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正式开始
    直到躺在榻上,盖上了被子,云软软仍然是懵懵而紧绷的状态。

    已经是成年人,也不是一无所知,但毕竟是第一次,而面前的男人除了这张相似的脸,是几乎完全陌生的人……

    即便苏原曾经告诉她,不必担心这种情况,一切都是虚拟,只是意识传输到虚拟空间。

    她想回去,也知道这种事情不可避免,但始终分得清楚,现实与虚拟,伦理与底线。

    这个拥有和自己喜欢的人一样面容的男人,是陌生人,和那个人一样对她没有喜欢。

    果然……无法接受。

    当她躺在那张散发浓郁薄荷香的大床上,几乎完全丧失表情,感觉自己的头发丝都是僵硬的,尽量不去看榻边的姜然。

    男人慢条斯理脱着衣服,每一步无不在刺激云软软的神经。

    咬紧了嘴唇,因为用力,微微渗血,而她在飞快选择着解决方法。

    而在思考的时间,姜然也只剩下了白色的里衣,灯火下,勾勒出清瘦有劲的身体,一张一弛,说不出的蛊惑。

    他俯身,清瘦的身体,颇为有料,每一块都堪称完美,散发着男人的荷尔蒙气息,长长的墨发落在肩上。

    塌上的云软软下意识吞了吞口水,可还是咬咬牙决定开口。

    就算把这当成一场游戏,也无法去接受,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同床共枕。

    能得到宠幸,从而更好完成任务,她梦寐以求,但如果以这样为代价,没有道德的如同。

    就是做不到,起码在此时此刻,完全做不到。

    男人躺在了一边,欣赏了会云软软风云变幻的表情,直截了当。

    “我不会碰你。”

    云软软愣住,下意识松了口气。

    而姜然面色平静,支起身子,拉开了距离,那双琥珀色的瞳孔满是深意。

    “一个交换,我知道,你需要云家。”

    点到为止,非常有效。

    云软软看着那张俊脸,微微皱起眉,即便是从未相识的母家,没有所谓的亲情,但却是她的靠山。

    “在弄清楚罪魁祸首前,我都不会碰云家,如果你足够聪明,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他正在观察她的表情,云软软看见了眼眸里的势在必得,探究,戏谑……

    唯独没有看到感情。

    是啊,帝王家需要什么感情呢?所有人也好,都在他都算计里。

    想到这,云软软压抑被算计的沉闷,抿唇“条件。”

    姜然微微一愣,以他对“云软软”的了解必定是泪眼朦胧,不言不语,虽然会答应,但免不了麻烦。

    所以即便她最好控制,也是在这几天重新观察后,认为仍有价值后才觉得。

    而此刻她的平静,甚至是冷静他是没有预料到的。

    但这样最好。

    “成为我的偏宠,”男人的声音慵懒而冷淡,“一些事情需要你去解决。在我控制的范围里,随心所欲,是额外补偿。”

    云软软沉默着,在姜然以为她就要如往常一样,开始悄无声息的落泪后,下意识皱眉时。

    面前的女人只是微微一笑,方才沐浴后的清香,配上晶莹的肌肤,说不出的风情。

    “臣妾自然答应”,云软软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苦笑,“即便得不到您真正的爱,能陪伴在您身边也是很好。”

    姜然定下的交换,不是询问,而是通知,既然无法选择。

    不如利用这个绝佳的机会,拉近距离,利用他喜欢的小白花人设,甚至不用违背她的道德,获得好感。

    几年的摸爬滚打,她自然懂得在自保的情况下,讨好别人。

    姜然默默听完,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恰如冰封的雪山迎来了暖阳。

    稍纵即逝,依旧惊艳。

    “说这话前……”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点上了云软软的唇,眸色加深,“因为紧张而咬破的唇,应该擦擦。”

    冰冷的触觉,短短的瞬间便收手。

    心中大骇,表面依旧是羞涩的笑容,云软软开了口“许是紧张,这种事情……”

    欲言又止。

    姜然没有说话,沉默了片刻,转了身“休息吧。”

    灯火渐熄。

    ……

    而林软软听到她的邀请之后却没有想象中的慌张,而是平静的笑了笑。

    从后排的位置慢慢的走到了前排,她显得一点也不慌张,那一身被嘲讽的金色华服,显得高贵典雅。

    好像天生如此,再也没有人能穿出她的风范。

    长公主看着她的眼中多了一丝赞赏,而皇帝亦是如此。

    除了难以遮掩的美貌,她的气度非凡,即使是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邀请,也显得毫不慌乱。

    “葛小姐盛情难却,只是一场普通的才艺展示罢了,这难道不是你我皆知吗。”

    一句话,轻而易举的说明了自己并非所愿也挑明了,这只是一场比赛,没有什么好值得去争抢的。

    “那就看期待林小姐的表现了。”说完这句话,葛如欢转头而走准备相关的表演。

    云软软也退了下去。

    雅间,绿染一改和自家主子在一起时的平和而显得有些焦灼。

    “小姐小姐,葛如欢摆明了想要和我们斗争,”绿染有些着急,“那我们应当怎么办呢?”

    “自然是要准备了,”云软软笑着敲了敲绿染的头,“难不成因为惧怕就不再去了吗,这样反而会达到他的目的。”

    虽然绿染对云软软非常信任,但是还是会觉得这是摆明了的,不想让他们被看见。

    “怎么会有人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去污蔑呢?明明这件事情就不是我们的错。”绿染按照云玩软的指意搭配着妆容。

    没有去跟着口诛笔伐她们的跟风专相对,而是非常平和的准备自己的相关事宜。

    毕竟好戏刚刚开始。

    “这支口红的颜色太淡了。”云软软挑选着唇膏的颜色,“衣服也帮我选择大红的吧。”

    不知道小姐准备的是什么才艺,但是光着服饰就知道,这真的不是随口应战而是有所准备。

    终于在午后的阳光灿烂之中,在获得众多瞩目之下,开始了两个人代表各自利益的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