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暂用2
    夜幕渐沉。

    御书房灯火通明,眉眼清俊的男人批阅着奏折,骨节分明,手指修长。

    手腕瘦削,紫色的经脉看得清楚,笔迹苍劲有力而清隽。

    云软软在一旁研磨,天气寒凉,一身胭脂红的锦服,绣着繁复的花纹,衬得那张面容愈发完美。

    赏心悦目,又有说不出的和谐美好。

    自那一日起,姜然日日将云软软召入陪伴,皇宫内外皆传向来清心寡欲的新帝有了偏宠。

    足足半月,姜然频繁出入这间恢弘大气的宫殿,但两人一言不发却是常见的情形。

    从早到晚的奏折,姜然一度怀疑奏折永远批不完,然而每每夜幕西沉,姜然便让云软软回去。

    研墨也就结束。

    虽然这也不见得是好差事,可自然比那批不完的奏折要好。

    想到这,云软软放下墨块,揉了揉胳膊,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一旁面色平静,飞快翻阅奏折的男人。

    新登基不过一年,先帝时的一些问题还未解决,新的问题又冒了出来。

    门外装放着小车,堆积着折子。

    堪比学生时代。云软软在心里做了判断,心中不由嘀咕,怎么还不放人。

    “手酸了?”清清淡淡的声音,好听又带着天性使然的冷淡。

    “有些。”云软软笑了笑,“不过殿下自然是比妾身更累的。”

    此话不假,研墨不断,也是因为书写不断,居然姜然的效率极高,但耐不住奏折的数量之多。

    姜然听罢,放下了笔,躺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吐出了两个字“揉揉。”

    瞬间石化。

    “好。”云软软强行按捺住自己的紧张,一步步向前。

    一双芊芊玉手搭在墨色的龙袍,舒服的面料,甚至透着热度。

    云软软为了更好照顾母亲,学习了按摩,用来阻止肌肉萎缩,长达三年的照顾,自然是精通的。

    调整好状态,云软软轻轻按压,推拿“力度可以吗?”

    “甚好。”

    暗暗松了口气,云软软认认真真按摩了起来,忽略了因为触摸而身体微僵的姜然。

    半个时辰后,姜然示意停下,理了理衣服,破天荒问说了一句“学过?”

    “原先母亲身体不适,妾身便向府里的大夫请教了一些按摩手法。”云软软低下了头,这也不算说谎吧……

    “很舒服。”姜然点了点头,眼里多了几分柔和,“多谢。”

    云软软虽然颇为不适应这冷冰冰的人一句感谢,但明面仍然是温温和和的笑容。

    说完,他继续批阅着奏折,云软软便在一旁研墨。

    好吧,完全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云软软暗自叹着气。

    夜深,堆积如山的奏折终于批改完毕,姜然放下了笔,云软软知趣地上前揉了揉肩。

    “皇上,元妃前来送些暖汤,说更深夜重,您又处理事物……”门口的太监总管吴清辞弯着腰,轻轻提醒。

    他是从小选定被,服侍姜然,面容年轻,也明白皇上心意。

    见姜然仍然在闭目养神,不出声,吴清辞自然明白什么意思“……那就像往常一样?”

    椅上的人微微点了点头。

    吴清辞说完,退了出去。

    门口即刻传来吵闹声,娇滴滴的,显然是元知云。

    而姜然不理不问,甚至眉头都未皱,想来,自然是常态。

    “我不进去,怎么知道那个女人又使什么手段……”

    吵吵嚷嚷中,这一句话喊得格外大。

    原本在推拿的小手不由一顿,接着若无其事地按摩。

    姜然挑了挑眉,睁开了眼“不在意?”

    抿了抿唇,尽管什么都没有说,那双秋水瞳里水光盈盈,说不出来的怜爱之态。

    云软软是个极度聪明的女人。任务目的就是取代皇后,但母家的政治权利低微,她甚至因为商人之女而登顶妃位直到现在也饱受非议。

    显然,她完成任务,要做的就是抓住皇上的心,而根据她对已有剧情的了解。

    最后的结局,是除去对女主使坏的皇后,而不是灭了让女主心灰意冷转而红杏出墙的皇帝。

    不仅仅是因为女主的善良,更多的是在极其玛丽苏的剧情下,也无法否定的,这个皇帝本身的功勋卓越,能力超群。

    与其说姜然最后让女主登上后位是因为爱,云软软更倾向的是,他不愿意天下大乱。

    对他来说,相比于天下,一个后位简直微不足道,更何况,整本书里他都未有真正心倾之人。

    但如果说他有什么喜好,也许偏吃女主傻白甜一类的吧。

    索性,云软软坚定地走起了柔弱美人路。

    姜然大手一挥,拥住面前美人的细腰,肤感碰触,传来的热度让两个人都微微一颤。

    然而,姜然没有停止动作,有力的臂膀一把抱住云软软,让她坐着自己的腿上。

    “让她进来。”

    深夜,云软软早已送走了名义上的父母,让绿染取来各宫妃子的资料。

    那些隐藏在底面下的暗流,应该被揭开了。

    绿染从小陪伴云软软长大,看到向来软弱的女人决定狠狠打击这些曾经迫害过她的妃子。

    打心底为她高兴,连带着工作都认真了不少。

    云软软翻看着绿染为她准备的资料,凭借她对剧本的理解,由易到难排着攻略顺序。

    但最为首要的,就是那个所谓的选贤之会。

    以姜然现在对自己的耐心程度,因为受伤而无法参与自然会被原谅,但是,不久之后会天降灾难。

    这件事如果逃掉了,矛头指向谁,自然一目了然。

    如何揭开这样的阴谋?

    云软软叹了口气,尚且恢复的她每一次动身都感到致命的痛楚,眼泪忍不住要掉下去。

    对了,姜然。

    如果说谁还能帮助她,面前不就有现在的?

    半个时辰后。

    姜然已经赶到了落霞殿,看着殿门前他已经熟系的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这好像是第二次云软软主动喊他来落霞殿。

    第一次,他们彼此戴着虚假的面具,说着利益相关的话。

    这一次,应该会不同,毕竟姜然没有办法再做到漠然。

    殿门开着,浓浓的药味掺杂着血腥味扑面而来。

    绿染扶着面色完全苍白的女人,那幅原本堪称万丈荣光的面容,此时迅速地消瘦下去。

    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皇上,您来了。”云软软微微一笑,那双不染纤尘的琉璃瞳是单纯无暇。

    姜然沉默地招了招手,示意身边人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