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作精在赘婿文爆红了 > 正文 第63章 第63章傅明津的梦
    天才一秒记住·八六中文网(.. _bnk>..)

    哈哈哈,傅夫人我的欢乐之源

    傅夫人的好大儿!

    傅总真至孝天尊!

    郁甄噗嗤一笑,给了傅总一个“抱歉,我实在帮不了你”的眼,傅总没想到太太这么没义气,他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便给傅夫人端了杯茶,傅夫人哪这么容易就被讨好的?意味深地瞥了好大儿一眼,心里却差点笑翻天!

    傅夫人未怀疑过儿子对自己的爱,可母子俩人确实不算亲近,平日说话都气气的,比外人还要生疏有礼。

    不过傅明津和郁甄结婚后,母子俩的关系就肉眼可见的亲密起来,前傅夫人可不曾开过儿子这种玩笑,再说傅明津这种一本正经的子,什么时候被人问得哑口无言过?

    摄像大哥目瞪口呆地看着傅太太实坑夫。

    傅总好可怜,简直生活在家庭底层。一旁传来小动一样咀嚼的音,摄像大哥垂头看去,却见粥粥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嘴巴却一刻不停地动着,宛如一个偷吃东西的小仓鼠。

    摄像大哥:嗯,还粥总见过世。

    之后傅夫人带着粥粥去参加弘德的试培训。

    想当然,傅夫人可以大手一挥通过捐楼的式让粥粥顺利入学,可作为顶级豪门的未来继承人,竞争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课。

    平常都儿子儿媳带娃,傅夫人强烈要求自己带粥粥过去,让他们喘口气去过过人世界。

    郁甄当然不会拒绝,送走儿子,傅明津温道:“我带你去一个地。”

    不多时,汽车停在一家婚纱店门口。这家婚纱店占据了街口的三层楼,全白的装修,简约的字母店名,留白的设计使得整见婚纱店给人一种高不可攀之感。

    橱窗里摆放着一件非常梦幻的婚纱,仿佛承载着设计师抑或每个人少女时期的梦。

    傅明津很自然地邀请,“要进去看看吗?傅太太?”

    郁甄瞪大眼,“你想办婚礼?”

    虽然他求过婚,俩人也领了结婚证,可在郁甄看来,傅明津不一个热衷浪漫的人,而喻云溪时常对说,拍婚纱照太累,拍完就落灰,扔也没地扔,婚礼更累到爆,再来一次绝对不会搞这些花头。

    郁甄被拔草了,再说他们这个纪,还有必要办兴师动众地办婚礼吗?

    傅明津的答肯定的。

    很有必要,和没有经历过的事,傅明津都想经历一次。

    “你不想办?”傅明津抬眸。

    郁甄纠结了,“也不不想办,就怕累怕麻烦。”

    傅明津非常肯定,“不用你劳累,一切交给我,你只需要婚礼当天席就行。”

    郁甄有被笑到,不过说实在的,傅明津这个人很在乎仪式感的,难道即便霸总,内心也住着一个小公主吗?

    都到门口了,郁甄肯定不能泼他冷水呀!

    婚纱店的专业团队早就在等他们了。

    “傅太,傅先生,这件婚纱全手工制作,经过八个月的赶工才顺利完,设计师通过精密计算,将钻石和珍珠藏于婚纱内,阳光照射过来时,会呈现波光粼粼的效,奢而不俗。”

    当然啦!价钱也很好看,绝对独家定制的排。

    如傅夫人在场,肯定要嫌弃傅明津小气。

    不搞个奢侈品品牌的定制,也该让人量身定制啊,怎么能穿品婚纱呢?

    不过傅明津知道婚纱定制工期,他并不想再等一,他想立刻举办婚礼。

    导购昨晚也去网上搜索了小道消息,听说傅总去美那七实则失忆了,奇妙的郁小姐竟然招傅总为赘婿,也因,傅总在郁家过了七才恢复记忆港。

    这简直天定的缘分,都可以拍电视剧了,听说傅总非常宠爱自己的太太,导购猜测傅太一定很优秀,否则也

    不可能俘获傅总的心,而傅太在傅总还没有恢复身份时,就跟一穷白的傅总结婚,可见个非常有眼光的人。

    总之,傅总高大英俊,傅太貌美婀娜,这俩人真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太太身材很好,这件婚纱会完美展现您的身材优势,您可以试一试。”导购笑道。

    郁甄还没试过婚纱呢,眉眼弯弯地答应了。

    可能郁甄没有关注过婚纱,总之这件婚纱在看来堪称完美梦幻,对它一见钟情。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傅明津坐在沙发上等,不多时,里传来郁甄温软的音:“老公,能帮我拉一下拉链吗?”

    摄像大哥整个呆住了,咱就说郁甄也太会了吧!哪个男人能禁得住女人这样的请求?别看拉拉链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可男人就喜欢在这种事上帮忙,他要傅总现在就飞奔进去,帮傅太拉拉链,顺便索取一些报酬!当然,什么报酬那就全凭想象了。

    摄像大哥冷漠脸。

    这时导购小姐想进去帮忙,还太轻,简直不了解男人!人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傅总无情拦下了。看吧!男人哪会放过这种机会?

    摄像大哥没人可拍,只好把摄像头对准更衣室的门。

    傅明津打开门,很自然地拉着的手,让背对着自己,谁知,婚纱的拉链完美拉上。

    郁甄眉眼弯弯,得意摊手,“上当了吧?”

    “调皮!”傅明津眸中闪过笑意。

    郁甄哼哼唧唧,说调皮,还不为了让他能做第一位观众?

    傅明津看向镜子中的新娘。婚纱完美贴合着身体曲线,腰肢纤细,胸部饱满,修的腿隐于婚纱下,却别有一番气势,提着裙摆时,像城堡里来的在逃公主。

    傅明津参加过很多婚礼,参加别人的婚礼时,他一向个冷静的旁观者,无婚礼现场有多感人,誓言有多真挚,他的内心都掀不起任何波澜。

    可现在,他忽然能明白那些新人的心情了。

    在他还靳文彦时,也曾幻想过和郁甄的婚礼,彼时他一无所有,无法给一个完美的仪式,如今自然要补上的。

    当然,也不仅仅因为这个,事实上,他之所以答应这次的综艺邀约,还有一个原因。

    就在数日前,傅明津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和郁甄离婚了,离婚后的郁甄交了别的男朋友,他听闻消息后惊讶之余难免失望,之后他把全部精放在工作上,促了萌橙的上市,还和曾经的同事慕雅宁结婚了。

    第次结婚时他给了慕雅宁一个盛大的婚礼,结婚消息震惊内外,媒体跟踪报道,郁甄在网上搜索了他们婚礼的图片,默默流泪。

    傅明津不知道人这一生会遇到多少梦境,起初他以为那只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梦,荒诞可笑,不足为信,醒来后就会忘记的那种,可那个梦过于真实,真实到傅明津起来后许久不能忘怀。

    他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更不理解梦中的他为什么会和慕雅宁结婚,这个昔日的女同事对他而言明明就个过,就算他真的和郁甄离婚了,以他的格也不可能很快投入另一段感情。

    前用了25才遇到了郁甄,怎么可能离婚不久就接纳另一个女人?

    傅明津难以理解,之后几天这个梦境反复萦绕在他脑海中,他又梦到了和慕雅宁结婚后的事,那些事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这就像一部拍坏了的电视剧,和郁甄离婚后剧情就彻底崩坏了。

    别的不说,只说粥粥他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他现在想起当熬夜换纸尿裤喂奶,还头大。他在这孩子身上倾注了一个父亲所有的心血和爱意,又怎么可能会忽视他到那种程度,让他变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更让傅明津想不到的,

    梦里的韩颂竟然巧用卑鄙手段对付郁甄,之后郁家破产,郁爷爷他们相继去了,郁甄也孤零零地死在了租房里。

    傅明津每每想到这一幕,心口都像压了一块砖头,他怎么可能放任郁甄落到那个地步?哪怕不爱,以他的子也不可能把事情做绝。

    如这只一场梦,傅明津不至于太过真情实感,可这场梦让人恐慌之处在于,一切都和现实紧密贴合,算起来,那一次他与郁甄吵架后夺门而,如郁甄不让粥粥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有试着去接近,俩人毫无疑问会分道扬镳。

    在傅明津看来,郁甄单纯好骗,外的男人都什么德行,魅无边,又广受欢迎,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交几个男朋友实在太正常不过。

    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路口,忆过去时,往往会觉得影响人生结尾的那个选择,发生在一个寻常的日子里。

    那一天天气平常,你做了一个在当时看来再正常不过的选择,可这个选择却带着你走向不同的路口,那些在上一个路口相逢的人们,渐渐去了不同的结局。

    如那日郁甄没有给他打电话,或许他们真的会走向命定的剧本。

    其后,景楼巧舌如簧劝他上综艺:“我知道你身份特殊不便露,可你有没有想过,外人对你们的感情多有揣测,当然,你们自己无所谓的,可换个角度想,我们做综艺的初衷,不为了秀恩爱晒幸福,而展现真实的生活状态,你难道不想让所有人都见证你们的爱情吗?”

    傅明津不被这句话打动。

    事实上,他天生沉默冷情,又内心坚定,很难被别人的话语撼动,上综艺不他傅明津会做的选择。

    正因为如,他想做一个截然不同的选择,去脱离那拿着剧本的翻云覆雨的手。

    他原本就打算带郁甄来港城试婚纱,既然如,就大大地展现。

    郁甄见他不语,抬眸看他,“傅总,我好看吗?”

    话音刚落,嘴唇倏地被人堵住,傅明津俯身过来,捏住的下巴,温和却急切,一点点加深了这个吻。而郁甄起初还有些担心,毕竟一门之隔就摄像机和万千观众,可他这样的子都能不管不顾,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对于相爱的人而言,亲吻实在自然而然的事,那就抛开一切,尽情享受吧!

    一吻结束,郁甄泪眼迷蒙,有些不太好受,就那什么之后吧,俩人实在过于频繁,甚至到了在保温杯里偷偷泡枸杞的程度!

    提起来都泪啊!qaq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当然,要脸,这种事可不会告诉傅总。

    总之就一边补身体一边疯狂补课,恨不得把之前的七都补来!

    这种情况下,的身体也和前明显不一样了。

    更容易被傅总带歪,更容易放飞自我,常常一个吻就能让荡起双桨了。

    不过傅明津也不比好什么,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在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结束之后,郁甄脸颊通红,连忙照镜子看自己有没有哪里不一样,可口红能补,那水汪汪的眼和喝醉了似的脸颊,怎么都挡不住呀!郁甄没好气地瞪了傅总一眼,这男人就知道勾引!

    傅总挑眉,对于傅太太无的指控早已习以为常。

    郁甄说正事:“所以你觉得这件婚纱怎么样?”

    “很好,”傅明津简洁明了,“腰不需要改细一点?”

    “我腰比较细,可能需要再改一改。”还有这套婚纱太贴合身材了,显得雪峰更为惹眼了,郁甄羞羞的,这真甜蜜的负担呀!

    等郁甄好不容易走向镜头时,直播间的观众已经麻了。

    足足十分钟!们看门看了十分钟!偏偏那门里吧还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音,偶尔有两句甜如初恋的对话,让们心里痒的厉害,完全

    有理由怀疑,要不更衣室限制了他们发挥,这俩人在里肯定半小时起步。

    不过等俩人走来,直播间的粉丝嗷嗷嗷嗷叫个不停。

    啊啊啊啊,甄甄身材超级好!傅总太幸福了吧!

    这俩人也太虐狗了吧?我只进来看个综艺,谁知道这对这么好嗑!

    结婚七还这么腻歪,真的把狗骗进来再杀!喂!你们的鹅子还在苦巴巴地学习呢。

    啊啊啊,别以为我没看来,甄甄嘴巴有点肿!!

    郁甄那小嘴怎么了?男人都豺狼啊!

    郁甄转了个圈,含笑听取了导购们的意见,对婚纱进行些许修改,其实定制会更舒服一些,可破产千金刚走困境,还觉得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去买一件一生只用一次的婚纱吧!再说这一件就非常完美,简直像为特别定制的。

    慕雅宁看着屏幕上容光焕发的夫妻。

    郁甄脸上的幸福个人都看得来,傅明津穿着黑色西装,手插在口袋里,低头喝了口保镖递来的咖啡,眼眸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郁甄,就连直播间的粉丝都看得来,笑着打趣傅总名副其实的“小盯甄”。

    这样的般配连慕雅宁都忍不住想祝福的程度。

    心头酸涩,忆穿书后经历的一切,竟觉得人生像跟开了个玩笑。

    拿到最好的剧本,却打最烂的结,或许也该及时醒悟了。

    明月高悬,潮湿的海风徐徐吹来,郁甄在婆婆家最小的那套290平的房子里吃完饭,就打开直播带网友跳健身操,当然,这也节目组的安排。

    郁甄最近很火,节目组肯定不会放过,应观众们要求,郁甄还把傅夫人拉过来跟跳了。

    傅夫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可在网上弹幕催促下,也不得不来啦。

    郁甄噗嗤一笑:“妈,你就跟我一起跳,一个人跳气氛不行。”

    傅夫人:跳操只会影响我投嘉华的速度!

    只差两百万就被第名跟上了,作为一个壕无人的女人,怎么能输?

    当然还躺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看郁甄跳,一边刷嘉华痛快啦!

    “来嘛!妈妈,你就当帮帮我吧!”

    傅夫人叹了口气,谁又能拒绝儿媳的邀请呢?

    正好在跟好闺蜜郁妈妈聊天,还非常无奈地对着手机说了一句:“你真的好会教女儿哦,这一撒娇我就得举手投降了!”

    傅夫人平日的运动就爬山,傅董和傅总晨跑来不参与,也就这几纪大了,怕自己嗝屁后,傅董把老白月光娶进门,才有了锻炼身体的危机意识。

    郁甄换了一身瑜伽服,不同以往的,这一身品牌的新品,特地让设计师设计了一个全新的运动系列,想看看网友的反应。

    郁甄最近跳操越来越凶残了,难度比之前大了很多。

    傅夫人刚跳几下就喘得厉害。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好不容易划水跳完,结郁甄却说这只热身?

    胳膊不自己的了,腿也抬不起来了,眼睛还有点花!老老实实当个土豪不好吗?非要学人家跳操!傅夫人简直跪了!

    哈哈哈,婆婆好好笑,甄甄你婆婆在划水!

    婆婆简直另一个我了!没想到郁甄的婆婆竟然真的郁甄的婆婆!

    婆婆的土豪榜第一要掉下去啦!

    婆媳cp也好好玩,傅总深情,婆婆宽和,甄甄这个家庭的气氛担当,都好好呀!

    粥粥宝贝呢?

    等郁甄关掉了手机直播,傅夫人往沙发上一摊,嚎道:

    “甄甄,太累了!妈妈不行了!”

    郁甄没想到婆婆能坚持下来,真的

    很感谢婆婆支持自己,笑着称赞:

    “妈,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帮你放松一下吧?”

    郁甄在家时经常帮郁妈妈按摩,做这些事简直手到擒来,拿筋膜枪帮傅夫人做了放松。

    傅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虽然拿郁甄当女儿,可哪好意思要郁甄真把当妈妈一样孝顺呀?人家郁甄帮郁妈妈按摩本分,帮这个婆婆按摩算怎么事呀?傅夫人想要拒绝,可郁甄态度很自然,想了想也就接受了。

    粥粥歪着头思考了一下,便走到妈妈身边,用肉乎乎的小手帮妈妈按摩小腿。

    “麻麻,你帮奶奶按摩,粥粥帮你按摩。”

    他的小肉手根本没什么气,按在身上像在挠痒痒,不过郁甄还感受到了儿子的心意,笑意满满地亲亲儿子。

    “谢谢宝贝!”

    “不用气,你的儿子就这么棒!”

    这可把傅夫人给逗笑了,傅明津小时候过于板正,傅夫人总觉得这个儿子少了些乐趣,倒粥粥子像郁甄,说话做事都自带喜感,既贴心又可爱,又时不时蹦几个金句来,让傅夫人莫名一暖。

    傅夫人由衷叹了口气,真好啊!什么圆满呢?这就圆满啊!

    粥粥晚上留宿在傅夫人那边,郁甄则和傅明津去了他们的新房。

    傅明津最近很忙。

    一来他一早就打算举办婚礼,必须得和婚仪公司沟通,虽则有特助等助理和秘书帮忙处理,可细节还需要他来敲定,而这些事又格外琐碎,毕竟光鲜花就要用到一个惊人的数量,还需要外空运,实在不一件容易事。不过傅明津乐不疲。

    来他打算除去韩颂这个潜在敌人。前傅明津徐徐图之,做了那个梦之后,他意识到这个人的威胁比想象中更大。梦中他对付韩颂的手段与现在差不多,只透露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信息,比如说三颂看似生机勃勃,实则资金链已经处于随时可以绷断的状态。这个男人不仅搞垮了郁家,竟然还想染指郁甄!傅明津一刻都不想忍了。

    再加上公司的事务,傅明津的忙碌显而易见的。

    于乎,傅太太不得不凄凄惨惨地独守空房了。

    郁甄像会睡冷床板的吗?

    傅明津受不了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特地拿着笔记本坐在床上工作,不过郁甄还不知足,忙完自己公司的事之后,实在闲得无聊,便双手托腮看向身侧的傅明津,细白嫩的小腿前后晃动。

    “老公,你不戴眼镜能看得起吗?”郁甄音温软。

    傅明津颔首,还未说话,鼻梁上倏地一轻。

    郁甄笑嘻嘻地用手指勾着他的眼镜,晃呀晃的!还挑衅坏笑,显然要调皮到底不给他了。

    傅明津工作时比平常严肃些许,时深眸中也不免带着笑意,“甄甄,给我!”

    “不给!你有本事来拿啊!”郁甄得意地抬高下巴,傅明津意味深地看过来时,竟然拉开睡衣领口将眼镜塞了进去。

    啦啦啦啦!拿不到啦!

    不过失策的,眼镜好冰呀!简直要人命。

    傅明津无奈地捏捏眉心,简直起点龙傲天霸总上身,一副“女人你这在玩火”的眼,干脆把电脑放在一边,用了一些法子自家太太身上把眼镜咬了来,于郁甄只好眼空洞地望着天花板,无地咬咬粉唇,祥林嫂上身,满心都“我真蠢!我光知道挑衅,却不知道挑衅的后”。

    告辞!

    教你如何设置阅读页面,快来看看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 八六中文网(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