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16章 章十六
    “大长公主她,自然是着急的。”赵修明叹了口气,“倒是也有几个人选,却都是平平无奇。”

    “柳丞相家的第五个孙女,家世很好,听说又是个才女,只是有才便罢,性子却木讷得很,且眼睛也不怎么好,许是看书多了,年纪轻轻的眼便给看花了。我可不敢娶她,我怕她半夜里念诗经给我听,也怕她那双眼睛不顶事,平日里来来往往地,再不小心伤着我。”

    “刘侍郎家的嫡亲妹妹,家世一般,但性子倒是很好,温言软语,贤惠柔善,只是性情好便罢了,长得却不怎么样。倒也不是说她多丑,毕竟鼻子也是鼻子,眼睛也是眼睛的,什么都没缺,可……黑了些,瘦了些,仿佛往年间没吃过饱饭似的。

    倒也难怪,她家本是乡间的小门小户,虽说她哥哥有几分本事,中了状元,又短短几年就平步青云做了礼部尚书,可先前的家境究竟是不好。书是她哥哥中举后才读的,饭也是她哥哥中举后才吃饱的,未免小家子气重了些,不可不可。”

    赵修明与季衍之慢条斯理地说着,分析利弊,说前两个的时候神情还算是淡然,直到说到第三个,嘴角撇了下来。

    “还有定远将军家的那个小女儿汪敏敏,她真的是……我不知该怎么说,反正她真的是,讨厌得紧!”

    季衍之先前一直漫不经心地把玩腕上的那串紫檀佛珠,直到听见定远将军这四个字,抬起了眼:“定远将军家……怎么了?”

    “我也不知该怎么说……衍之,你小时吃过那麦芽糖吗?”赵修明的眉也皱起来。

    季衍之摇摇头道:“未曾吃过。”

    “……你竟连这也没吃过。”赵修明摆摆手道,“罢了,没吃过也不妨事,你只需知道那糖又甜又腻,黏得粘嘴便好了。汪将军家的那个小女儿,便就如这糖一样,黏人得紧,甩都甩不掉,搅得人心烦意乱!”

    “能有资格被大长公主看上眼做皇子妃的,无论是家世还是容貌,必定都是出类拔萃的。”季衍之淡淡笑道,“四殿下刚刚的这些话,若是被人家的父母听见,恐怕要觉得有辱门楣了。”

    赵修明道:“你勿要说出去便好了。”

    顿了下,又接着道:“只是,衍之,你刚才也说,姑母为我选妃,看的不过是家世和容貌而已,其实……若要我说实话,姑母选出的那些女子,她怕也不是真的正眼瞧得上的。姑母是什么样的女人,整个天下,她与皇后太后三分秋色,或者说,就算皇后与太后的地位也是不及她的。”

    赵修明道:“她已拥有了世间女子可拥有的一切,又怎么会再瞧得上别人,所谓选妃,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季衍之道:“恭嫔娘娘虽然是殿下的生母,但大长公主毕竟从小抚养殿下长大,母子之情,无需多论,她定然是最为惦记你,也最为你的前程考虑的。”

    季衍之说着,眼看赵修明一副不爱听这话的样子,话锋一转,忽的又道:“只是前程虽然关系重大,婚姻一事也是十分重要,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不止是皇位,还有你的妻儿。”

    “衍之你……”赵修明意外地看向季衍之,“真是难以想象,这些温存之言,竟是出自你的口。”

    赵修明说着,又赞许地点点头:“不过,言之有理即是。”

    “所以,你若想要选妃,不要只等着大长公主为你来选,你得亲自去看。”季衍之道,“明日宸王府中暮春宴席,朝中五品以上的官员及女眷都会前来,为上上良机,我想着,其中必有你所满意的佳眷。”

    “……”

    季衍之的话说到这里,赵修明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来季衍之耐着性子与他说了这样许多,果然不是真的关心他,而是另有所图。

    赵修明似笑非笑:“衍之啊,你不会是觉着自己在王府中不好出面,所以让我去,好护着你那未过门的小小娇妻吧?”

    季衍之不语,只是默默地看着赵修明。

    赵修明本还能理直气壮地与他对视,可季衍之那双墨色的眸子永远沉沉的没什么情绪的波动。赵修明本是占理的那一方,被季衍之看着,却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似的。

    过了半晌,还是败下阵来。

    “求人办事,竟还如此强硬……”赵修明皱着眉头喋喋道,“无论怎么说,我也是堂堂殿下……”

    季衍之忽的打断他道:“殿下今日前来絮絮这么久,怕不是只为了与我下棋吧。”

    赵修明诧异地看了季衍之一眼,心头一动,听季衍之继续道:“我听闻,最近北狄掠我大齐边境,毁了十年前定下的休战条约,陛下很是恼怒,想要发起战事,一举平定北狄。开战便要囤积粮草,而最近江南大旱,粮食银钱均是吃紧,太子怂恿下,陛下便派了四殿下协助户部尚书江雅芝,一同筹集钱粮。”

    赵修明的眼神变了变,随即一笑道:“衍之的消息果然是灵通,我还一字未题,你便已知道天下事了。”

    “四大银庄最近的日子也是不舒坦,他们没钱借给你们,江雅芝那边显然是难以交差了。”季衍之道,“不过,我倒是有一百万两的闲银,可以两分之利挪借给四殿下,不知殿下想要与否?”

    赵修明没想到季衍之竟然这样痛快,当即站起了身,冲季衍之虚礼作了一揖:“两分之利自然是好办,但不知衍之除了这利息外,还有何旁的要求?”

    季衍之微微笑道:“无他。只明日暮春之宴,殿下帮我一忙即可。”

    赵修明拱手大笑:“如此一来,悉听尊便!”

    ……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全,初府早早地便亮起了灯笼。

    只因着初府与宸王府虽然同在京城,但是路途遥远,还是需早做准备。

    乔氏前天晚上亲自去了初菱的房中,耳提面命地要她好好打扮,又仔细地叮嘱了翠翘与来春万万不可放松二姑娘的仪容。是以即便初菱并不情愿,也被两个丫鬟按在椅子上,精精细细地好好装扮了一番。

    她穿着昨日赵氏送来的烟粉色长裙,梳了个灵蛇髻,妆容也是娇嫩可人。

    初菱本就生得精致,乔氏是江南的小世家出身,虽然之前性子软弱了些,但是知书达理,气质也是一派温婉素雅的样子,初菱从小随她长大,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学了她的三分江南柔情。但初南安又是地地道道的北方男人,生得剑眉星目,器宇轩昂,虽是文臣,但也有几分英气,初菱也有着初南安的几分飒爽英气。

    所以才养成了初菱这样柔弱但不软弱,外中有柔,内中有刚的样子。

    “姑娘真是美。”去大门口乘马车的路上,来春挽着初菱的手臂,嘻嘻笑着贴在她耳边道,“奴婢之前未进府中时,也远远见过几次高官显贵家的姑娘,觉着她们虽然貌美,但终究少了几分独到之处,当不起大家闺秀这四个字。但姑娘就不一样了,依着奴婢说,姑娘装扮之后,比那宫里的公主还要美上几分呢。”

    “就那么好看?”初菱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倒没觉得自己多美。

    之前除了乔氏没人说过她美,后来嫁进宸王府,季衍之也从没说过她美。

    如今被来春这么一夸,初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来春还没说话,便听见马车内传来一道妇人酸溜溜的声音:“生得美有什么用。”

    赵氏掀开帘子,露出面若圆盘的脸来,她看着初菱,虽然是笑着,眼底却也没几分真心。

    “女人这一辈子,归根结底还不是想要寻一个好婆家,你生得虽不错,但若是想找个达官显贵的好人家,却也不一定有那个好造化。”

    赵氏说着,看向坐在她一旁的初姣姣,不冷不热问:“姣姣啊,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