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抓住你了
    一直到了傍晚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些疲惫的瘫倒在床上,云软软轻轻地叹了口气。

    虽说这件事看似巧妙地化解了,但实际上还是埋下了隐患,比如说长公主默默疏远了自己。

    “自古天家多薄情。”

    云软软幽幽地说道。

    而郑南珠知道他去参加茶话会,却碰到了这样的事情更是愤怒无比,当场就要去找白家讨个说法。

    甚至还想让公主府找个说法。

    “我的宝贝女儿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没有人责备墨意,毕竟这件事情他也是受害者。

    可郑南珠还是拉着自己絮絮叨叨的讲了很多,比如说怎么保护自己,下次再也不会参加这种宴席,天家没有好东西等等。

    向来主张不发表自己看法的云软软不由跟着骂了一句天家。

    “才不外漏,软软,你可懂我的意思。”

    要走的时候,郑南珠悠悠地说出这句话,眼睛里是她读不懂的深意。

    正当云软软惊讶于向来嘻嘻哈哈的郑南珠,在此时变严肃。下秒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神情,嘱咐她去好好休息。

    跟着又嘘寒问暖好久。

    虽然对于自己在茶话会上表现得甚好,也得到了皇上的赏识,但长公主的不赞同,始终是一道障碍。

    好家伙,这本书的言情烂套路都被自己遇上了。

    云软软从榻上起身,决定出门透透气。

    云家向来在晚上也灯火通明,此时也不例外,披了一件薄薄的外衣,就去了花院,里面正开着各种千金难求的名花。

    团团簇簇的,煞是好看。

    只是出来走一走,并没有叫上随身的仆从,深夜花匠也都回了家,偶遇了几个侍从,也只是点了点头,抬步踏了进去。

    在此时才发现这花园寂静的荒凉。

    按照原先所涉及整个云家都是灯火通明般的存在,夜晚也是开这些灯,保证主人的随意出行。

    但绝对不像是这样,遇到里面防守越少。

    下意识感到不对劲,又转头就要离开,一边准备着呼喊仆从。

    然而一双有力的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随之而来的是那双漂亮的墨色瞳孔。

    一时间失了防备。

    是墨意,来不及按压住自己心里的疑惑要出声,他只是坚定地朝自己摇了摇头,将他与自己一起按在了花海里。

    层层次次的花海之中刚好可以遮住两人的身影。

    云软软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远处花海的谈论声音。

    “此次南巡,我云家定会竭力做好防卫工作,这点请圣上不必担心。”

    是一道略显沉稳的女声。

    那边却没有回应,似乎是低低嗤笑了声,在暗夜里有说不出的蛊惑。

    “云家的小心谨慎,我自然是放心的,毕竟连自己女儿都能算计好。”

    声音清朗,却又带着丝丝独属于男人的性感。

    “圣上莫要说笑……”

    居然是自己的母亲,这男人是当今圣上江寒!

    “我记得许久之前便说过,此次南巡诚意邀请云家小女与我一同伴游,而你却始终不愿意。”

    “怎么你是怕与我的合约谈崩?我会以你的宝贝女儿为要挟吗?!”

    原本还算温和的江寒在此刻,声音突然冷了下来。

    “何况当初你就答应我的父亲将云软软与我结亲,莫非如今已经忘了?”

    此话一出,云软软微微一愣而墨意也明显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云家世世代代都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罢了,也就是在云家上一辈才走了运发了财,按理说应该和先皇没有什么纠葛。

    从这个角度恰好看见郑南珠惨白的脸和江寒微怒的面容。

    “世世代代皆是如此,不会到这一代就断了吧。”

    正当云软软和墨意听得一头雾水时,郑南珠脸色已经完全苍白,向来年轻端庄的面容,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皇帝,我就这么一个孩子实在不忍心离开她。”

    郑南珠艰难的开口。

    “你以为正想要的是你的女儿吗?要的不过是你郑家给的承诺罢了!”

    “要么是你的家族,要么是你的女儿,或者说你也想让云家跟着倒霉受罪。”

    江寒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皇上,软软是我的掌上明珠若她有意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不会阻拦,只是她心性尚未成熟嫁入皇宫实在是有损天家颜面。”

    咬了咬牙郑南珠还是开了口,跪到在面前。

    “草民想要的,不过是为女儿谋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心意罢了,怕是皇上您给不起。”

    此话一出,不仅是姜寒的脸色变了变,连带着躲在草丛中的两人也神情大变。

    这是对皇权的否定和威胁。

    “怎么你是觉得你女儿嫁入皇宫,我会待她不好?”

    意外的江寒没有暴跳如雷而只是一场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朕不会对任何一个女子有所偏好大可不必担心受委屈,皇宫里是什么样子,你最是清楚不过。”

    然而郑南珠还是倔强的不肯起身。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若爱女,能对我有所心意,便同意嫁入宫中?”

    江寒此时已经听不出太大的情绪变化甚至相当平和。

    “你知道的,只要我想她明日甚至今日就会出现在皇宫里,朕可以向你承诺的事,她若进了皇宫,绝对不会委屈半分。”

    这下换郑南珠不语。

    许久许久才听见江寒冰冷的声音“既然你如此不愿,我也不会再强求,希望你能够承担接下来的后果。”

    听到这时,云软软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一方面这无异于错失了一次机会,一方面的确是郑南珠爱女的一片诚挚之心。

    “你先退下,朕在你云家重金打造的花园里,好好走一走。”

    郑南珠听见江寒不会强求松了一口气,暂时也不想去在乎那些将要发生的结果。

    “多谢皇帝的伤势之后人家还会进行接力感谢今日的恩赐。”鞠躬后,郑南珠转身便走。

    而当云软软松了口气,以为终于要结束这令人窒息的谈话时,却听见头顶上传来了一道略带温柔的声音“小东西,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