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再嫁前夫之后 > 正文 第3章 反击
    去宸王府赴宴?

    听见这几个字,初菱的头都大了。

    上辈子,她也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呀?

    “祖母,我……”看着初老太太的笑脸,初菱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

    却被乔氏抢先一步答应了下来。

    “宸王府?”乔氏先是一愣,随后满眼的欢天喜地,“谢谢娘,儿媳一定好好准备,不会给初府丢脸!”

    乔氏说着,看了初菱一眼:“能去宸王府赴宴的,少不了些青年才俊,咱们家阿菱年纪也大了,亲事却还没定下来呢。等到时候,儿媳擦亮了眼睛,好好地相看相看,说不定还能给阿菱择一个如意郎君呢。”

    初老太太对乔氏的回答很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不错,你也是长进了。既然如此,那便多上些心。”

    乔氏连声应是,又拉着初菱和初瑾给初老太太道了谢,随即喜笑颜开地送老太太出了门。

    屋子里立刻便空荡了下来。

    “阿菱,你看你,还坐着干什么?”

    初菱还没从要去宸王府赴宴的消息中缓过神来,坐下来刚要喝杯茶水,便被乔氏扯着袖子给提了起来:“你久在闺中,耳朵不灵通,不知道那宸王府的厉害,咱们小门小户的,能去宸王府赴宴,那可是天大的荣耀,不得不重视。你快来看,娘亲到时候是穿这件深红色的褂子好呢,还是这件藏青色的褂子好?”

    听了乔氏的话,初菱心里一瞬间说不出的滋味。

    上辈子她在宸王府受尽了委屈,对那地方是一丝好感也无,可母亲却将那地方捧得那样高。

    不过,前世今生,初菱实在难得看到乔氏对什么事有这样的热情。

    乔氏一直是个软弱的性子,不争不抢,平素对什么都是淡淡的、怯怯的。

    初菱看得出,乔氏实在是很重视这次筵席。

    她估摸着,一半的原因是乔氏真的很想要在这次筵席中给她选个好夫婿,另一半的原因则是,被大伯娘赵氏打压了这么些年,乔氏终于有个机会扬眉吐气,能在赵氏面前露一回脸儿了。

    初菱心疼母亲,也乐见她的性子开朗些,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不去这样的话,拂了她的好心情。

    “我看那件丁香色的不错。”初菱叹了口气,指了指被乔氏丢在一旁的衣裳,认真地给她挑选了起来,“娘亲皮肤白净,选这样的颜色更衬得气色好,且又鲜艳些,不似藏青藏蓝那样的老气。我看您妆奁里不还有一只素净的杏花簪子?如此搭配,相得益彰。”

    “这样的吗……”乔氏拾起那件丁香褂子,提起左右端详了遍,点了点头,“那便听我的阿菱的。”

    ……

    等从乔氏的房里出来时,日头已经升到了正当空了。

    乔氏留初菱在房里用午膳,只是初菱心绪繁乱,再看着乔氏桌上那些油腻腻的粗糙菜色,实在是吃不下,随便应付了几口,又陪乔氏说了一会子话,便起身回自己的院子了。

    一路上,初菱都在漫无头绪地想着将来的事。

    刚刚重生之时,初菱的心情五味杂陈,但最多的还是高兴。

    前世的经历太过惨痛,那些为妾的屈辱日子像是烙印一样刻在她的心尖上,让她不能甘心,如此大好年华却死得不明不白,也让她不得不恨。

    上苍眷顾让她重来一次,初菱本下定决心不要走从前的老路,但是等真的面对了如此多扑朔又头绪纷杂的事和人之后,初菱又陷入了淡淡的迷茫。

    她到底该如何做才好?

    她现在的情况不得不说是危机四伏。

    外头,白姨娘与初姣姣虎视眈眈,卯足了劲要嫁进来。

    家里,初老太太虽然疼爱她与弟弟,却与娘亲素日不和,一直找着时机要给爹爹娶平妻,为初家开枝散叶,而娘亲又是那样懦弱的性子,不堪大用。

    大伯与大伯母更不是好相处的人物,平日里就处处为难不说,前世的折辱之仇,初菱也不能不报。

    再加上马上就要去宸王府赴宴了,一想到或许会遇到那个可怕的男人,初菱便牙根紧咬。

    更何况还有一宗最大最大的事摆在她的眼前——

    不出两年,初家便会败落,她该如何做,才能劝说父亲放弃宝泉局的官职,接受外放,举家离京避险?

    初菱轻轻揉抚着自己的额角,缓解额头闷闷的胀痛。

    她告诉自己,急不得,急不得,往后的事慢慢谋划,还是先顾及眼前的事吧。

    ……

    次日一早,初菱早早起身,连早膳都没用,便去了大伯母赵氏的院子。

    大齐对女子的要求严格,尤其是那些有头有脸家境出来的女子,更是从小就要学女德女戒,平日无事不可出门的。

    初家是赵氏主持中馈,初菱若是想出门,就得先得赵氏的允准。

    快要入夏,早上的日头就已经很足,初菱带着两个侍女在赵氏的门口等她慢慢地用完早膳,不过刻钟,后背便被晒得汗湿了。从日头熹微到辰时已过,初菱足足等了小半个时辰,才听得赵氏一声懒懒的不悦的:“进——”

    初菱微微吸了一口气,将心底那些厌恶压下去,面上挂上有礼的笑,走了进去。

    “大伯母。”

    “哟,是阿菱呀,真是不好意思。”

    赵氏坐在上首的红木圈椅中,胖胖的手指正捏着一串葡萄吃,见初菱进来,也没有让她坐下的意思,只是状似和善地笑了下:“你看你,来得真不是时候,怎么偏赶上伯母用早膳的时候呢?”

    赵氏说话慢条斯理的,嗓音是拖着长音的尖细。

    初菱只听了她的第一句话,便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了。

    “伯母身子不好,早膳用的精细,你也是知道的。又要点菜,又要等小厨房做了送来,还要吃。你不知道,今早上做得那盏三丝燕窝可废功夫得狠呢,用的可是海南送来的血燕,一钱便要二三两的银子……”

    初菱听着赵氏滔滔不绝地讲着她的早膳如何精细,如何贵重,即便心底的嫌恶已经快要溢出来了,面上仍旧是淡淡的不显。

    赵氏边说着边打量初菱的神情,可直到她最后说了句:“料想你爹爹刚刚升官,家境不丰,怕你和你娘也是吃不起这名贵补品的,不懂我也不见怪。”见初菱仍旧是面不改色地站着,一丝神情的变化也无,赵氏忽然就觉得无趣极了。

    这母女俩往前不是这样的。

    乔氏懦弱,但是也不是没脾气的傻子,被她讥讽了过后,多数时候也会说几句反击的话泄气,再被她一句句给讥讽回来。

    赵氏最喜欢看乔氏那吃了亏没处讲的憋屈样子。

    至于初菱,她还是个小孩子,心思都写在脸上,每次被讽刺了,便会露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有时候气得眼泪都含在眼圈里了,

    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怕给她的母亲再招来一个教养不良的名声。

    赵氏向来以欺负这对母女为乐。

    今天却是奇了怪了。

    一拳软绵绵地打在棉花上,赵氏皱了皱眉头,也没了再炫耀的心思,将葡萄扔进桌上的玉碟里:“说吧,这么一大清早地过来吵我,是要做什么?”

    初菱微微向她施了一礼:“伯母劳烦,阿菱想要向您请个允准,让阿菱今日上街片刻,买些衣裳首饰来。”

    赵氏愣了下:“买首饰?”

    赵氏很快就反应过来,心里又起了逗弄的心思,似笑非笑道:“哦,是为了过几日去宸王府赴宴,想要置办些新物件,怕丢了面子吧。”

    初菱看着赵氏微微挑起的细眉尖,也没回答什么,只是大大方方地与她对视:“那伯母允不允准呢?”

    “我还能不让你去是怎的?”赵氏今日看着初菱的脸,笑意一下子便落了下来。

    她今日也不知怎么的,怎么看初菱怎么厌烦。

    还隐隐约约有一种这孩子长大了,没有以前那么好欺负了的隐忧之感。

    “去吧去吧。”赵氏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只是买东西的时候看这些价钱,买不起就不要买,可别为了面子硬着头皮赊账,最后还得老娘替你们穷酸的娘俩儿去还!”

    赵氏这话是带着气说的,话音里的刺儿十足,实在是有些过分。

    屋子里的婢女本还能眼观鼻鼻观心地站着,听了赵氏这话,也免不得面面相觑了。

    唯初菱仍旧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多谢伯母提醒,阿菱告退。”

    她说完,转身亭亭地便走了。

    赵氏瞪着眼看着初菱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恨恨咬了咬牙:“这小贱蹄子,谁给她的本事,竟敢这样对我,还将不将长辈放在眼里了?”

    说完,赵氏猛地想起什么,吩咐旁边的婢女道:“思德,你带几个人去跟着二姑娘,给我看看她到底要买些什么金贵的首饰。”

    思德应了声是,刚要出去,又被赵氏叫住道:“再想些个法子,无论她要买什么,给她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