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物店主不想拯救世界 > 正文 第一章 心病
    “我做了一个特别硬的壳来保护自己,抵御着外界的恶意,也拒绝着别人的好意,渴望阳光,又害怕阳光。”

    青州一中

    “同学们,有没有贫困生补助写了的,交上来吧。”讲台上,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喊道。

    “老师,写了写了。”四男一女举起手挥手示意道,争先恐后的跑到讲台旁交稿。

    窗户旁,一道瘦高人影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能是阳光太过毒辣,也可能是人声过于吵闹,他揉了揉眼眶伸个懒腰,坐了起来。

    “又是他们五个啊。”莫子笃平静的说道,仿佛对于这五个人作为“贫困生”的事实,并没有感到意外。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高中三年了,年年贫困生补助都只有他们去争取。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是贫困生,相反,他们家里每人还至少有个四五套房,这就是不要脸的代表了。贫困生补助每年几千块钱,对于穷人来说,基本上都有高风亮节,想要让更穷的人去领取这个补助,他们自己勒紧裤腰带也就过去了。

    但这笔钱,对于那些不要脸的人来说,那就是天降到他们头上的,只需要写上一个普通的报告就好了,并不会有人真的去证实,所以,自古以来,只有不要脸的人才能活的安稳。毕竟,只要有钱,要脸干什么?

    旁边一个胖子听到了莫子笃的话,轻悄悄的凑了过来“都是一个足球队的,一样不要脸也能理解。”胖子看着讲台上的五人,小声的回答着莫子笃的话。

    莫子笃转头看向窗外,微风掠过,窗前的柳树飘进来一根柳条,上边略有些白球,叶子也嫩绿嫩绿的,一切都让人感觉十分美好。

    “真是刺眼啊。”莫子笃用手掌挡住阳光,依稀有几缕调皮的,仍能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照在脸上。

    窗帘是白色碎花的,对于遮挡阳光这件事,它是毫无用处的,甚至唯一的用处就是为了给这个死气沉沉的班级多加一点活力。不对,还能给最后面的几位擦嘴,不过在老师发现并让他们带回家洗后,这个用处也就没了。

    …………分割

    叮铃铃~天很快就黑了下去,不过未来或许会慢慢变长。忙碌一天的人们,也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时间,学生们也开始放学了。

    晚上九点,在铃声响了之后,死寂的教学楼终于迎来了为数不多的活跃,像是耳机串电的声音嗡嗡作响,学生们的脚步声也是如此嘈杂。

    校园外,街道上,零星有几辆出租车路过接,更多是家长们开的小轿车。人行道上,除了几家补课机构和商店的led彩灯还亮着外,可能也就剩下苦命加班人的“续命灯”了吧。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的路灯全坏了,哪怕第二天修好了,到了晚上依旧不亮。警察说是有作案团伙,专门破坏路灯,可是这样他们有什么好处?至少莫子笃是想不明白。

    借着别人家门口的亮光,以及是不是行来的车灯,莫子笃看清道路,逐渐摸索着回家。

    滴滴!一辆黑色小轿子从后面驶了过来,渐渐和莫子笃并行着,车窗缓缓降下,露出一张跨越副驾驶的苍老面庞,是严军家司机。

    他用苍老的声音亲切的问候着莫子笃“上车吧,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看你愿不愿意过去,正好我家小姐也有话告诉你,上来吧。”后座门打开了,一个身穿蓝绿条纹校服的人影往另一边挪了挪。

    莫子笃上了车,很长一段路都是安静的。虽然他看不清黑暗中严军的脸色,但是他能想到,她一定很纠结,不知道怎样安慰人。

    “那个……”严军鼓起勇气,想要引起讨论的话题。

    “没事。”莫子笃安慰道。

    “咱们从初中就认识了,我可从没见过你这么纠结过。”莫子笃强颜欢笑,用一种调笑的语气,转移了严军的注意力。

    “我……我这……不是担心,担心你做傻事嘛。”严军小声嘟囔道。“你可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真心朋友……”

    莫子笃呼出一口气,仿佛想要自己全身放松“没事,我,不会做傻事的,跨过去了。”

    见到严军依旧低着头,就差车上有条缝了,莫子笃也不好意思再跟她说话,便把头看向窗外,直到一个红衣身影愈来愈近,这才招呼起了司机。

    “纪叔,我家到了,麻烦停下车,谢谢。”

    车子停在一间亮着的商店门前,在莫子笃下车后,打了声招呼,驱车开走了。

    似乎被车灯吓到了,或许是穿着不好意思见人,待车开远了红衣人影才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妖娆人儿,踩着精致的高跟鞋,红色旗袍开到大腿,波浪长发搭在身体左侧,姣好的面容上透露出一丝憔悴。见到莫子笃的第一刻先是一愣,随后喜笑颜开。

    “小姨,不用等我的。”莫子笃凑了上去,关心道。

    “今天这么早,不对,谁等你了,我在等。”小姨傲娇的说道。边说着挎起了莫子笃的胳膊,和他往家的方向走去。

    “不是等人吗?”莫子笃笑了。

    “不等了,他说今晚不来了。”

    “可我没看到你拿手机啊。”

    “嘿(`Δ′)ゞ”小姨拽住了莫子笃的耳朵,疼的他嗷嗷只叫。

    “你还管起我了,我说不来就不来了。”

    两道人影打闹和被打闹着走进了黑暗之中,只剩下偶尔透过黑云的月光伴他们行走,直到二人钻进了楼房之中。

    嗒嗒~吱~二人关上了楼道的门,刺耳的声音打开了昏黄的灯光,是楼道的声控灯,依旧还在亮着,哪怕破旧了。

    迈上一阶阶楼梯,越是接近家,莫子笃的脚步越是沉重,虽然没有刻意跺脚,但是就是会感觉沉重,最后,到了家门口时,小姨隐隐约约多了一丝慌张,额头上也出了一层汗水,打湿了泪角。

    嘭!一进屋,小姨迫不及待的脱下了高跟靴,瘫坐在沙发上,活像一个女神~经。

    莫子笃伸手打开了门口的灯,把书包放在鞋柜边的椅子上,也坐在了沙发上。

    “小笃子,帮我揉揉玉足。”小姨直接躺下了,脑袋枕在靠手上,两条穿着黑丝细长的腿直接搭在莫子笃校裤上,还不安分的翘起了腿。

    莫子笃…………一头黑线

    “别叫我“小犊子”啊!还有你这出汗的一脚酸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