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12章 章十二
    “你大伯母……”乔氏犹疑一瞬,看着那织锦绣云纹的包袱皮,“她怎么忽然这么好心了?”

    “谁知道呢。”初菱垂了垂眼皮,将那包袱打开瞧了瞧。

    果然是上好的料子。

    烟粉色的外衫配上乳白色的内裙,均是蚕丝制成,上头绣着苏绣的花纹,不仅颜色清新好看,连样子也是京城最近最时兴的样子,前几日上街,初菱就看见好些矜贵家的姑娘小姐在穿。

    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连乔氏看在眼里,眼睛都亮了亮:“还真是不错。”

    看在初菱与乔氏都是喜欢的样子,翠翘在旁边笑了笑,插话道:“别看大夫人平日里总是冷着脸,好似不近人情似的,其实心里还是惦记着咱们姑娘的。奴婢听说,这料子是上个月初晴姑娘特意从定远将军府差人送来的,是将军夫人也爱用的料子呢,大夫人自己都舍不得用,但为了给咱们姑娘长脸,竟然舍得掏出来了。”

    “……她倒是有心了。”听了翠翘这话,乔氏虽然心中还是纳闷,脸色倒是松快了一些,“阿菱,要不然,你就拿去试试?”

    初菱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料子,没有说话。

    她并没有乔氏那样好糊弄。

    经历了上辈子的事,初菱心中对大伯父与赵氏这对夫妻心中的算盘门儿清,对他们奸恶的性格也是了如指掌。上辈子父亲落败之时,大伯既然为了保全一己私利,不惜将自己的亲侄女送去别人的王府上当妾,那么如今,他们便不可能好心好意地送来衣裳,要给他们家长脸。

    初南成和赵氏巴不得她们娘俩丢脸才好。

    “就只送来一件衣裳吗?”初菱抬脸看向翠翘。

    “并,并不是的。”翠翘抿了抿唇,上前一步,将包袱里的衣裳拿开,“大夫人还送来了一只香囊。”

    怕初菱不肯要似的,翠翘将那只香囊拿出来,巴巴地捧到初菱的眼皮子底下,低声补充道:“大夫人说了,姑娘家若是想出彩,不仅要人好看,衣裳好看,若有如无的香气更是关键。大夫人说了,姑娘如今还没议亲事,明日去宸王府是再好不过的时机,若是碰着了什么心仪的男子,从他身边走过去,留给他一抹香气,定能让他魂牵梦萦,魂不守舍的。”

    翠翘这话说的心虚,眼睛一直垂下看着地面,是以并没有看到初菱在看到那只香囊时,猛地一沉的脸色。

    乔氏也没看到初菱的神情,她回味着刚才翠翘的话,不满地撇下嘴角:“什么魂牵梦萦,魂不守舍,我听了怎么这样不舒服,好似要我们姑娘去勾男人似的。”

    乔氏心中有气,对着翠翘的语气也不那样亲和:“还有你,一口一个大夫人、大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那赵氏才是你的主子,咱们家二姑娘倒是你的外人了。”

    这话说得重了,翠翘猛然抬起头来:“没有的夫人,奴婢没有那个意思!”

    初菱打断乔氏还要开口的话:“好了,娘,你吓她做什么。”

    说着,初菱将衣裳与香囊都收起来,看向翠翘笑了下:“这些衣裳我很喜欢,那个香囊尤其喜欢,大伯母知道我的身材,料想这衣裳也不必试了,定是刚好合身的,直接收下便好了。你将这包袱拿回我房里去,再跑一趟腿,去大伯母房中,告诉她这份心意我领了,谢谢她的辛苦。”

    翠翘闻言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知道了姑娘,奴婢这就去办。”

    眼看着翠翘抱着包袱皮又跑远了,乔氏收回目光,眉心微蹙:“阿菱,你觉没觉着这事奇怪?”

    “嗯?”初菱看向乔氏,“娘亲觉得哪里奇怪?”

    “我不信赵氏那妇人忽然心疼起你。那日你去她那里请求出门一趟买些首饰,不是还遭她奚落了吗?怎么忽的就转了性子。”乔氏坐下身,慢慢地分析道,“而且,我觉着翠翘那丫头最近也有些奇怪,倒不是说她做了什么错事,只是那神态举止的,好似心里藏着什么事似的,与你也生分了许多,突的变得气起来了,她从前可不是这样的性子。”

    初菱问:“那娘亲觉着翠翘为何会变成这样?”

    乔氏抬起头,惊疑不定地道:“她不会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自个儿心虚了吧?”

    初菱笑了起来。

    她没想到乔氏竟然会思索这些,且想到的东西都还很对。

    她坐在乔氏身边,握住她的手,温声道:“自从姐姐进门之后,娘亲似乎变化了许多,从前的时候,娘亲可不会想这些的。”

    “我这也是没办法。”乔氏叹了口气道,“是你父亲太不中用。”

    “从前的时候,他对咱们没多好,但是好歹也是尽了父亲的责任的,没短缺过你和阿瑾的吃穿……”

    想起什么,乔氏愤愤道,“自从有了那个白氏,我才知道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还好那白氏死了,若不然等她的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若是个男孩,你爹岂不是更要偏袒她们,甚至将咱们母子三人都给赶出去?”

    初菱的眼神闪了闪,乔氏不会知道,在上辈子,白氏没死,初南安真的是像她猜想的那样的做的。

    “不过如今就好了。”乔氏拍了拍初菱的手背,“娘想通了,再不会像从前那般得过且过了,决不会让你那个姐姐抢了你应得的东西!”

    ……

    从乔氏的院子里出来,初菱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她实在没想到乔氏会有这样的变化。

    在初菱的记忆里,上辈子,直到初南安身死,乔氏也一直是那样懦弱的性子,没有在和白氏的争斗中占过一点上风。

    如今的性格却强硬了起来。

    但是仔细想一想,初菱觉着,上辈子乔氏的懦弱或许也有她的不得已之处。

    因着,上辈子初菱的性子并没有比乔氏好上什么,她帮不得乔氏什么,乔氏只能孤军奋战。

    又面临着白氏那样泼辣强大的敌人,且白氏有着初南安的宠爱,还有子女傍身。

    或许乔氏也想要为自己争口气,只是,她实在是没有赢的胜算。

    这辈子就不一样了,她会帮着乔氏。

    而乔氏似乎也能感受到初菱的变化,初菱的硬气便是她的底气。

    初菱心中想着,这辈子,她们母女同心,定是不会再走前世的老路的。

    ……

    回到自己的院子,来春正拿着一把大剪子,站在凳子上剪花枝。

    “姑娘回来了。”瞧见初菱进来,来春咧嘴笑了下,指着金灿灿的迎春冲初菱道,“姑娘您看,今年的迎春花开得真好,春来喜事到,今年定会有喜事来的。”

    “那便借你吉言了。”初菱抬头看了看花,也笑了下,“翠翘呢?”

    “她好似是去大夫人的房中了。”来春问,“姑娘可是有事?”

    “随口问问而已。”初菱道,“她去了很久了,还没有回来吗?”

    “没回来呢。”来春抓了抓耳边的碎发,“可能是有事耽误了时辰吧。”

    “无妨。”初菱说着,便往屋中走,“我有些乏了,去午睡一会,待会若过了时辰你便叫我。”

    “诶,奴婢知道了。”来春应了声,眼看着初菱就要进门口,她眨了眨眼,小声叫了初菱一声,“姑娘。”

    “嗯?”初菱回头。

    “姣姣姑娘也在屋中呢。”来春跳下凳子跑到初菱身边,贴着她的耳朵道,“姣姣姑娘在屋里好久了,奴婢刚才进去洒扫,瞧见她偷偷地摸大夫人送您的衣裳,好似很喜欢呢。”

    初菱短暂地“哈”了一声,随即笑起。

    “行啊,我进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