吧,一门心思在科研工作上,很少关注其它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她这种聚精会神,全神贯注的精神,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闯出了自己的名声,成为夜家我这一支脉最出名的一位成员。。。”

    “小宇,你的这个大女儿,名声可不好哦,那可是王座体验者人人闻之色变,完全达到了让三岁小孩停止啼哭地步的程度,小宇,你也不管一管,否则以后她真的就嫁不出去喽!”

    “呵呵!都已经是齐天大圣级别的老人了,天然伯伯。。。”

    “小屁孩,才多大,就管起大人的事情,需不需要我们告诉你,让你心动的那一位堇歌儿的岁数?来,小宇,给这些小家伙说说你们大女儿的情况,如何?”天然笑骂道,又是一个贼心不死的年轻人,在夜霜堇面前碰了一鼻子灰,打算从老一辈人员寻找突破口,曲线达到目的。

    “与堇歌儿一般,就如月儿在游戏一般,她对自己外貌并没有做过多的调整,甚至还调低了一些参数,可比游戏中更美丽哟!”夜宇又开始为皓月牵线搭桥,张罗她的后半生问题。

    “呵呵呵!”

    “哈~哈!”

    也许如夜宇所说,皓月确实美丽如仙女下凡,但那性格,没有几个人能驾驭,若哪天被切片了,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小宇,听说你二女儿雪儿在学校期间是女暴龙级别,可是当时她在校期间大姐头级别的人物,你和你老婆应该没有少被请去学校喝茶聊天吧!”

    “哈哈哈!钱老师,你知道的可不少啊!雪儿确实如你所说,若是放在古代,那是女侠的形象,这其中也有我们的原因,没办法,雪儿一直与月儿争大姐这个名称,而月儿的情况,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我们心里有数,所以,没有人支持雪儿,而在有心人的提议之下,选择了让自己解决一切问题,于是,武力值成了她唯一的选择,结果,唉!故意与雪儿说的那个人,绝对是月儿的奸细,想在武力上解决月儿,唉!”

    “哈哈哈!”

    “呵~呵!”不等夜宇说完,在场了解皓月情况的人员,已经为夜霜雪默哀三分钟,这辈子是没有出头之日了,永远只能成为那一位小妹妹了。

    “好了,小宇,今天故意带堇歌儿来,应该是来和我们道别的吧!你家里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唉!节哀顺变!”尚东忽然面色一正,对着夜宇轻声说道。

    “东东,确实有这个想法,到了我父母他们那个年纪,离开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一个事实,早一刻到来,还是晚一刻离开,这只是时间的问题,早晚要面对的,而在我父母他们离开之后,也就意味着在国内已经没有牵挂了。

    那么,这一次来参加同学聚会,可能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同学聚会之后,我们应该会离开国内,再次回到国外生活,而老家的房子等,全部归我妹妹妹夫她们所有,因此,各位,这次相聚也是来与各位道别的,不管未来是我先走一步,还是各位先走一步,老师,老同学,天各一方,各自珍重,希望来世还有再相遇,再叙同窗情谊之时。”夜宇轻轻说道,有些话题既然已经提起,那就没有必要再做隐瞒,直接将其公之于众,欢乐时光提这些不和谐的事情,不是一个好话题,但是似乎有所感应,夜宇看了山下的一个方向,明白,现在不说,可能以后没有机会说了。

    “小宇,国内不好吗?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是时候考虑叶落归根之事,根在这里,走得再远,也是牵挂,不是吗?”

    “唉!胖子,怎么说呢?如我与你们现在的情况一般,有些事情说不清,道不明,也无法说是对,还是错,既然如此,就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未来,希望你们还有见到真相的那一天,现在啊!讨论那个话题还太遥远,活在当下,才能感受生活的美好。”夜宇又回头看了看身边的老同学,微微一笑,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也拒绝回答更加隐秘的事情。

    “落叶归根啊!可惜了,落叶想归根,可大树不允许啊。所以,还是随风而散,飘向远方,见一见更远处的风景,算是回报这一片大地的养育之恩了,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