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8章 意外
    终于从翠玉轩出来的时候,已是正午过了。

    翠翘手里抱着初菱刚刚买的两只素银簪子,低头默默走路,边听着来春喋喋地说着刚才的事。

    “那个白氏也真是的,脑子里不知充了哪条河沟里的水,大庭广众的跑到咱们这来丢人。”来春哼了一声,“还好咱们家姑娘机敏,三言两语便说得她话都说不出,只敢撒泼,谁料到她泼也撒不出呢,被我一掌就打了回去。”

    来春笑着:“也算是出了一口气了!”

    初菱也笑着看着来春比比划划地回忆刚才打白氏的那一掌,摇摇头,暗道一声这孩子果然年纪小,活泼又单纯,心里却是想着旁的事。

    一是白氏与赵氏的关系。

    刚刚白氏突然到了翠玉轩,不可能是她恰巧路过,看她那架势,应是做好了准备来给她难堪的,是赵氏身边的思德通风报的信。既然思德能知道白氏的住址,还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能劝服她前来,足以说明,白氏与赵氏应是早就有了联系的。

    虽然初菱暂且还想不通,赵氏一个堂堂四品大员的嫡妻,初家的当家主母,为何要和白氏这个出身花柳的外妾搭上关系。

    但这层关系足以给初菱以危机感。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耳边风最难防。白氏深得初南安的宠爱,又被赵氏所控制,而初南安又是个耳根子软、目光短浅的人,初菱不得不担忧初南安是否会做出些愚蠢的举动,伤及她的母亲,还有初家的利益。

    她必须得尽快想出个办法,让白氏在初南安身边消失。

    可这件事谈何容易。

    初菱揉了揉发痛的额角,想到了第二件事——刚才在翠玉轩里替她解围的那个妇人。

    刚才在翠玉轩里,兵荒马乱的,初菱虽然表面镇定,但她年纪尚小,阅历也浅,心中难免也有所隐忧。是以与那个妇人相对之时,初菱虽然分辨出来那应是位尊贵的人物,却也没心思细思。如今得了空,初菱渐渐回忆起一些了不得的细节。

    比如那妇人无名指上的蓝宝石护甲。

    蓝宝石本不是什么极为稀罕的东西,虽然贵重,却也有很多人能用得起。

    只是那妇人的护甲上,分明有着淡淡的金凤花纹。

    不是一条金凤,而是百鸟朝凤。

    这便不是谁都能用得了的了。

    除了皇后、太后,若是其他普通女子用这样的花纹,那便是僭越,是大不敬。那可是杀头的死罪。

    可是,皇后与太后都在宫中,哪里会跑到翠玉轩来抛头露面地买钗环呢。

    初菱边胡思乱想着,边在来春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坐定的那一瞬,忽然福至心灵似的,初菱想起了另一个人物。

    当今陛下的亲姐姐——端齐大长公主。

    这普世之下敢用百鸟朝凤纹样的人,除了皇后与太后,也就只有她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初菱的心都跳得快了一些。

    来春与翠翘都发现了她的异样。

    两人对视一眼,翠翘抿抿唇,率先开口问初菱:“姑娘,您怎么了?”

    “无事。”初菱摆了摆手,向后轻轻靠倒在软垫上,“只是想到了一些以后的事。”

    “以后的什么事?”来春轻笑一声,眼珠一转,侧过腰去贴在初菱的耳边与她逗笑,“难不成是想到了以后夫婿的事,姑娘想要嫁人了?”

    “胡说什么!”初菱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下,脸随即便红了起来,装模作样地去掐来春腰眼上的肉。

    “你还没到十四岁,怎么想到了这些有的没的,难不成是你想嫁人了?”

    来春边躲边求饶,又笑道:“奴婢才不嫁人,男人有什么好的,不如一辈子跟在姑娘身边。倒是姑娘,已经十五岁,下半年过了生辰就及笄了,却还连亲事都没定。姑娘这样好,奴婢是替姑娘着急,盼着姑娘早日定下一门知心的好夫婿,以后能疼着姑娘。”

    听了这话,初菱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看着来春的眼睛,半晌后偏开了头道:“你还小,果然是太天真。”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好夫婿,是父亲好,还是伯父好?哪个不是一房一房妾室地抬进来,平白惹人厌烦。与其想着让男人来疼我,不如我自己有了银钱,有了自由,能够自己疼自己。没定亲事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我这辈子,是没有想过要嫁人的。”

    ……

    许是来春在马车上提了嫁人的话头,初菱一整个下午都没什么心情。

    晚上的时候草草吃了口饭,便上床睡了。

    这一夜里,果然没有做什么好梦。

    初菱一会梦见季衍之那双冰冷的手死死地扣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冷得瑟瑟的发抖。

    一会梦见季衍之贴着她的耳边,一边浅浅地含着她的耳垂,一边重重地抚摸她身上被火炙烤后留下的疤痕。

    季衍之最喜欢她的双腿,从前她的双腿还完好的时候,季衍之最喜欢脱掉她的鞋子,将她的腿搭在自己的膝上,用手指从上至下一遍遍地滑过。后来她被烧伤,季衍之还是喜欢她的腿,却不再那样轻柔地抚摸了,而是重重地,每次都像是想把她的疤痕挖下去一样,重重地揉。

    初菱在梦里怕极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在梦里也拼命地挥动,像是想把眼前的人赶走一样,眼泪也汩汩地往下流。

    “不要,不要……”

    不知过了多久,初菱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握住了她的,随后响起了来春的声音。

    “姑娘,醒醒,您做噩梦了,快醒醒。”

    来春一遍遍地在她的耳边叫她,迷迷糊糊地,初菱终于从那个梦魇中逃离了出来。

    睁开眼,天已经大亮了。

    来春与翠翘同是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初菱揉了揉眼睛,她浑身无力,吃力地才能坐起来,低声问:“现在几时了?”

    “辰时已经过了。”这句是翠翘答的。

    她说完了又停顿了一会,忍不住又道:“姑娘,老爷那边出事了。”

    初菱抬起眼,愣愣问:“什么?”

    翠翘声音颤抖着答:“姑娘,白氏,白氏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