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15章 章十五
    季衍之的神情瞬间一变,拧眉道:“让他进来。”

    席明应声而进,许是上次被季衍之打怕了,这次刚一进门,他便如同筛糠一般地抖着,跪伏在了季衍之的身前。

    “什么香囊?”季衍之看着席明,“有何问题?”

    “奴才也是一早上去给大夫人送东西的时候,偶然才看见那香囊的。”席明的额头都快贴到了地上,咽了口唾沫道,“奴才与大夫人身边的思德相熟,便顺口问了句,那香囊闻起来好香的味道,做工也精细,竟好像宫中妃嫔才用得起的物件,大夫人是拿来送给谁的?”

    “思德说,是送给阿菱姑娘的,奴才想起之前二爷的嘱托,一下子便起了戒心。”

    席明说着,微微抬起头,本想在季衍之眼中看到一丝赞赏,但一对上季衍之如同淬了冰的眸子,又打了一哆嗦,再次低下头,语速也快了几分:“奴才便问思德,可否将香囊给奴才看一看,奴才从未见过那等好物件,思德同意后,奴才趁她不备,打开香囊,倒出了一些香粉来。”

    季衍之朝席明伸出手:“给我看看。”

    “……是。”看着季衍之的手,席明忍不住又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季衍之的手虽然看起来极为白净修长,如同个普通贵家公子的手一般,但是隐隐约约的,却透着股肃杀的血腥气。

    席明不敢多想,连忙送袖子里掏出个纸包来:“香粉在这里。”

    季衍之接过来,只轻轻一闻,眼中便闪过一抹杀意:“醉仙桃花。”

    席明抬起头:“二爷好见识,奴才拿了这香粉去了京中最有名的醉香阁问过,这确实是醉仙桃花。”

    听见这香的名字,连旁边一直默默品茶的赵修明都偏过了头。

    “我听说,这醉仙桃花是西域的一种极为名贵的香料,很不易得,一般是……给最负盛名的花魁所用。西域有一种清魁,虽容貌绝色,却卖艺不卖身,十分高洁,所以便经常有达官显贵起了心思,非要清魁屈就。”赵修明道,“此时,便会用这种醉仙桃花粉。”

    季三也接了话茬:“这粉味道极为清雅,香味却不弥漫,只会在用香人的身边才闻得到。若是平常的时候,倒也无事,虽然味道出众,却也只是一种普通的香粉而已,但若一碰了酒香……”

    季三不敢说下去了,看向季衍之的脸色。

    季衍之捏着那香粉的指尖都已变成了淡淡的青色。

    季三眼前忽的一阵迷蒙,他下意识闭上眼,等再睁开,发现季衍之的手上只剩下些许油纸的碎片,刚才的那些香粉尽数不见,已经被季衍之的掌力催化为烟雾,消失于空气中。

    季三心中一紧,慌忙跪下:“二爷……”

    “若一碰了酒香,便就是世间最烈的催|情之药。”季衍之忽的冷冷地笑了一声,“赵氏,她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席明瑟瑟发抖,他被那香粉呛得肺疼,想咳,却又不敢咳。

    直到季衍之终于看向他道:“这次算你有功,去季三那里领赏,便回去吧。”

    席明听言长长舒了一口气,喜不自胜地叩头道:“奴才谢二爷赏。”

    说完,便与季三一同出去了,院里只剩下季衍之与赵修明二人。

    树上的夏蝉已被捕尽,院内安静,一丝声响也无,唯有簌簌风声吹过,更显静谧。

    赵修明抬头,见季衍之闭着眼靠在椅背上,宽大的玄色袖袍垂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赵修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又闭口不言。

    赵修明知道季衍之的性子,那是个极为专断与果决的人,尤其厌恶有人插手他的家事。是以,就算他贵为皇子,又与季衍之是多年密友、旧时相交,也是这世上极少数知道他除了宸王府中不受宠庶子之外的身份的人,也是不敢妄言许多的。

    所以刚刚季三进来后,赵修明便连忙端起了茶碗慢悠悠地喝茶,表明自己不曾关心季衍之的家事。

    直到听见了初南成这个名字。

    赵修明半口茶梗在喉头,一直到现在季三出去,都咽不下去。

    季衍之虽未睁眼,却也察觉到赵修明的异样,指头在轮椅的扶手上敲打几下:“殿下怎么了?”

    “……”赵修明本想打个哈哈把此事过去,但迟疑半晌,还是忍不住问,“刚才所说的初南成,可是太子身旁那位四品属官、太子府少詹事初南成?衍之,你如何与太子的人有了联络,怎的没有与我说?”

    “现在不正要与殿下说了。”

    季衍之淡淡一笑问:“不知殿下对这位初少詹事有何观感?”

    见季衍之如此坦坦荡荡,并没有对他三心二意的样子,赵修明刚才紧提着的心放下了些许,嘴角紧绷勉强的笑意也自然了许多。

    不怪他多心,连多年密友都要怀疑。

    只是皇室之中,人心易变,他也不敢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罢了。

    还好季衍之的回答让他安心。

    “区区四品官员,还轮不到我对他有何观感,只远远见过一面而已,约是一次宫宴之中。”

    赵修明说着,脊背靠向后方,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那只白玉茶盖:“不过我对他印象颇深,因着还隔着四五丈远,他见了我,就急忙跪下请安,巴结之意无需言表。我当时还以为,是个什么有求于我的人,要与我攀关系做事,后来才知道,竟是太子的人。”

    “太子怎会留这等人在身边。”赵修明的眼神有些讥讽,“打眼一瞧便知是蝇营狗苟之人,眼角眉梢俱是奸诈之气,这样的人自然是趋利而来、利尽而去,无半分忠心可言。太子就不怕他到时反咬一口,落井下石吗?”

    季衍之道:“若太子真的那般英明,我又为何会与殿下亲近?”

    他这话说得淡然自然,听得赵修明嘴角一抽,不由苦笑道:“衍之,你这脾性……”

    话说一半,赵修明摇摇头:“罢了,多说无益,只盼着以后你能娶一悍妻,治得住你。”

    说罢终于想起刚才说起的事,赵修明疑惑问:“只是,初南成那等小人物,你怎么忽的想起他来了?太子虽然昏聩,但身份高贵,皇后又是山东高氏大家之族,底蕴丰厚,身边文臣武将聚集,六部之中有三部是他的人。初南成小小太子府少詹事,实在上不得台面,就算要除掉他,又何必你苦心经营,竟还要笼络他身边之人呢?直接用镜血门杀了便是。”

    “如今还杀不得。”季衍之微微敛目道,“内子还未过门,他若死了,恐怕内子的日子会不好过。”

    “……”赵修明又是一愣。

    他终于又想起刚才季三口中提到的那个阿菱姑娘。

    赵修明坐直了身子震惊问:“衍之,你何时定亲的,我怎么一丝都未听说?”

    “虽还未定。”季衍之道,“却也快了。”

    “……”赵修明分明在季衍之的眼底看到了一丝愉悦与得意的神情。

    他还从未看季衍之得意过。

    在赵修明的眼中,季衍之是个少年沉稳的人物,或许是因着年幼时家中主母悍妒,他吃过不少苦头,也从小便养成了心事从不与人说的阴郁性子。加上后来又被陛下送到了魔窟那样凶残的地方训练,亲眼见过数不清同伴的惨死,性子便更加孤郁。

    赵修明实在想不出,像季衍之这样见生死为常事,经历过无数风浪,最后踩着死人堆爬上封顶的人,

    那个阿菱姑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才能牵动他的心绪?

    赵修明好奇心起,很想继续问个明白。

    可思及季衍之对那位姑娘的爱护程度,以及他向来的护短性子,一时又不敢问了,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对,触动了季衍之的逆鳞。

    赵修明的心中还没把这件事想明白,忽然听见季衍之开口道:“四殿下今年应是二十有三了吧。”

    赵修明眨了眨眼:“是,我与衍之相差不多。”

    季衍之看向赵修明道:“四殿下年纪也不小了,膝下却仍旧只有一幼女,子嗣不丰不说,连皇子妃都未曾娶。太子只比殿下年长三岁,如今已有二子三女,宫中良娣侍妾不可计数。不说太子,就连五皇子都已娶亲,且五皇子妃已经身怀六甲了。”

    季衍之笑了下:“四殿下如此情景,可与夺嫡无益啊,不知大长公主心中是否也是着急的?”

    赵修明舔了舔下唇,他看着季衍之的眼神,心中有一种极为怪异之感。

    他总觉着,季衍之并不是真的关心他何时娶妻生子的……而是另有所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