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物店主不想拯救世界 > 正文 第二章 食人菩萨
    嗒~嗒~嗒~咚咚

    “我去开门,这阵谁来啊?”一名端庄秀丽的女子说道,边上坐着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

    嘭!嘭嘭!几道枪声响起,开门的女子倒在了血泊之中,沙发上的男子也惊恐的站了起来,眼神变得空洞无力。

    “媳妇儿!”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一个漆黑的枪管对准了他。

    片刻后,持枪人扶着手腕走出了门口,而门内是散碎各处的肢体与血液。

    没过多久,差不多正午了,一个背着书包身着校服的男生爬上了这层楼,走到了这扇门前。

    “妈,叔,今天市里开会,提前放学了!”少年用手轻叩了几下门。

    半天见屋内无人回应,只好放下书包,从书包最里面掏出钥匙,用腿抵住门,轻轻一拧。

    叮~~闹钟响了。

    莫子笃坐了起来,揉了揉干涩的双眼,下意识擦了下额头的冷汗。

    “啊~天真闷得慌啊,流这么多汗。”

    “不过我怎么感觉好像做了个梦一样?”

    莫子笃一边思索着,一边穿上了校服。

    “小笃起来了,去洗漱去,一会吃饭了。”厨房里,小姨手忙脚乱的翻炒着饭菜,看到莫子笃走出了房门,便催促他。

    “你还是好好看着锅吧,别又糊了。”莫子笃反驳道。

    “啊!都怪你,菜糊了!”小姨尖叫道。

    “溜了溜了。”莫子笃见情况不对,佝偻着腰,钻进了洗手间。

    吃完一顿难以言表的早餐,莫子笃露出了地铁老人的面容,痛苦的走向学校,临走前还不忘告诉一声“走了!上学去了!”

    “快滚……”小姨很不领情,看来还在为早上的事而怄气,完全不觉得是自己的原因。

    “哎……”片刻后,小姨探出头来“今天好像放假了…算了,到学校知道了应该会自己回来,睡美容觉去。”

    街道上十分冷清,依稀能见到一层朦胧的雾气,天上依旧是黑云密布,快持续一个月了,自从那伙盗贼开始破坏路灯……

    不过倒也没对生活有多大影响,起码天天中午午睡时阳光还是能出来的,准确无误的晃着莫子笃的眼睛,就很烦。

    莫子笃一边想着,一边往学校走去,不过走路时想事情可不是好习惯,很容易害人害己,这不嘛,莫子笃低头走着,全部注意力都在脑子里,完全没有注意到前边巷子里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

    哎呦,莫子笃一屁股坐在地上,而那个人却啥事没有,只是轻轻拍了拍胸口莫子笃撞到的地方,仿佛那里沾染了灰尘。

    “你怎么出来了?”蓝衣工作人员问道,脸上写满了诧异。

    “我上课啊,不对,话说你认识我?”莫子笃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和书包上的尘土,略有不解的回答道。

    “你!算了,先跟我走。”蓝衣瞪了莫子笃一眼,没有多说些什么,拽着莫子笃就走。

    莫子笃???黑人问号脸

    纵使万般不解,但是莫子笃见这个人知道自己,一时间也没有反抗,任由他拽着自己走了。

    过了一会,二人跑到了一间平房前,只见蓝衣在门前一顿鼓动,又是按手指又是撑眼皮的,门打开了。

    和这间臃肿的平房外形不同,打开门只有一条细小的隧道,只容一人通过。

    “你先向前面走,我在后面关上门。”蓝衣指挥道。

    莫子笃照做了,并不是因为从心,只是单单觉得,没有哪个绑架团伙能有财力去做出一条这么科幻感十足的通道。

    起初莫子笃还感觉脚下是很平整的,渐渐的,开始倾斜起来,看样子是通往地下的。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百步,豁然开朗。

    一片广阔的地下空间,周围被某种白色钢铁包围着,钢铁上镶嵌着一条条蓝色管道,里面发出亮光。

    一道道目光向这边注视过来,顿时莫子笃只感觉手足无措,全身僵硬在原地。一旁的蓝衣倒是什么事也没有,没有管莫子笃,自己走到了人群的中间,大喊着。

    “诸位莫要担心,仅剩下一只惧光的地覆魔还未抓住,估计很快也能斩杀,到时各位便可离开此处。”蓝衣向一众人安慰道。

    众人摇了摇头,看向彼此“指挥使大人英明!”

    一旁被无视的莫子笃呆愣住了,如果他没看错,这群人里面,官最小的,应该是他们一中校长。

    蓝衣挥手示意停止了他们的吹嘘,在人群中走了出来,所过之处,人自动散开。走到了莫子笃面前,把他拉到远离人群的角落里,聊了起来。

    “你好,我叫严明,舍妹是严军。”蓝衣礼貌的跟莫子笃握了握手。

    “你好。”莫子笃绷直了腰板。

    严明见状,笑了笑,伸手拍在了莫子笃肩膀上“你不用紧张,我只是个隶属于国家道司,在里面混二等功的。”

    “您说笑了,都是二等功了,怎么可能混混就能得到,肯定付出了你很多汗水。”

    严军哈哈大笑起来“年纪轻轻就跟老油条学?没必要夸我,只要你能力够卓越,获得二等功还是挺简单的。”

    “是是是”莫子笃答应道,心里却忍不住吐槽“那也要能力真的卓越啊……”

    “差不多地覆魔也该抓到了,我先上去看看,你先和他们留在下面,很安全。”话落,还不等莫子笃反应,便迅速爬上了通道,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了尽头。

    “这,仙侠小说是真的?”莫子笃喃喃自语道。

    过了一会,一道黄衣人影走了下来,他有些恹恹的招呼着人群“大家慢慢上去吧,安全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最后一句有调笑的意思,可能是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忧郁吧。

    莫子笃想着,跟大部队爬了上去,万幸,没有人肠胃不良。到了上面,黄衣在最后也上来了,自顾自的锁上了门,没有人注意到,他快速离开了现场。

    众人在地面上,已经完全辨认不出方向了,本该不断稀薄的雾气却在此时消失掉了整个世界。

    “谭会长,我们是不是不该出来……”一个头发稀疏的矮胖老头问向了边上的人。

    那个叫谭会长的人鄙夷的瞅了瞅他“不出来你能活?黄衣是踏马战斗人员!他就压根打不开门,门却打开了,至少有一个卧底帮那个……”

    话还没说完,霎时间,地动山摇,其中有些虚弱的老头跌坐在了地上,不过众人没有管他们,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空中,有一个血红色的巨头,头颅上坑坑洼洼,每一处小坑中都塞着一个人头,雾气也挡不住人们的视线,似乎白茫茫的世间,只有它的存在是合理的,不会被隔断的。

    “c,别看他!”熟悉的蓝色人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不过似乎还是来晚了。

    巨大头颅感受到了注视,发出了尖锐的声音“信徒!皈依我佛的信徒!发现你们了!”说着,冲撞了过来。

    嘭!几个人没躲避的了,当场被砸死。不过莫子笃觉得,应该是完全躲避不了,因为他感受到了,全身上下犹坠冰窖,无法动弹。

    哄!头颅又撞了过来,每杀死一个人,他们的头颅也都会消失,只留下无头尸体,而巨头的头上,开始鼓起了一个个大包。

    “踏马的,菩萨也来了!”严明叫骂着躲开了攻击“看来这回老子要成一等功了!”

    “真是美味啊~”菩萨说出了话,似乎每得到一颗头,他的灵智就会清晰一分。

    莫子笃踉跄的爬到门边,看着严明和菩萨的对战,之前的一众干员也所剩无几了,活着的大多缺胳膊少腿。

    严明手持一把匕首,应该不是凡品,每次菩萨冲撞时他都能在其脸上留下一道,不过也仅仅是一道,很快就被菩萨恢复了。

    渐渐的,菩萨发现眼前这只小虫子格外的能躲,每次躲过去还会撩骚它一下,但是他好像无法对自己造成实质性伤害,随即不管这只小虫子了,吃起了还没死的干员们。

    纵使严明不停的伤害菩萨,可根本引不起注意了,菩萨吃人头得到的灵智使它明白,这只虫子它打不到,不如先吃些能吃到的虫子,等吃完其他的之后,再吃这只虫子。

    如果抛去惨叫的话,这副光景也算是和谐了,各干各的……直到菩萨头下,原本脖子的位置,钻出了一堆细小的触手,此时菩萨的脸上也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皈依我佛吧,虫子!”触手刺向了严明。

    铿锵~呲~匕首与触手碰撞产生了火花,随后是更多的触手刺来。

    刀光剑影间,严明的右臂上多出了一个血洞,只好换下左手持着匕首格挡。不过相对于右手,他的左手算是格外生疏了,挡了十几下触手后,就被刺中了腹部。

    “c,拉了,要不是先处理了一群邪教徒,让你再长十几个触手也伤不了我。”一口甘甜涌上嗓子,严明忍不住跪倒在地吐了出来,鲜血中夹杂着内脏碎块,仅是一瞬间,他的身上多了许多小洞,胸口也被一条触手拍塌下去了。

    “皈依我佛吧。”菩萨露着笑脸诡异的说道。

    “去你码的!恒河水都比你佛干净!”严明骂道。

    下一刻,无数触手扎穿了他的身体,送进了菩萨口中。

    “阿弥陀佛。”

    菩萨把头转向了这边,莫子笃拖着人藏到平房后仓库这边,这里有十多个幸存的,只断了手脚的,原本百来号人,只剩这点。

    “你快走吧,救我们干什么!你现在跑或许还来的及。”失去两条腿的谭会长劝道。

    “去你蟆的,闭嘴,老子是有些厌世,但还是有人性的,严明还在那努力着,我要是跑了,就算所有人都不会知道,可我tm良心过不去,别问,问就是穷人莫名其妙的高风亮节思想!”莫子笃咬着牙,挎抱着一个胖子说道。

    把他放在纸盒箱子边上靠着,莫子笃不敢丝毫松懈,目光轻侧看向外边,没有任何动静了,菩萨身影也消失了。

    莫子笃悬着的心放下了,瘫坐在墙角,轻呼出一口气。

    嘶~

    仓库房顶中间破开了大洞,是菩萨用触手撕开的,它也落在了仓库中央,转头看向了墙角的莫子笃。

    “勇气可嘉,奖励最后一个吃你!”菩萨用尖锐的声音嚎叫着。

    “你麻!”此时,莫子笃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只汇聚出这一句精髓。

    莫子笃没有尝试反抗了,强如严明也没了,何况自己这个抱着胖子都费劲的高中生。

    “唉~生活真爱开玩笑啊,明明不久前,我还拥有幸福的家,现在,家也没了,自己,也要没了……”想到这,莫子笃只感觉有些神伤,并没有因为即将死亡而感到恐惧。

    “到你了。”菩萨挪到了莫子笃面前,身后只留下一摊摊血迹,证明这里曾有过人。

    “你们这种人真是烦,完全吃不出来恐惧的味道,令人反胃。”菩萨用触手卷起莫子笃的脖子,一时间,窒息感使莫子笃下意识抓紧了触手。

    “不过活的终归比死的好吃。”菩萨张开了大嘴,最外层是类似人牙,内部是密密麻麻的稀碎小牙张满了口中,就像是巨型蠕虫一般,一环接着一环,就很掉san值……让生无可恋的莫子笃一时生出了活着的希望。

    可惜最后还是吃掉了。

    “真是美味啊。”虚空中传出一道声音,菩萨也消失不见了,原地只留下了一根在体外卷着莫子笃过的触手。

    一个时辰后,一个红衣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爷是可爱的分割线(°°))

    华国,青州九中。

    课堂上,一个光头正络绎不绝讲着英语,时而声音变大,吐沫星子都要喷在第一排同学脸上。

    这时,光头好像看到了什么,突然停止了言语,一众同学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好家伙,莫子笃困着了。

    有的学生小声掩嘴笑了出来。

    “鼓掌!”岳峰大喊了一声。

    整个班级顿时活跃了起来,巴掌声一个比一个高,尤其是一个带眼镜的胖子,边鼓掌还边看向莫子笃。

    “什么动静?”莫子笃在黑暗中摸索着,他已经在这里不知多久了,无尽的黑,看不到任何亮光,也没有一丝动静,平静的就像一摊死水,让人感到孤独。

    所幸这一切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者说,莫子笃根本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都像只过了一秒般,又像是跨越了无尽岁月。终于,一道亮光闪过,带来了许多道声音。

    钻进亮光中,愈来愈亮,直到睁开了双眼,是一个画着铅笔人的崭新桌子。

    睁眼环视周围,莫子笃越来越开心,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脸上挂起了久违的笑容。

    “我重生了,有机会改变命运了。”

    “当然,全靠了我。”一道温婉的声音在脑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