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7章 解气
    季衍之的身旁,翠玉轩的大掌柜齐良瀚正颤颤巍巍地给季衍之倒茶。

    他实在是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刮了什么风,怎么将这尊瘟神给吹了来。

    因着季衍之腿脚不便,大部分时候都待在长行银庄中,平日里是不爱出门的。

    屏风后面,翠玉轩的伙计们都不认识季衍之,只当是个气质冷贵些的富家公子,于是都一脸疑惑地看向齐良瀚,不知道自家掌柜为什么对一个公子如此毕恭毕敬。

    毕竟,齐良瀚不仅是京中的一个富商,更是礼部尚书的幼子,姑姑更是宫中圣眷正浓且育有皇子的齐贵妃。

    如此身价地位,翠玉轩的伙计素日里只见过齐良瀚一脸倨傲地对旁人颐指气使,何时见过他给人倒茶?

    唯有齐良瀚自己有苦说不出。

    旁人不识得季衍之,他却是认识的。

    只不过,他畏惧的并不是季衍之王府庶子的身份,更不是他手中的长行银庄,而是他所掌控的暗卫机构——镜血门。

    齐良瀚是极为少数知道当今陛下手中最得力的杀器镜血门的主子是谁的人。

    也是极为少数见到镜血门的暗卫杀人,还活下来的人。

    他现在看着季衍之,就如同看见一只随时准备喋血的猛兽一样,只害怕哪里惹得季衍之不高兴了,一爪子撕裂他的脖子。

    不过季衍之今日来,却好像没什么要紧事似的。

    进了门便找了个地方坐在那里,而后便盯着一个地方不住地看。

    齐良瀚顺着季衍之的目光看去,瞧见个正在与婢女说话的漂亮姑娘。

    京城的贵家姑娘,齐良瀚认识的没有九成也有八成,不仅因着他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从小便与那些高官家的女眷打交道,且因为他也是做这个生意的。

    是以,京中但凡有着显赫的权势或是钱财的人家,齐良瀚均是熟识。

    但此时,齐良瀚将脑子里的记忆给搜刮了个干净,却是一丁点也想不起来面前的那个姑娘到底是谁家的。

    他又不敢开口问季衍之。

    久而久之,齐良瀚都以为季衍之只是坐在那里发呆了。

    因着在他的印象中,季衍之这样的人物,能与他接触的,必定是非富即贵家的小姐,旁的出身的,他定是看不上眼的。刚才的那个姑娘,虽然相貌清丽脱俗,但到底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连支两千两的簪子都买不起。季衍之出身王府,又是皇帝的左膀右臂,权势威赫,即便那姑娘长得像个天仙,怕也是配不起这样人物的专心的。

    依齐良瀚的心思,他想着,这世上怕也找不到什么女人能让季衍之专心。

    直到他听见白氏叫嚣的声音,循声望去,正好看见那姑娘呆住的脸。

    再然后,他听见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咔”的一声。

    齐良瀚低头,震惊地发现,季衍之手上的那只黑玉扳指,竟被他给生生捏碎了。

    而季衍之的视线正停留白氏的脸上,眼眸冷冷,愤怒出离。

    ……

    “娘,你别说了。”

    那边,看着白氏飞扬跋扈的样子,初姣姣的眼睛渐渐红了,像是着急得哭了似的:“阿菱妹妹毕竟是爹爹的女儿,是咱们的亲人,咱们母女俩孤苦伶仃的,就这么几个亲人了,可千万要珍惜呀。我知道您因着那日的事生气,却也不能如此行事呀,爹爹知道了这事生您的气是小,伤了阿菱妹妹的心才是最不好的呀。”

    初姣姣这几句话说得梨花带雨,她虽然相貌普通,但出彩地是长了双极为细长的眼睛,现在含着泪水,更显得娇媚朦胧。

    看着初姣姣的眼睛,初菱的指甲快要扣进手心的肉里。

    上辈子,她就是被这双看着清纯至极、善良至极的眼睛给骗了。

    竟然傻傻地真的认为她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最后落得个被她生生推入火场的下场。

    “噢?”初菱嘴角微微勾着,眼底却是一丝笑意也无,她极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恨意与怒火,冲初姣姣轻声道,“这位姑娘,你刚刚一口一个妹妹的,是喊谁呢?我初家唯有两个姑娘,我也唯有一个姐姐,出自我的大伯家,可从不识得你,也不认识你这位不干不净的母亲。不知你是我家的哪房远亲,可否报上名字,也好让我熟识熟识。”

    初菱这一番话说得轻声细语,咬文嚼字,白氏没读过几日书,凝神细听得费劲。

    最后才听出初菱是在骂她们,怒道:“好啊,你是在说谁不干不净呢!”

    “自然是在说不干不净的人。”初菱淡淡道,“若真的洁身自好,何必对号入座。”

    说完,初菱看着初姣姣笑了下:“姣姣姑娘,你说是吧?”

    初姣姣咬着嘴唇,看了初菱一眼,又看了白氏一眼,偷偷拉了下白氏的袖子。

    “娘,咱们回家吧。”

    其实初姣姣刚才也不知道白氏为什么忽然跑到翠玉轩来。

    她们两个并不缺什么首饰。

    似乎是因为刚才家里忽然来了个穿着绿色衫裙的女子,敲开门后与白氏低语了几句,隐隐约约的,初姣姣听见那女子提起了“二姑娘”、“孤身一人”几个字,白氏便就急了。随后连午饭也没吃,拉着她就跑了过来。

    等到了之后初姣姣才知道,原来初菱也在这,白氏刚刚着急地跑来,应该是听了通风报信,想过来报上次在初老太太面前的被辱之仇的。

    报仇便报仇,初姣姣本也不觉得白氏做的不对。

    可是来了交锋几句后初姣姣意识到,白氏似乎是斗不过初菱。

    初菱并不像是她看起来那幅柔柔弱弱的样子,相反,她牙尖嘴利,难缠得很。白氏虽然泼辣,好勇斗狠,但是毕竟是那样的出身,本来就落人话柄,自己又没读过几天书,被人不带脏字地骂了,她甚至都听不懂。

    来日方长,初姣姣想着,就算要斗倒初菱也不急于这一时,不如找个更好的时机,她扯着白氏的袖子便要拽她出去。

    “回什么家,我不回去。”白氏低头恶狠狠地瞪了初姣姣一眼,胳膊一甩就将没有防备地初姣姣给推了出去,咬着牙骂道,“没用的东西,若是靠你,老娘被欺负死了你都放不出半个屁来!”

    初姣姣没想到会被白氏摔出去,跌在地上愣了下,随即看到店里众人意味深长看着她的目光,又羞又愤,脸刷的便红了。

    她含泪咬了咬唇,再也忍受不住,站起身哭着跑了出去。

    白氏并没有去追,她牙齿咬得咯咯响,只顾着怒气冲冲地看着初菱。

    初菱倒是看了初姣姣出去的方向一眼。

    果然瞧见了混在人群里看热闹的思德。

    初菱心中立刻便有了数,今日这对不速之的母女,应就是思德给请过来的。

    知道不亲身下场,还知道借刀杀人,这个思德,可比她的主子赵氏聪明许多。

    初菱的眼睛眯了眯,装作没有看见思德一样,又转向白氏:“你女儿走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贱人。”白氏咬牙切齿地挤出这两个字,又道,“你别得意。”

    白氏道:“早晚有一天,你和你那病歪歪没本事的娘都要被赶出府去,初家早晚是我和我腹中的孩子的。你不要以为你是嫡出,便就以为自己了不得,我告诉你,就算你是嫡出,你爹的钱你也一文都拿不到,你爹的钱,都花在了我的身上,你爹的心,也在我的身上!什么嫡庶都是虚名,只有受不受宠才能定终身。这个道理,你娘教不会你,便由我来教你!”

    初菱静静地听她说完,忍不住低头笑了下。

    又抬起头问:“白氏,你真的以为嫡庶是虚名吗?”

    初菱的语调慢慢的:“若真的是虚名,你前日又何必卑躬屈膝地跪在我娘的膝下,求她答应你进门?”

    “可惜最后却被赶了出来,连个名正言顺的妾都做不成。”

    初菱目光淡淡地看着白氏的眼,轻声问:“你说是吧?”

    这话一出,店里的所有人都明白了白氏的身份,和她今日嚣张跋扈的缘由了。

    不过是个恼羞成怒的外室,真是有好大的胆子与脸面,竟然跑到嫡出小姐的面前去耍威风。

    在翠玉轩中买东西的不乏大户人家的嫡妻主母,受过这样不长眼外室的气的也有许多,不免出言为初菱鸣不平。

    一身着宝蓝色镶金线褙子的妇人道:“真是晦气,好好的日子出来买只耳坠子,却看见这样不入眼的东西,午膳都不想用了。”

    又一人道:“确实是不入眼的,不过,不入眼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夫婿从前也养过一个外室,宠得和什么一样,将野心给宠出来了,竟敢到我面前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后来你猜怎么着,我先给了她点甜头,将她给抬进了门,如她所愿做个妾,第二日,便随便寻了个不恭顺的由头将她打死了。嘁,死到最后,连个坟都不配有,拉出去找了个地方就埋了。”

    随即有人附和:“正室就是正室,那是明媒正娶的,岂能容个不入流的妾室蹬鼻子上脸?打死便是。”

    许多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骂得白氏的血冲上了脑门。

    她气得手都在发抖,看着初菱仿若无事仍旧继续挑选簪子的样子,终是忍不住,疾步跑了疾步,猛地挥过去一巴掌:“小贱人,你竟然敢当众辱我——”

    她跑过去,巴掌还没落下,便被来春眼疾手快地挡下,随即反手抽了一个嘴巴,跌在了地上。

    来春的指甲虽然不长,但是手劲极大,在白氏白白嫩嫩的脸颊上留下了好大的一个红印子。

    “呀,真是不好意思。”初菱状似抱歉的道,“我的丫鬟反应快,打到你的脸了。”

    没想到竟被打了这么一下,白氏衣冠不整地坐在地上,又愤又恼,眼红得要滴出血来,撒泼打滚地又要朝初菱扑上去。

    “真是没脸没皮。”

    最开始看热闹出声的那个妇人皱了皱眉头,吩咐旁边的下人道:“苏娟,带几个人来,将那个女人拖下去,不要坏了我的心情。”

    叫苏娟的婢女应了一声,随即便喊了几个人来,利落地将地上连哭带喊的白氏给拖了出去。

    初菱讶异地向那个妇人看过去。

    极为端庄的一个妇人,看着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肌肤却仍旧紧致,看得出保养极好。尤其是那双眼睛,极为有神,只是轻飘飘看人一眼,便能被其中不怒自威的神情折服,不敢造次。

    初菱没见过她,但只凭感觉,也能猜出这应是位身份顶顶尊贵的女人。

    初菱浅吸了口气,福身冲那妇人温声道谢:“多谢夫人解围。”

    “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那妇人道,“罢了,那女人被拖走了,今日这事也就算完了,你应是也累了,快回家去歇着吧。”

    说完,那妇人便搭上身边婢女的手:“苏娟,咱们走。”

    眼看着那妇人与身边十几个婢女侍从一同出门,初菱站在她身后,深思复杂地目送她离去。

    ……

    屏风后面,季三惊呼了一声:“这阿菱姑娘好大的本事。”

    “是了,好大的本事。”身旁的季五也忍不住点头道,“几句言语便将那妇人气得七窍生烟不说,竟然还得了大长公主为她解围。我曾听说,这大长公主脾性古怪得很,等闲人可是想与她搭句话都难的。”

    季衍之将季三与季五的话听进耳朵,没有说话,唯有轻快在扶手上敲打的手指泄露了他此时的愉悦之情。

    “不错。”季衍之低声笑道,“竟还是有几分爪子的。”

    “二爷。”季三看着门口的方向,忽的想起了什么,问季衍之道,“刚才那个女人……怎么处置?”

    季衍之的目光一下子便冷了下来。

    片刻后,轻飘飘地道了两个字:“杖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