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焚情(下)
    原本因为皇帝的答案而产生不满的长公主在此时,笑意浮上了面孔,她是真心实意地对这个漂亮而聪明的女孩儿产生了好感。

    “既然皇帝都说这样了,今晚就让她留下来与我们一同赴宴吧。”

    长公主的话一出,众人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有人因为云软软的这次表现而改观,为她欣喜,而有的则是对于她一鸣惊人而感到了纯粹的嫉妒。

    而有些人,譬如葛如欢,则是神情复杂。

    “你这样的人,怎配与长公主,皇帝这般尊贵的人一起共餐!”

    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欢声笑语。

    身着绛紫色的女子原本在前排看表演,此时已经冲了上来,眼眶通红,愤怒地大喊。

    “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长公主的面色彻底的阴沉了下来,低下的仆从也悄悄的潜在,他的旁边准备一把带下去。

    看似柔柔弱弱的女人,却充满了力气,漂亮的眼睛里面满是愤怒指着云软软说。

    “你怎么好意思勾搭我的侍卫!”

    云软软却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琉璃瞳里闪烁着华彩,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来人给我把她拉下去!”长公主颇有些厌恶道,“这是谁家的女儿,怎么如此的不知体统!”

    仆从们拿住大喊大叫的白文锦,身旁的大宫女,恭恭敬敬“这是尚书大人家的独女。”

    “你为什么不肯回答我,你是心虚了吗!”

    白文锦不知从哪来了力气,一把甩开拉住她的太监,冲到前面,恶狠狠地拽住云软软。

    云软软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身体颤颤巍巍,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把她给我带下去!”

    长公主的命令下达了,白文锦一把跪在地上“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您也要袒护她吗?难道您就不在意皇上的安危和天家的尊严!”

    此话一出,无论是谁,脸上都充满了怀疑而看待云软软的目光也带了一次探究,毕竟事关重大。

    正当长公主犹豫不决时,倒是云软软先开的口。

    “从我进园子开始,你便一直给我使袢子,原来是这个原因,如今我想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情。”

    云软软直接挑明了讲,直视她的眼睛,垂涎欲泣。

    “白家的侍卫是不是你强行带走的!”

    “这话你都不如问问高大人,毕竟那位因为伤势过重差点离世,我在旁边路过,难道要见死不救吗。”云软软笑了笑,就知道高蚺没有如实告知。

    “你若实在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但我希望你不要那么愚蠢。”

    白文锦瞪大了眼睛“云家亲自从我这里拿走了他的卖身契,还留下了三千两的黄金。”

    “那你为什么要要那三千两黄金呢?”

    在场的所有人,通过她们三言片语,已经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状况。

    只能说怪不了云软软,毕竟收了钱也不能说强取豪夺。

    “当然是因为别人把卖身契拿到了府中,我们能做的也就是买,难道要看着他在您府上被折磨死吗?”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

    “早就听说白家待人苛刻,此事却是领会到了。”

    云软软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且问你,你说我虐待他,可曾有什么证据,相较于你作为主人,却让他处于危险境地之中,我路过而他,我们俩的做法,到底谁正确一点。”

    “如果他并非受到虐待,又怎会心甘情愿的留在这里。”

    说完原本眼角泪光盈盈的云软软也跪倒在地,声音哽咽。

    “殿下,今日是我第一次参加姐妹们的茶花会,却想不到闹出了这样大的事情。”

    云软软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却又强忍着不愿说出内心的委屈。

    着实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现在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了,虽然说我并没有做出如妹妹所说的这般,但终究是扫了大家的雅兴。”

    “但我可以非常确定的是,我们云家绝对不会做出这样荒谬的事情,”云软软眼神坚定。

    原本沉默在一旁的葛如欢,在此时却开了口。

    “公主殿下,想必两人是有误会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不如先让她们下去来自行解决。”

    长公主看着纷纷跪倒在地的三人,眼神沉了沉。

    “白文锦,竟然你敢当众说这些话,想必也有一定的证据,不如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出乎意料的事,长公主选择直接处理这件事。

    “公主殿下,”白文锦声音带着慌张,“虽然臣女没有证据,但是云家入府抢人的人证却可以拿出来的……”

    “没有证据,你是怎敢来到长公主府,进行可笑的申诉。”

    江寒在一旁看了许久,这次他的他笑容冰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白文锦。

    “姑妈不必再为此事烦恼,没有证据的事情,就是捕风捉影。”

    此话一出,白文锦面色白了白,这位皇帝可不向长公主存在着一定的同理心,他只相信是非对错。

    “愣着干什么,给我拖下去。”江寒不紧不慢的开口却充满了威严,“另外,白爱卿竟然如此培养得当的女儿,我倒想问问他是怎么教的。”

    白文锦原本还想挣扎,听到此话,整个眼睛彻底的灰败下去,整个人忍不住的颤抖。

    匍匐在最高权力面前,能做的,只有尽量不要再惹怒这位皇帝了。

    片刻之后。

    茶室里面焚烧着高洁的香料青烟缭绕,沏茶声好听。

    “当着许多人的面,我不方便问,皇帝你这样做是不是过于草率。”

    长公主皱了皱眉,原本心里面对云软软那份好感已经降低,毕竟事关皇家的脸面。

    对于皇族来说,在他们允许之下,你表现的一些才艺,给让他们心情愉快了,便是好的。

    如若违背添加的尊严,那无论怎样都是应该制止。

    以江寒的处事风格,断断不会如此草率地定下了这件事的性质。

    “皇帝”似乎想到了什么长公主有些犹豫的看着江寒,“莫非你对那个女儿产生好感?”

    “姑母莫要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