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4章 机遇
    初菱带着翠翘与连春从侧门出去,上了早就等在那里的马车。

    这马车已经算不得多好了,外表破旧不说,里面的空间也十分逼仄。初菱坐在最中间,翠翘与连春在她的两边,两人即便十分小心地想不去挨着她,也免不得碰触。

    不过初菱的心情还是愉悦的。

    前世,自从进了宸王府之后,初菱就很少有机会能够出府了。

    如今好不容易得着这个机会能看看外头的世界,就连刚才在赵氏房中听她一通胡说而升起的气,也消散了不少。

    连春却没初菱这样的好心情,她的嘴巴瘪着,气得胸脯一起一伏地与初菱抱怨刚才赵氏的过分。

    “姑娘真是好脾气,大夫人那样说了,您还忍得。奴婢真是不懂,大夫人究竟和咱们房中是什么仇什么怨,每次见到咱们家夫人都摆脸色不说,连姑娘这样的孩子都要讥讽两句?

    再怎么说,咱们家大爷也是个四品官职在身的人,那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夫人与大爷糟糠相识,没读过几日书,先前不懂礼数,那也就罢了,怎么如今还是这样,一副小家子脾气!她还觉着自己厉害得不行呢,殊不知,若是让别人家的主母看见了她今日的嘴脸,不知道该怎么笑话她呢,我呸!”

    连春怕前面驾车的车夫听见,说得小小声,边说边看初菱的脸色。

    可初菱只顾着欣赏外头的风景,没有半分要与她同仇敌忾的意思。

    连春心中失望,嘴巴抿了抿,干脆去找翠翘评理:“翠翘,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我……”翠翘本一直低着头搅弄自己的手指,听见连春提起她,愣了下。

    翠翘摇摇头:“我不知道。”

    她这样回答,连春便更急了:“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还是不是姑娘这边的人了?我就是心里委屈,替姑娘鸣不平!再说了,我真是纳闷,那大夫人是怎么知道咱们家夫人和姑娘也要去宸王府赴宴的?这事明明只有咱们几个奴婢知道,就连管事那边夫人都提前打点过了,不让走漏风声,就怕传到大夫人耳朵里徒生是非,可她今日怎么还是知道了?谁对她说的?”

    连春的嘴巴本就快,如今这一连串的逼问,更是有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连初菱的注意都被吸引过来,她看了连春一眼,又饶有兴味地看向翠翘。

    意料之中地看见翠翘眼中的尴尬与不安。

    “我怎么知道是谁对她说的。”翠翘咽了口唾沫,故作镇定地看向连春,“我真的不知道,你别问我了,我今日嗓子痛,说不得话。”

    翠翘的话里带着些恼怒的意味,听得连春一脸委屈和莫名其妙。

    她也不过只是平常地与翠翘聊聊天,她怎么就不高兴了。

    马车内的气氛一时间冷下来,连春局促地摸摸鼻子,也不再说话了。

    初菱的手支着额头,余光若有似无地打量着翠翘心事重重的神情。

    过半晌,心中忍不住发出一丝轻笑。

    她是在笑自己。

    前世的自己的眼睛怎么就那么的不清明?翠翘这样明显的小把戏,这么昭然若揭的小心思,她竟然被她蒙蔽了那么多年,一点都没看出来。

    还打心眼里将翠翘当做自己的亲姐妹呢。

    可怜最后被她狠狠地捅了一刀。

    直到被大伯卖入王府后初菱才知道,原来她打小一起长大的侍婢翠翘竟然是个不折不扣唯利是图的小人。这么些年来,初菱事无巨细地对她好,她自以为深厚无比的感情,最后却不如赵氏的一百两银子来得值钱。

    前世的时候初菱心中还疑惑,翠翘到底是什么时候被赵氏收买的呢?

    她本以为或许是爹爹被免官之后。

    那段时间家中生活拮据,不见天日,翠翘若是因着自保而投诚向赵氏,初菱虽然失望,却也能以理解。

    可现在看来,许是这个时候,翠翘就已经变心了。

    想到这,初菱动起了别的心思。

    她思忖片刻,向连春轻声吩咐道:“连春,告诉车夫,待会将马车听到翠玉轩旁的茶楼处,就说我饿了,想先去吃些茶点。”

    连春立刻痛快地应了声是。

    初菱又转头向翠翘,笑道:“翠翘,你就不要和我们一起去了。”

    “啊?”翠翘本在发呆,听了初菱的话,眼中一瞬间的迷茫,随后便变成惶恐,“姑娘,是奴婢做错了什么吗,怎么不带奴婢一起去了呢?”

    “你能做错什么。”初菱微微笑着道,“不过是我想起来你素日贪吃,最喜欢甜的东西而已。我听府里的嬷嬷说,这条街尽头处的那家马氏枣泥糕是京城里的独一份,我给你些银钱,你自己去买了吃吧。等你吃饱了,回来茶楼找我便可。”

    初菱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块碎银放进翠翘的手中:“拿去吧。”

    “这,这怎么行呢?”翠翘紧张地捏紧了自己的袖子,“姑娘,这不合规矩。”

    初菱温温地道:“你我之间,有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我一向疼你,你也不是不知道。”

    初菱这样说,翠翘也不便说别的了。

    她低着头掩盖住眼底的思绪,状似不好意思地怯怯笑了下:“嗯,奴婢知道。”

    初菱看着她,没有再说话。

    马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外头车夫喊:“姑娘,景天茶楼到了。”

    “知道了。”连春拉开车门,率先跳下去,笑嘻嘻地冲翠翘招手,“翠翘姐姐,你可真是好福气,既然姑娘给赏了,你便快些去吧,只是要记得,给我也带些马蹄酥来,我不爱吃枣泥糕,爱吃马蹄酥。”

    翠翘听罢,也不免得被连春的天真逗笑,她握紧了手里的银子,回头看了初菱一眼:“那姑娘,奴婢就先去了?”

    “去吧。”初菱点点头。

    看着翠翘的背影越走越远,很快就消失在人潮中了,初菱在连春的搀扶下也下了马车。

    连春问:“姑娘,咱们去茶楼坐一坐吗?”

    初菱没有回答,她拉着连春的手,状似不经意间地,向身后看了眼。

    紧贴着她刚刚乘坐的马车之后,缓缓地也停下了一座宝蓝色的马车。

    初菱注意到,从出了初家大门开始,这辆马车便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她,跟了一路了,不得不让人生疑。

    正巧一阵微风吹过,马车的车帘被风吹开,露出里面人的衣袍一角。

    初菱的眼睛暗了暗,那人的衣裳是浅浅的柳叶嫩绿色。

    她记得,刚才在赵氏的房中,她身旁的大丫鬟思德便是穿了这么一件绿色的衫裙。

    赵氏果然是派人跟来了。

    “去茶楼。”初菱垂下眼皮,低声与连春道,“不过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办,待会进了茶楼之后,我会走小门,从茶楼里穿过去,到街对面的那家长行银庄。你在茶楼里选个雅间等我便好,若是翠翘回来问起我去了哪里,你便告诉她,我身子不舒服,去方便了。”

    连春虽然不知道初菱去银庄要做什么,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道:“知道了姑娘,您只管放心去便是。”

    ……

    大齐国自从建国开始,便就是有银庄的。

    因着与西部的胡喇人建交的关系,双方的货物互通有无,免不了有巨额钱款。只是大齐国的钱是银锭子,十分沉重,若是碰上那样几千几万两的生意,有时候要抬上几十台马车的银锭子,走上几百里的路去交易,极为不方便不说,若是路上碰上个山匪马匪,将银子给劫了去,这一生心血就付之东流了。

    银庄可以将银子兑换成银票,面额巨大不说,还轻便易于携带,便因此应运而生。

    京城里本是有四大银庄的,泰和、锦泰、济泯、高京。

    四大银庄分占东南西北四个地界,几乎垄断了整个大齐的银票兑换与放贷生意。

    京中甚至有歌谣说,泰锦济高四大庄,皇帝来了也不慌。

    意思就是,这四大银庄的银钱加在一起,比国库中的储备还要多,即便是皇帝来了,也要给他们几分好脸色,毕竟若是这四大银庄倒了,国之根本怕是也会动摇。

    从来没有人敢设想,或许有一天,就连这四大银庄也会倒台。

    直到长行银庄的出现。

    最开始,长行只是一家小小商铺的名字,在偌大的京城并不显眼,靠着收购粮食为生。直到五年前大齐与胡喇爆发战乱,战乱之初,朝廷大量收购粮草,市面上的粮食价格一涨再涨,各个银庄也都分出大笔银子出去,试图垄断粮草生意,借着战乱大发一笔。到了最后,粮食的价格已然涨到了原先的三倍之高,整个大齐的粮食也几乎都汇集到了京城,尤其被四大银庄所占据,银庄的现银几乎都用来购买了粮草,能够流通的资金甚少,都盼着朝廷能早日收购,以缓燃眉之急。

    不成想,最后的战乱消息竟然是虚惊一场,双方对峙将近一年时间,却只是短兵相接了几次,便先后撤兵了。

    四大银庄的粮食砸在手里,元气大伤。

    正一筹莫展之际,长行银庄高价大肆收购四大银庄卖不出去的粮食,说是用来制酒,以通西域。

    可当时通往西域的道路并未打通,且遥遥无期,四大银庄只当长行银庄实在痴人说梦,再加上手中资金实在不够,便忍痛将粮食都卖给了长行。

    没成想,粮食卖出后的第二个月,通往西域的道路便通了。

    与胡喇的战争也打了起来。

    粮食一时间成了抢手货,价格瞬间又翻了一倍,但是国内大部分的粮食都已经在长行的手里了,四大银庄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却也是一筹莫展、无计可施。

    经此一役,长行便打响了名声,也积聚了极为可观的财富。

    四大银庄的掌柜直到如今也没能想通,他们在朝堂中都有自己的人脉,消息可以说是最为灵通,但究竟是怎么被长行银庄摆了这一道的?

    他们也不知道,这短短时间便崛起的长行银庄,幕后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些故事,初菱都是从府里的嬷嬷那里听说而来的。

    不过她对这长行银庄的幕后掌舵人究竟是谁、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一点都不关心。

    她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实现前世听说的一个消息,到长行银庄去买些债票。

    初菱记得清清楚楚,上辈子,长行银庄的债票是许多人的意难平。

    最初时因为太过新奇,无人听说过这东西,也无人敢买。

    可最后的价格却是翻了五倍不止。

    五倍,那可是极大的利润啊。

    初菱抬头看着长行银庄金灿灿地牌匾,捏了捏手里装着一百两银子的钱袋,深吸了一口气。

    她决定去碰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