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异族刑侦日常·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 > 正文 第5章 第5章
    滨海职业技术学院,这是滨海市唯一一所冠以滨海名字的大学,也是最早在滨海市建立的大学。

    随着日尧区大学城的逐步完善,大多数的学校都选择在更加繁荣便利的大学城建校区,就连原住民滨职也将大部分的专业迁去了大学城,此时留在老校区的,要么是那些专业设备无法迁走的专业的学生,要么就是退休后闲赋在家的老教授。

    但不论怎样,周边的生活设施仍旧和大部分大学校区附近一样,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老板,大份油泼面加瓶可乐。”刚进店门,李砚洗拉开一把椅子就开始点餐,对周遭熟悉的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般,“你吃啥?”

    秦观对着墙壁上的菜单看了好一会,刚想说话,被李砚洗一个摆手打断,“算了算了,麻烦死了。老板!他一样!”

    秦观抿抿嘴,心说我还没想好呢。不过吃什么也都差不多,况且他对李砚洗喜欢的味道也很感兴趣。

    “老大,我们来这干什么?”他好奇地问。

    店内冷气开的很足,秦观从紧闭的玻璃门望去,三三两两的行人晃晃悠悠地荡过去,模糊的印在玻璃上,被夏日地面的热气蒸腾出不似活人的扭曲身影。

    “我说只是吃饭你信吗?”李砚洗挑眉道。

    秦观摇头。

    头毛乱飞,小狗甩水似的。

    有点可爱。

    自从接受了秦观长得像狗崽子这个设定之后,李砚洗怎么看秦观都逃不出这个魔咒了。她无语地用手心捂住眼睛,暗自咒骂自己一声,然后装作无事发生的移开手掌,说:“来抓人,准确的说,也许能抓到人。”

    “什么意思?”他又问。

    饮料上来了,秦观熟练的‘咔’‘咔’两声打开瓶盖,推给李砚洗一瓶。

    李砚洗接过玻璃瓶,感受着瓶身的凉意,满足的叹息一声,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如果你是逃犯,你会选择藏在哪里?”

    “不需要身份证就可以生活的地方。”秦观沉思了一会回答道。

    “所以啊,老校区是个不错的选择。这附近治安嘛……相对松散。你知道大学附近有多少黑宾馆不需要身份证就可以入住吗,每一个小巷子里都藏着这么一两家。这周边小吃店丰富,还收现金,带上口罩出个门,不需要身份认证一样可以吃饱饭。再加上,这里没有大学城那么熙熙攘攘,被认出来的几率直降一倍,但交通却很便利,如果得到消息提前跑路也是分分钟的事。”

    李砚洗转身面对大门,双臂向后撑在桌子上,这让她的肩胛骨显得尤为好看。

    秦观看着包裹在t恤下那两块蝴蝶翅膀一般的骨头,脑子里闪现出一条墨红色的丝绒长裙,出了神……

    当李砚洗回身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呆呆愣愣神游天外的秦观,她立刻抄起筷子抽在秦观的脑门上,“听没听我说话!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回过神的秦观眨眨眼,又是那个小狗甩水一样的摇头。

    李砚洗舔着犬牙小声啧了一下。

    “但是说那些都是废话,主要还是因为前几天有人报案说在这附近见到了一个疑似在逃凶犯的人,我只是带你来碰碰运气。”李砚洗拆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回头看了眼门外,叹了口气,“如果能遇上最好,放任这么一个凶徒潜伏在人群里,就跟放任一个炸弹倒计时却不去管它一个性质。”

    而后便是对视无言,安安静静地各自想着心事。

    李砚洗习惯性的用右手背托着下巴,筷子在她左手的指尖旋舞翻腾,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她一个收势停住筷子,顺势用筷子指向秦观,道:“我告诉你秦观,你别想自己抓住他,如果你要来,记得提前打报告通知我,知道吗?”

    这时恰巧老板端着面出来了,秦观急忙上手接过一碗面条,笑嘻嘻地放到李砚洗前面。

    “老大,吃面。”

    滨海市的夏天,黎明总是来的格外早,当李砚洗打着哈欠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太阳已经屁颠屁颠绕着天空走了小半圈了。

    “早啊老大!”

    余酒上一秒还带着眼罩趴在办公桌上补觉,下一秒听见动静立马蹦起来打着招呼,一副‘我没睡,我很清醒,今天也是斗志满满的一天呢!’的元气模样。

    李砚洗差点就被他骗了。

    如果不是他忘记摘眼罩了的话。

    哼!李砚洗冷笑一声,朝自己办公桌走过去的同时,顺手把那个傻了吧唧的哈士奇眼罩从余酒乱糟糟的脑袋上揪下来,接着一把甩在余酒朦朦胧胧的眼睛上。

    “再让我看见一次就去楼下跑圈!”

    “老大我错了……”

    余酒捏着眼罩,瘪着嘴缩了缩脖子。

    对面的桌子依然空着,李砚洗倒也不在意,拉开椅子随口问道:“老庄来过了吗?”

    “来过了,坐在那喝了杯茶,然后就出去了,说是去找档案室的张叔聊家常。”作为庄知闲隔壁桌的路远应着,“不过我猜那货是又去哪里听墙角了。”

    “哦……那秦观来过了吗?”李砚洗冲着另一张空桌说道。

    咦?

    听到李砚洗这么问,还没有习惯队里多出一个人的众人这才意识到,我们队多了个新成员,而且,卡点大神李砚洗都来上班了,这个新成员现在居然不在办公室里!

    曲径抬手看了一眼他那块不知道带了几年的机械表,又抬头看看李砚洗,“秦观这小子……算是迟到了吧?”

    “呦呵,上班第二天就给老娘迟到,这小崽子挺有能耐啊。”李砚洗反被气笑。

    “不一定啊,我觉得秦观人不错,应该不至于迟到。说不定是上班途中遇到通缉犯,然后一路追踪,又因为与通缉犯缠斗这才耽误了上班时间呢。”余酒把一罐开心果磕得咔咔响,脸上还带着点没睡醒的茫然说道。

    对面的袁一心手里夹着支毛茸茸的中性笔在手账本上写写画画,顺着余酒的话点点头,“小酒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哦。”

    “你特|么是不是傻,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余酒你的脑子是坚果吃多了被虫蛀了吗?”路远隔着隔板砸了个纸团过去。

    余酒的脑瓜轻轻挨了一下,委屈地眨眨眼。

    李砚洗无可奈何地摇头,捞起手机就给秦观播了过去。漫长的电子音,正当李砚洗开始不耐烦,秦观终于接了电话,可还没等李砚洗开口质问,只听那边秦观压低气息,却又着急忙慌地抢先说道:“老大,我上班路上遇见你昨天告诉我的那个凶犯了,我现在正在跟踪他……他上车了,不说了!”

    通话被掐段的很是突然。

    袁一心毛茸茸的中性笔啪嗒一下掉在了桌子上。

    李砚洗抓着手机愣了一秒,而后愤怒地原地转了小半圈,咬牙切齿地吼道:“余酒,马上定位秦观的位置发我手机上!”

    说完踹开椅子,大跨步地朝门的方向走去。

    路过余酒身后,她猛地一巴掌拍在余酒的桌子上,旋即指着窗户恶狠狠地说:“你这张破嘴啊!看到离咱几百米远的那个垃圾转运站了嘛,我早晚把你嘴缝起来扔到那去!曲径你跟我走,开路远的车!”

    “好嘞!”

    曲径一把接住路远顺着栏板丢过来的钥匙,抓起外套追上李砚洗冲了出去。

    被那一巴掌吓傻的余酒彻底清醒了过来,他颤巍巍地把秦观的实时定位发给李砚洗,然后瑟缩着问:“一心姐,我又说错话了?”

    袁一心拉扯了一下唇角,叹着气摇摇头:“没有,你只是说得太对了。”

    余酒再次缩着脖子瘪了嘴。

    大眼睛眨呀眨呀,委屈兮兮的。

    雪白的丰田普拉多迅疾地驶出了停车场,只留给金玉分局一个背影,还有外挂轮胎下那一圈浑浊的汽车尾气。李砚洗的手机立在排气口上的手机支架上,画面上红色的小点正顺着错综复杂的网格快速移动。

    “李砚洗,你昨天给秦观看了哪个在逃凶犯?”

    曲径说话的空档快速旋转方向盘从大路冲进了小路,避开了漫漫无期的堵车。

    “崔新忠。”

    曲径开车快是快,但太猛,刹车片和油门都饱受摧残,小路又颠,这让没吃早饭的李砚洗此刻有点难受,只得闭上眼说道。

    “靠,异族形态亚洲棕熊,暴力致死五人的那个崔新忠?”

    曲径又一个急刹车后迅速向左变道超车,接着快速向右并道躲开交会的车辆。

    李砚洗随着惯性前倾右倒,总觉得下一秒就能用胃液胆汁毁了路远的真皮车饰。她默默将脸埋进了手掌,皱了眉。

    要不是紧急情况,谁要他曲径开车!秦观你最好给不要给我惹事,要不然我鞭尸也要把你悬尸示众三天三夜!

    “秦观在学校的时候格斗课优秀,又给人家当了三年打手,身手还算可以,他是二代,崔新忠只是个四代,只要他不自己冲上去,好好躲起来,等咱俩到了再说,肯定是没问题的……”李砚洗胃里翻江倒海,小声咳了一下,说:“老曲啊,咱能不能……”

    “李砚洗,秦观的位置在老港口停下了,应该是下车了。我记得那片是海鲛会的地盘。”

    曲径适时打断了李砚洗。

    老港口?秦观怎么跟着崔新忠去那鬼地方了!

    “你刚才想说什么?”曲径重新闯进大路,甩着车屁|股来了个急转弯,问道。

    “没事,你……你可以再快一点。”李砚洗听见自己声音在颤抖。

    “成!”

    曲径说着又是一脚油门。

    李砚洗蜷起膝盖,再次将脸埋进了手掌。

    秦观我去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