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小徒弟
    昌智挑眉,“你这话就错了,应该说我们家会教育孩子。”

    自家孩子的确有天赋,都说玉不雕不成器,孩子有天赋不好好培养也无用。

    齐大人更酸了,谁不想拜师周家,可结果呢,除了周侯刚发迹时收了个学生,其他的都没戏,据说周侯的学生在外任政绩不错,这也是为何酸侯府的原因之一,侯府资源丰厚就可着自家人教,他们只能嫉妒多说酸话了。

    昌智问,“你押题了?”

    齐大人摸着胡子,“嗯,你可要听听?”

    昌智退后一步,“算了,你当我没问。”

    他可不想听后多想,还是不听的好。

    齐大人,“!!”

    昌智飞快的离开深怕被拉住,齐大人想打人了,有这么涮他的吗?

    下午,竹兰休息好念叨大哥大嫂,“我说让他们再多待些时日,他们不愿意待下去也不知道他们到没到家。”

    周书仁为大舅子说话,“大舅子担心家里,武春不进京这里到底不是家。”

    竹兰伤感了,“最后一面了。”

    周书仁道:“要不邀请二哥来京城?”

    “二哥没大哥身体好。”

    这也是昌智没邀请的原因。

    周书仁不喜欢媳妇伤感,小声的道:“我偷偷让人押咱儿子中状元。”

    竹兰诡异的沉默了,见书仁疑惑清了清嗓子,“我听赔率挺高的我也让人押了一笔。”

    周书仁乐了,他们夫妻还真心有灵犀,“你押了多少?”

    竹兰眯着眼睛反问,“你先说你押了多少。”

    心里却算着书仁手里的银钱,不知道偷没偷藏银子。

    周书仁多了解媳妇,“我从老大手里拿了三百两,昌义手里二百两,昌智手里二百两,我自己凑了三百两押整一千两。”

    咳咳,这是年前他暗示儿子们孝敬他的银子,他向儿子要银子一点都不虚。

    竹兰无语,“好啊,他们挺能帮你瞒着。”

    周书仁能说他威胁了儿子们?当然不能了,“欠教训!”

    竹兰道:“我也押了一千两。”

    周书仁笑的更开心了,“现在赔率一比十二。”

    竹兰也笑了,“我想好了,这笔银子得了,我分昌忠大头剩下的银子分给明辉几个。”

    周书仁一听就有数了,“你想帮明辉?”

    竹兰叹气,“我要做到公平,我听李氏说明辉将他二叔给的宝石卖了,可惜我不能单独贴补明辉。”

    周书仁皱眉,“真卖了?昌义偏疼明辉私下偷偷给明辉不少好东西,昌义可知道?”

    竹兰点头,“知道,这小子卖宝石和昌义说了,没有昌义允许他也不会卖。”

    周书仁扯了扯嘴角,“我说过年昌义怎么这么大方。”

    竹兰失笑,“所以说明辉长的像我沾便宜,他挨打最少得到的好东西第二多。”

    几个孙子,明云是长孙,昌义不会越过明云,除了明瑞和明枫两个亲儿子,其他的侄子就明辉得到的好东西多。

    周书仁问,“明辉给李氏多少银子?”

    “先给了九百两,卖了宝石又给了一千一百两。”

    这还是雪晗知道特意给的高价!

    周书仁摸着胡子,“多了两千两加上准备的聘礼不少了。”

    竹兰又问,“吴鸣什么时候回京城?”

    周书仁摸着胡子,“还要再等一等。”

    等吴鸣将皇上送去的人都培养起来,皇上怕吴鸣走了乱起来。

    两口子说了吴鸣的弟弟妹妹,各自有各自的家,吴咛嫁人随夫没有大事不会回来,除了来信说情况,已经许久没见到人了。

    次日,周书仁早朝后留下,皇上怀里抱着孙子,语气酸溜溜的,“最近你惦记你小儿子,朕也没抱孩子给你看看,这孩子喊师父。”

    皇上高兴孙子开口早,不知道是不是他教的太多,还是见周书仁太多,孙子开口喊的不是爹娘,也不是他这个皇爷爷,反而口齿不清的喊师父,他确认了几次酸的他一整日没有食欲。

    周书仁笑着抱过小徒弟,怎么说呢,见的多了的确感觉不一样,尤其是开口先喊的他,他心笑皇上该,让皇上整日说这是你师父,皇孙一看就是聪慧的,可不就记住了。

    皇上哼了一声,还好孙子第二个开口喊的是爷爷。

    太子才憋屈,儿子被爹时常带着,爹不教儿子喊他爹也就算了,结果他排在了第三位!

    皇上见孙子又揪周书仁的胡子,心里舒服了玩笑的道,“朕可随着你押了昌忠,要是赔了你可要补给朕银子。”

    周书仁一言难尽,“皇上压了多少?”

    “不多,一万两。”

    太子插了话,“孤也押了一万两。”

    周书仁,“......”

    虽然他清楚皇上不会为了一万两偏向昌忠,但你们父子是不是太信任昌忠了。

    皇上押注纯粹为了高兴,太子则是为了赚银子。

    皇上道:“你们给昌忠出的题卖给朕如何?”

    周书仁想到儿子满桌子的试题,咳咳,儿子今年真没少刷题,“皇上看上了?”

    皇上示意太子拿两套题过来,“这是征求昌忠意愿老四带进宫的,你们出的题还真全面。”

    周书仁幽幽的道:“谁让臣想家里出个状元呢!”

    他清楚这些题的价值,吴鸣是真神学,昌智是全能学霸,他也不差,加上容川,这些题泄露出去一定引起风波。

    皇上更重视卷子不仅考八股还涉及不少其他杂学,这些卷子已经影射科举改革,“昌忠做的卷子都卖给朕。”

    周书仁稀罕银子,可不能要银子,“臣是爱银子却知道什么银子该收,这些卷子皇上需要臣双手奉上。”

    他希望朝廷得到真才实干的全面人才!

    皇上笑着,“朕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朕一文钱都没准备。”

    周书仁抱着皇孙道:“小徒弟。”

    皇长孙喊了一声特别清脆的,“师父。”

    皇上,“......”

    太子,“......”

    周书仁心里舒服了,微笑的和皇长孙说话!

    时间飞逝,春闱终于结束了,昌忠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听着喊声安静的等待着,余光看向杨琇,杨琇到底年纪小又没有可靠的长辈,他早就发现杨琇硬撑着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