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18章 章十八
    “阿菱啊,站在那做什么呢?”赵氏远远地朝着初菱招手,“还不快点来见过你汪伯母。”

    初菱此时最为庆幸的事便是那好|色的汪遇春还不在。

    他应该是耐不住性子,不愿意与女眷一起插科打闲,所以自己跑走去找朋友玩了。

    但即便如此,初菱也不想过去与汪夫人虚与寒暄。

    乔氏在一旁暗暗地掐了下初菱的腰:“快去呀阿菱,快去。”

    初菱知道,乔氏应该是看上了汪家的门第,将人家汪夫人当成了高枝了。

    只是她还是太单纯,遇事不会细想……赵氏怎么可能会对她们这么好?若真有这么好的夫婿人选,她肯定恨不得揣在兜里捂得紧紧的,这辈子都不会让她们娘俩知道的,更不会巴巴地上赶着介绍给她们。

    那汪家的门第分明就是有问题!

    只是现在人多眼杂,赵氏与汪夫人还紧紧地盯着她们看,初菱就算心中有话,也找不到机会对乔氏说。

    她只能勉强笑着冲赵氏应了声:“来了。”

    边与乔氏一同走过去,想着待会定要找个好时机,将汪家那乱七八糟的情况与乔氏好好地讲一讲,打消她的念头。

    汪夫人身边带着她的小女儿汪敏敏。

    初姣姣站在汪敏敏身旁一步远的地方,正赔着笑与汪敏敏说话。

    汪敏敏却是一副不怎么爱搭理她的样子,初姣姣凑得近了,她还用帕子捂住了鼻子,一副很讨厌初姣姣身上味道的神情。

    汪敏敏脸上明显嫌弃的神色让初姣姣都不由得心虚了,她偷偷地将低头将衣裳扯起来闻了闻,只有淡淡的醉仙桃花的香气,并没有旁的污秽味道,怎么汪敏敏一副闻见了恶臭的模样……

    初姣姣尴尬地垂下眼,微微后退了一步,也不再说话了。

    “汪伯母好。”初菱走上前,冲汪夫人福了一礼,又冲初晴也微微屈了屈膝,笑着道,“大姐姐好。”

    虽然不喜欢这家子人,但该有的礼数还是要做到。

    初菱看着初晴微微隆起的肚子,微笑着关怀道:“大姐姐的胎应是快五个月了吧,瞧着姐姐的气色还是很好呢,想必孩子的养分也是充足的,降生后定会是个极漂亮的孩子。”

    初晴温温懦懦地冲初菱也笑了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旁的汪夫人冷冷打断道:“肚子圆圆的,一看便知道是个女儿,漂亮又有什么用。”

    这话一出,不仅是初晴,连赵氏的脸上也露出尴尬的神色。

    “女儿也好,女儿也好。”赵氏不敢惹这位身有诰命的将军夫人,只得压住了脾气赔着笑道,“女儿贴心嘛,是当娘的小棉袄。”

    汪夫人没有搭理她,而是将头偏向初菱的方向,饶有兴味地打量。

    “你家的这个姑娘不错,容貌是拔尖的,身条也好。”汪夫人说着,视线下移,看了看初菱身后的位置,“那地方也不小,看起来能生个儿子……”

    “……”初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无言地移开了头。

    乔氏看到汪夫人对初菱有意,本还兴致勃勃地想与她攀谈攀谈,但听了这话,脸色也不对了,暗中皱了皱眉头。

    一群人的脸色均是变了,赵氏和初晴的脸更是又黑又红地快要看不出本色,唯有汪敏敏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下巴指了指初菱问:“娘,这姑娘是谁,也是初家的吗?”

    “是了。”汪夫人冲汪敏敏点了点头,“这是你嫂嫂的堂妹妹。”

    “嫂嫂的堂妹妹。”汪敏敏重复了一遍,又问,“嫂嫂不是只有一个堂妹吗,那这个又是谁?”

    汪敏敏说着,指了下初姣姣的方向。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初姣姣的身上,初姣姣预料到将会迎面而来的羞辱,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了。

    汪夫人果然如她所料地轻哼了一声:“管她是谁,应该是个庶出的吧,你不必知道她。”

    说完,汪夫人看了眼天上的日头:“天色不早了,各位,进府去赴宴吧。”

    顶着初姣姣快要嫉妒得喷火的视线,汪夫人笑着看了眼初菱:“阿菱便也与伯母同行吧。”

    ……

    进府的一路上,初菱目不斜视,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汪夫人说着话。

    乔氏与赵氏一同走在后面,赵氏心情颇好的样子,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汪夫人带来的不愉快,还有心情东张西望地赏花。

    乔氏却没心情,她蹙着眉头看着汪夫人的背影,若是最开始见到的时候,她因为汪家的门第之高而昏了头,现在便清醒过来了。眼见着汪夫人对初晴的态度,还有她对初菱说的那句“屁股大好生养”的话,乔氏便不待见她了。

    家里权势再高又怎么样,不将媳妇当人看,也是实非良人。

    “阿菱啊,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那边,汪夫人一脸笑眯眯地看向初菱,“给伯母说来听听,若有合适的人选,伯母也可给你引荐引荐。”

    初菱道:“我喜欢身高八尺以上的。”

    “太高了吧。”汪夫人愣了下,随即讪讪,“怕是进门要撞到门框。”

    初菱道:“强壮些的,最好一拳能打死一头牛。我身子不好,夫君若是强壮些,能保护我,我心中才踏实。若是瘦得像是个小鸡崽,恐怕还得要我去保护他。”

    “一头牛啊……”汪夫人想起自己那个弱不禁风像小鸡崽的小公子,又是讪讪,“不太好吧,你是找夫君,又不是找猛虎。”

    初菱不听她的话,自顾自地道:“最好还要白皙些,若不然我怕以后生下孩子,过于黑了不好看。”

    汪夫人再想起汪遇春那张黑炭般的脸,终于聊不下去了,摆摆手道:“好了,别说了,走了这么久我也渴了,前面有个凉亭,咱们进去里面喝喝茶,歇歇脚吧。”

    ……

    因着今日宸王妃宴请的人数众多,宸王府虽然宽敞,却也到处都是人。

    那亭子名叫锦鲤亭,是府中最为风凉的所在,由一条长长的小径延至湖心。若在夏日,抬头便可看见满池盛放的荷花,即便春日没有荷花,低头也是数不清的锦鲤,一尾尾游来游去,可爱得紧。

    是以亭中早就聚了许多的夫人小姐,挨着栏杆赏景、叙话、喂鱼。

    汪夫人的夫君是征西有功的定远将军,虽然官职只是副三品,但是名声很好,大家都十分敬重,连带着对汪夫人也很是气。汪夫人身边跟着狗皮膏药似的赵氏,面带笑意地与那些夫人寒暄了一圈,终于找了个地方坐下。

    有丫鬟看见她们坐定,连忙端上来三小盘精致的糕点,还有一壶龙井新茶。

    “怎么是茶水?”看着桌上那个景德镇白瓷茶壶,一路都春风得意笑着的赵氏终于愣了下,连脸上的笑意都挂不住了,看向上茶的丫鬟问,“没有酒水吗?”

    “回夫人,没有。”那丫鬟摇了摇头,解释道,“王妃本来是备了酒水的,说今天是好日子,应该让大家尽兴,只是昨晚上四殿下突然托人传了话过来,说大长公主近日身子不爽,闻不得酒味儿,王妃便不敢让人上酒了。”

    “……”赵氏看了眼初菱腰间的香囊,脸色难看得像是踩了一脚狗屎一样。

    她千算万算,倒是没想到能出这个岔子。

    醉仙桃花与酒香混合在一起才能发挥迷|情的效用,如今没了酒,她花了那么多银子弄来这醉仙桃粉,可有什么用?

    倒是汪敏敏很高兴,她听见了四殿下这个名字便兴奋了起来,不敢相信似的又问了遍那丫鬟:“真是四殿下说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汪敏敏高兴得握住了一旁汪夫人的手,颇有些得意道:“娘亲你看,你之前还不同意我与四殿下的婚事呢,可你看如今,我不喜欢喝酒,四殿下便吩咐了宸王妃不许摆酒,这不是心意相通吗?我觉着啊,说不准四殿下于我也是有意的,我并非一厢情愿,而是我们天作之合。”

    即便汪夫人快人快语惯了,说话一向不怎么在意旁人的想法,但听着自己女儿这一番大胆的言论,面色还是变了变。

    “就你话多,什么都是能在外面说的吗?”汪夫人低斥了一句,“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

    看着汪敏敏被凶得怔了下,委屈愤愤地低下头,汪夫人抿了抿唇,看向赵氏道:“初夫人是想要饮酒了吗?”

    “诶?”赵氏本还陷入自己计划失败的忧愁中,没成想还有转机,连忙点头,“是了,是了。”

    说罢,她又怕自己的心思实在太过昭然若揭,心虚地看了初菱一眼,又急忙解释了句:“我只是看着这王府之中风景甚好,想着我家老爷从前总说,美景当与美酒相配,便起了要饮酒的心思……亲家母可有门路?”

    赵氏胸无点墨,能憋出刚才一大句文绉绉的词实在难为她了,初菱垂眼抿了口茶水,不由一笑。

    汪夫人也笑了:“你想喝酒,倒也不难。”

    她道:“因着我那小儿子与宸王世子是同窗好友,两人情趣相投,平素交往甚密,倒是可以不张扬地替咱们去取上一壶来。大长公主如今并不在亭中,想必也不会怪罪。”

    “如此甚好,甚好!”赵氏当即欢欣答应。

    汪夫人便吩咐了身旁的婢女道:“那你便去找小公子来一趟,顺便带壶酒来,告诉他一定要快些来,莫耽搁了。”

    “若是他问我为何要他也来……”汪夫人说着,瞥了初菱的方向一眼,低声与婢女道,“便说有佳人贵,请他一叙。”

    ……

    湖水的另一端,季三低头紧张地看了季衍之一眼:“二爷,咱们现在要过去吗?”

    他们与那亭台隔得虽远,但是因着内力缘故,那边的谈话他们大概也都听得清。

    季三早就听闻那小公子并非善类,又见汪夫人和那赵氏均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心中隐忧。

    “镜血门已经准备好了吗?”季衍之说着,指尖将腕上的檀香佛珠又数了一颗过去,看向汪夫人的眼神却是杀意必现。

    “早已埋伏好了。”季三颔首道,“一旦有所变故,立刻能现而杀之,只是……”

    只是那样便太过暴露了,惹上诛杀朝廷命妇的麻烦不说,他们这十数年来的隐忍便也昭于天日了。

    季衍之自然知道季三想要说什么,他微眯起眼,没有理会,只道:

    “推我过去,再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