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酸了
    次日一早,昌忠来主院吃的早饭,竹兰就问,“你可知你爹昨晚去看你?”

    昌忠就笑了,“儿子早上听婆子说了。”

    竹兰道:“你睡的可真踏实。”

    昌忠挑眉,“儿子作息规律在家又不用警觉,儿子睡的可不就格外踏实。”

    周书仁先一步吃完早饭,出去一趟漱口,回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今年检查格外严格,进去时候别紧张,如果有谁故意难为你回来告诉我。”

    昌忠道:“爹,儿子不怕的。”

    周书仁嗯了一声,“这几日又冷了起来,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别硬撑着,错过一次就错过了。”

    昌忠就怕临考病了,最近一直注意身体,听爹更在意他身体健康,心里暖洋洋的,“儿子听您的。”

    竹兰也吃完早饭,看了一眼时辰对儿子道:“你要不要回去再休息会?”

    昌忠摇头,“不了。”

    等丫头撤下餐桌,竹兰两口子反而不知道和儿子说什么了,该说的他们都说了几遍。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丁管家进来道:“侯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周书仁站起身道:“走,爹送你进考场。”

    竹兰也要去的,早早换了出门的衣服,现在天气反复寒气却是最重的时候,一家三口都披了厚实的披风。

    上了马车由护卫骑马护送,周书仁没想低调送儿子去考场。

    侯府离考场有距离,等到的时候前面已经排起了队伍,不是本地的举人来的最早,马车很快停下不能前进了。

    周书仁先下了马车,随后扶着妻子,儿子最后一个下的马车。

    今日赶车的是丁管家,昌忠道:“老管家辛苦了。”

    丁管家道:“不辛苦。”

    周书仁笑了笑,丁管家今日赶车并不是赚好处,多年主仆有感情的。

    维护秩序的校尉一眼就看到周侯,因站岗并没有走过来,心道传闻可信周侯最喜欢儿子。

    等周书仁带着儿子上前去排队,校尉才道:“周侯亲自送公子,公子一定得偿所愿。”

    周书仁笑了,“呈你吉言了。”

    他也迷信一把,今日什么都顺一看就是好兆头,再往前他就进不去了,看着儿子接受第一遍检查,检查是否带违禁的物品,周书仁等儿子越过站岗的侍卫,直到排好队才转身离开。

    周书仁来到媳妇站着的位置,这个位置正好看到大门。

    竹兰看着长长的队伍,“要排一会。”

    “是啊,还好带了厚实的披风。”

    京城权贵都认识周侯府马车,今日不止周书仁一人送孩子入考场,大家都有眼色没过来打扰。

    小半个时辰后,昌忠终于入了大门,大门后还有两道检查,虽然检查多了却没怎么影响入考场的速度。

    昌忠核对了信息,像他算是京城的名人,这也是有好处的,考官基本都认识昌忠,核对走个过场,而外地赶考的举人就要仔细核对信息了。

    入了考场,昌忠的手气不错,他的位置不临近臭位,哪怕天气冷臭位不发酵,味道依旧不好。

    如果有洁癖的运气不好,那就太惨了!

    昌忠将东西归置好,检查他的隔间,要不怎么说是京城脚下,各州如何修葺的昌忠不知道,京城考场修葺花了心思。

    昌忠坐着摆弄着笔墨,听到声响一抬头只见一少年走到对面的隔间,愣了,还真是缘分。

    杨琇放下东西抬头一看也愣住了,因不能交流只能抿着嘴,他的玉佩还押着呢!

    昌忠观察杨琇准备的东西,又看着杨琇的穿着,他帮了一把杨琇就没过问过,今日一见杨琇赚到银钱了,的确如他所说当东西应急。

    考场外,周书仁又等了一会确认儿子顺利入考场,站了一会有些累准备回家。

    竹兰也不想去逛街,她这心里怅然的很。

    回到家,两口子一起补眠,昨日儿子睡的好,他们二人翻来覆去睡不着,说了许多儿子的趣事。

    李氏几个一直关注着主院,知道爹娘回来心里踏实了。

    周老大对算账的媳妇道:“瞧见没,老儿子就是不一样,当初明云科举老爷子可没这样。”

    李氏算盘打得飞快,记下算好的数才抬头,“多大年纪又酸上了?”

    周老大,“酸有一些,我更多的是感慨这也说明爹娘心越来越软了。”

    李氏赞同,“这两年爹娘的确变了不少,我都不怎么怕老爷子了。”

    周老大嗤笑一声,“这个你别吹。”

    自己媳妇见老爷子跟老鼠见了猫,老爷子冷着脸媳妇害怕的只想躲。

    李氏拿起桌上的冻梨打过去,周老大灵活的接过啃了一口,“你想谋杀?”

    李氏心里有分寸,不打算理相公继续翻看着账本,突然笑着道:“我将打赏的银子都兑换好了,明日就找几个丫头包红包。”

    周老大乐了,“你对小弟真有信心。”

    “说的你没有一样,怎么说呢,我就觉得小弟不一样,咱儿子参考前面上不显心里紧张的很,瞧瞧小弟是真不紧张。”

    周老大赞同又道,“最近我是不出门了。”

    他是未来的周侯,一些必要的应酬要参加的,有些人怕他爹却不怕他,不敢与他爹调侃全冲着他来了,不知道多少人咒小弟是榜眼呢!

    李氏又道:“今年周氏一族只有两人参加春闱。”

    周老大笑着,“这二人年纪大了他们等不起,族中其他的举人还能继续磨练,他们想更稳妥一些。”

    李氏也就说一句,反正李家没戏,李家的门庭要慢慢改。

    考场,参考的举人都进入考场,大门关上只等再次开启。

    翰林院,齐大人偷偷问周昌智,“你可有给你弟弟押题?”

    周昌智挑眉,“他不需要押题。”

    齐大人有些懵,他家也有参考的孩子,他和几个弟弟押了不少题,本想和周昌智对一对的,“这么自信?”

    昌智笑着,“他将该做的题都做了。”

    所以押不押题真没意义。

    齐大人心道虽然调侃周侯府专出榜眼,但大家心里清楚周侯府牛逼,眼前的这位他都佩服,又想到得皇上赏赐的两位周公子,齐大人承认自己酸的如泡进醋缸,“怎么都生在了你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