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11章 棒子与甜枣
    初姣姣被初菱这直白的问话惊得一愣。

    即便在黑暗之中,脸也禁不住红了。

    她答是也不好,答不是也不好。

    若是说是,就坐实了她攀炎附势、恨不得早有男人的名头,这对风俗传统的大齐的女子来说,可不是个好名声。

    若是说不是,初菱便会拒绝她,那她以后的亲事可怎么办?

    “我……”

    初菱托着腮坐着,在月光下静静打量初姣姣此时可笑的神情。

    “姐姐不止是担忧自己,也是担忧妹妹。”初姣姣终于想出了一个好答案,她也坐起身,楚楚可怜地看了初菱一眼,“姐姐听说,妹妹年近十五,也是还没议亲事的。妹妹你久在高门大院中,不晓得外头俗家的那些事,这京中的那些好人家呀,男儿大多都早早就定亲了的,剩下那些十六七岁还没有未婚妻的,大多是歪瓜裂枣,上不得台面的。就算是有些好男儿少年时期醉心读书,所以不肯求娶的,他们和家中也大多喜欢年轻的女孩家,不喜欢老姑娘的。”

    初菱笑道:“妹妹我还未及笄,自觉是担不起老这个字眼的,姐姐口中的老姑娘,可说的是自己吗?”

    “我——”初姣姣又是愣了一下。

    随后讪讪地笑了下:“姐姐确实是比妹妹年长几个月,妹妹若说是,那便是吧。”

    看着初姣姣尴尬的神情,初菱的眼中闪过笑意,语调慢慢地道:“其实,妹妹也觉得姐姐的担忧是对的。”

    “是吗?”听见初菱说这话,初姣姣的眼神变了变。

    她嘴角勾起一抹温婉的笑意,本以为初菱是真的觉得她说的对,与她同病相怜,刚想附和几句,又听初菱道:

    “妹妹是家中嫡女,父亲是朝中的正五品官员,母亲家中虽然没什么权势,但也算是书香门第,家风清正。况且妹妹年幼,姿色自认还是有几分的,才气即便比不得那些名门贵女,但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全都能拿的出台面。是以即便是如今还没有议亲,妹妹也是从不忧愁的,母亲疼爱妹妹,事事为妹妹着想,妹妹自信母亲定会为妹妹找一门她能找到的最好的亲事。”

    初菱顿了顿,又笑道:“可是姐姐的境况就不同了。”

    眼看着初姣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初菱仍旧是一字一句说得缓慢又清楚,并不带什么嘲讽的语气,反而是真心实意为初姣姣着想分析似的:“姐姐的母亲白氏是那样的出身,且到死也是个外室,进不得族谱,姐姐虽然现在被接回了家中,但究根结底,只是庶出不说,还落得个私生的名声,这事即便是父亲想为姐姐隐瞒,可是又怎么能瞒得住呢?况且姐姐的教养……”

    初菱恳切道:“妹妹知道父亲和白氏都疼爱姐姐,只是白氏毕竟学识甚少,古有孟母三迁,可知环境对人性子养成的重要,而白氏是那样的性子,即便姐姐天赋再出众,怕也是被耽误了。而那些高门大户的,最在意的便是这两样——出身、和教养。”

    初姣姣闭了闭眼,终于听不下去:“你别说了……”

    初菱像是没听到她的阻拦似的,继续道:“由此可见,姐姐的亲事真是顶顶恼人的事情。姐姐心性高,小门小户的庶子,你定是一百个看不上,而大家大户的子侄呢,定也是看不上姐姐。想来想去,姐姐好歹有着和白氏一样美丽的容貌与勾人的性子,说不定遇上的那些喜爱姐姐美色的男子中,也有一两个的家世是姐姐能看的过去眼的,若是如此,那便就太好了。”

    经过初菱如此一番评头论足,初姣姣连尴尬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她尖尖的指甲扣紧了被子,努力想要勾一勾嘴角,发现实在笑不出来,只好强压着怒火,让自己的急躁不至于全部显现:“妹妹这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妹妹心直口快,说的是什么意思,心里想的就是什么意思。”初菱微微一笑道,“不过是心疼姐姐,急着为姐姐出谋划策罢了,姐姐不会怪罪妹妹吧?”

    初菱学着初姣姣刚刚的样子,装模作样地道了句怪罪。

    初姣姣闭着眼轻呼了口气,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自然是不会怪妹妹的。”

    “那便好。”初菱状似愧疚地握住初姣姣的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手背,“姐姐呀,你也别急,今日晚上的话,我们谁都不要告诉旁人,你与妹妹说的话,妹妹也都会放在心上的。明日一早,妹妹就去娘亲的房中,将姐姐的意思转达给娘亲,定会给姐姐寻一门最好的亲事,姐姐且放心便是。”

    说完,初菱看了眼窗外的沉沉夜色,打了个哈欠道:“夜深了,妹妹实在是乏了,姐姐也早点睡吧,明日一早咱们还得去给祖母请安呢。”

    说罢,初菱理了理枕头与被子,倒身便睡了下去。

    留下初姣姣坐在原处,脸色都气得苍白。

    她真不知初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打一棒子又给个甜枣,当她是个小孩子还是个傻子?

    只是如今人在屋檐下,她也不得不低头。

    只希望初菱真如她刚才所说的那样,会找乔氏给她说一门亲事。

    初姣姣偏头看着初菱的睡影,心中恨恨地想着——若是她将来能够飞上高枝,第一件事,就是让这对母女死得难看!

    ……

    第二日辰时刚过,初菱便到了乔氏的院中。

    看见乔氏怀里抱着初瑾,正嘴里咿咿呀呀地哄着,逗他吃早膳。

    “阿菱来了。”

    看见初菱进来,乔氏停下手中的事,赶紧招呼初菱坐下,边仔细地端详她的脸色:“瞧你的脸色不错……昨夜睡得可好吗?”

    “睡得很好。”初菱坐在乔氏的身边,将初瑾接过来抱在自己的腿上,嘴唇亲了亲他可爱的小脸,“还梦见我们家阿瑾长大了,成了个风流倜傥的俊俏公子,好多姑娘排着队要嫁给他呢。”

    乔氏听了,嗔怪地看了初菱一眼:“你这做姐姐的,他才三岁,你便这么逗他。”

    “不过,看你脸色还好,我就放心了。”乔氏道,“我昨日担心得睡不着觉,担心你猛地与人同睡会睡不着觉,又担心你那个劳什子的姐姐待你不好。阿菱,你可要多长几个心眼,我瞧那个初姣姣虽然瞧起来温弱无害的,但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和她住在一起,处处小心点,别被她给算计了。”

    初菱喂着初瑾吃牛乳羹的动作顿了下,抬起头冲乔氏笑笑:“娘亲说的是,女儿知道了。”

    “你知道便好。”乔氏点点头,又问,“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她人呢,独自在你房中吗?”

    “她在祖母那里。”初菱道,“伺候祖母用早膳呢。”

    “殷勤倒是献得很快。”乔氏冷哼了一声,想起了什么,又道,“你爹爹昨夜和我说了三四次,说她年纪到了,让我赶快给她找门亲事,阿菱,这事你怎么看?”

    初菱将小碗里最后一勺牛乳羹喂给初瑾,看他乖乖地吃下去,又用桌上的帕子给他擦了擦嘴,交给周嬷嬷抱走。

    “我……”初菱开口刚说了一个字,忽然听见外头翠翘的声音。

    “姑娘,你怎么在这呢,可让奴婢好找。”

    翠翘脸上脖子上都是汗,看得出来跑得很快,怀里还抱着个包袱。

    她急匆匆地进了门,草草给乔氏行了个礼,又冲初菱道:“这是大夫人让奴婢给您送来的衣裳,说是天蚕丝的料子,名贵得很呢。大夫人说了,明日便要去宸王府赴宴了,想着您柜里的衣裳还都是旧时的料子,怕传出去让人说闲话,便送了套新的来。”

    看着初菱波澜不惊的眼睛,翠翘喉头哽了下,略有些心虚地偏开了头:“大夫人说了,让您赶快试试合不合身,若是肥了瘦了,现在就得差人改,要不怕来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