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22章 二十二
    季衍之从来都是个聪颖敏锐的人,只是今日初菱在他的面前,他虽然面上还能维持冷静镇定,心中却早已乱成一团。

    自与初菱说第一句开始,似乎就有着千头万绪的线索能够证明他的猜想。

    季衍之现在却没有办法凝神细思。

    “二爷。”

    两人正僵持对峙间,季三敲响了房门。

    季衍之深呼出一口气,冷声吩咐:“进。”

    “给阿菱姑娘的药熬好了。”季三说着,端了一只黑色檀木托盘进来,“按着您的吩咐,嘱咐大夫加了甘草在里面,又让小厨房备了蜜饯。”

    感受到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再看一眼自家主子沉郁的面色,季三不敢多留,将托盘放在桌子上便低头离去。

    “好了。”

    季衍之叹了口气:“再不高兴,药也要喝的,如今湖水寒冷,你身子又弱,不喝药会生病。”

    他端起药碗,勺子在里面轻轻搅了搅,送到初菱的嘴边:“嘴张开,我喂你吃药。”

    季衍之竟然喂她吃药,初菱觉着自己的这个梦越来越离谱了。

    她更加警惕,撑着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你到底要做什么……”

    话还未说完,便看见季衍之的眼神变了变,随后伸出手指来,初菱还没来得及躲,便觉得后颈微微一疼。

    随即身子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连坐都坐不住了。

    “莫闹了,药要趁热吃。”

    季衍之说着,将身子渐渐软绵下来的初菱抱进怀里,让她的背靠在自己胸前,轻轻捏了捏她的指尖,眸色深沉道:“若是你听话,也不便吃这样的苦,要我点你的穴位。”

    “这下愿意吃了吧?”季衍之将勺子再次拾起来,先在自己唇边试了试温热,才递送到初菱的嘴边。

    季衍之靠过来的那一瞬,初菱觉着自己几乎被他身上的沉香之气包裹起来了。

    那气味很重,却又不呛鼻,这世上初菱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闻见过这种味道。

    她仍旧不肯屈从,微微地挣扎着。

    可是穴道被封,就连说话都是绵软无力的,初菱使尽全力也撼动不得季衍之的身体分毫。

    季衍之并不管她的折腾,只是静静地看着,等初菱自己闹过劲了,知道再挣扎也无望,乖乖吃药,才淡淡道:

    “你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初菱气得牙根痒痒,牙齿尖恨恨地磨那勺子,像是在磨季衍之的肉一样。

    季衍之几不可闻地笑了下。

    上辈子,初菱一直都是温软乖巧的,在他面前很少放肆,但即便是再乖的猫,也会有不高兴的时候。初菱不高兴的时候,便就像现在这样,借着情|爱的时光,轻轻地用牙咬他的胳膊。

    只是她不敢用劲,就那样轻轻的,如同瘙痒似的,季衍之爱极了她那时候浅浅的娇蛮样子。

    一世未见,她倒是比那时更娇蛮骄纵了些。

    “苦吗?”季衍之的拇指轻轻抚去初菱嘴角的药渍,“你眉心都皱起来了。”

    自然是苦的,初菱一向不喜欢喝药。

    但是她并不想理会季衍之,只想快点喝完了了事。

    季衍之看到她爱娇的样子,不由又笑了笑。

    他这样抱着初菱的姿势极好,从他的位置,能够将初菱的美貌尽收眼底。

    她的头发刚才被擦过,却也没全干,微微湿润的样子,搭在细白的肩上。领口因着挣扎微微散开了一点,新换的青绿色衣衫很衬她的肤色,如同雨后的青青嫩芽一般,惹人采摘。季衍之的视线顺着她的曲线渐渐向下,瞧见那只正被他握于掌中的腰。

    从前在红烛摇曳中见过许多次,他深知那雪腻纤细的腰是怎样一副美景。

    初菱不知道季衍之在看她,她专心致志地喝着药。

    不知道是药效实在是好,还是季衍之的怀中过于热烫,初菱的嘴唇不复刚刚落水后的苍白,而显出了红润的光泽。

    耳边传来季衍之略微沙哑的声音:“阿菱。”

    初菱喝药的动作顿住,脊背也僵了。

    季衍之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不敢再做什么,只好道:“我给你解穴。”

    “嗯……”初菱松了口气。

    她微垂着眼靠在季衍之的身上,静静地等着季衍之在她的后颈处又点了两下,一阵微微的酸麻感过了后,初菱试着活动了下自己的胳膊,果然能够动了。

    初菱的嘴唇抿了抿,趁着季衍之不注意,忽的转了身,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力道之大,初菱的耳坠子都被甩得掉了一颗在被子上。

    初菱咬着唇骂道:“登徒子!”

    ……

    “二爷——”

    季三和季五推开门,本想给季衍之报信说大长公主已是醒来了,不巧正好撞见这一幕。

    季衍之的脸被打得歪了过去,上面显眼的四道指印,嘴角还有一道被初菱尖利指甲刮出的血痕。

    他似乎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得愣住,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季衍之何曾挨过这样的打?

    季五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即便要冲过去,不想却被呵斥住:“出去。”

    “二爷……”季五还想再劝,对上季衍之凌厉的眼,即便不情愿,也只能退出房门。

    听见木门被关上的一丝轻响,初菱急促地喘了口气。

    她的手指微屈了屈,发觉自己好像有些发抖。

    她看着季衍之将被打偏的脸又偏过来,转向她。

    不由又倒吸了一口气,往后缩了缩。

    “气出够了吗?”季衍之的脸色阴沉着,语气平静地问她。

    初菱的掌心捂住自己的心口。

    即便她觉得自己是在梦里,而梦里的季衍之是不能够伤她分毫的,初菱还是觉得怕。

    “……你走吧。”

    初菱指着门口,鼓起勇气咽了口唾沫道:“你快走,我不想再看见你。”

    季衍之看着她的眼。

    他本就生得俊朗,且肌肤白皙得过分,甚至白得泛出冷意,如今连眼也是冷的,配上嘴角那丝血痕,初菱的心又怕得跳快了几分。

    “当真不想看见我吗?”

    季衍之说着,两根指头忽的擒上初菱的下巴,轻微地晃了晃:“阿菱,对我说实话。”

    “对,我就是不想看见你,快滚!”

    初菱被迫微微仰起头,她眼中已经噙了泪,雾眼朦胧,楚楚可怜。虽然季衍之心中已然失望至极也是怒极,可看着那双眼,心底的那份火又渐渐地消了下去。他实在没办法,不知道该将她怎么办。

    “季三!”季衍之忍着怒意唤了声。

    大门立时应声而开:“二爷。”

    季衍之闭上眼,缓缓地道:“季三,将我推出去吧。”

    季三不敢多说什么,应了声是,便将季衍之扶到轮椅上坐好,将他推出了房间。

    初菱坐在床上看着季衍之的背影。

    不知道怎么,她竟然觉得有一种萧瑟悲凉之感似的。

    ……这个梦实在是太讨厌了。

    初菱将眼泪用指尖抹掉,重新躺回床上,将被子盖好,紧紧地闭上了眼。

    早点睡过去,梦就会醒了吧。

    初菱如此想着,她闻着屋子里那股子沉郁的沉香香气,不知不觉地,便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是被乔氏担忧的声音唤醒的:“阿菱,阿菱,快醒醒。”

    她说完,又转头去问大夫:“不是说没什么大事,还已经喝了药了吗,那我的女儿为何还睡着?”

    大夫道:“回夫人,那药有安神的作用,姑娘许是喝了药,睡得太沉了些。”

    乔氏微微放下心,又去轻轻地拍初菱的脸:“阿菱,醒醒,你睡得太久了,再睡下去伤身啊……你祖母来看你了。”

    初菱迷茫地睁开眼。

    瞧见头顶上是自己房中熟悉的雾蓝色的纱帐,不由得松了口气。

    刚才的那个梦,果然是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