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愈发大胆
    当确认云软软的确离开了,穆息才从屏风后出现,一张俊脸微微泛红。

    “谁是你弟弟。”原本应该很生气这个称呼,说出来的话却是软绵绵的,没有力度。

    准备离开,看了一眼云软软的闺房,穆息又忍不住红了脸连忙动身离开。

    这一边的云软软可就不似他,还有选择离开的机会了。

    姜然披散着头发,背对着她,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绸质里衣,发烧还在滴水。

    看不清神情,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被召见了过来。

    “皇上,这样容易着凉的。”云软软挤出一个笑容,接过吴清辞手中的布。

    “出去。”

    冷冰冰的两个字,吴清辞自然知道是谁,连忙出去,顺带把门也给关住。

    连带着屋子里的绿染和其他奴仆,也一并带了出去。

    “你方才做什么去了。”

    “臣妾……”

    话还没有说完,姜然一个转身夺过云软软手中用来擦水的丝布,琥珀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愠怒。

    莫非……

    云软软咬咬唇,面上还是温润的神色。

    “怎么了,说不出话来了?”

    姜然笑了笑,却让云软软感到由内到外的寒冷。

    “你告诉我,这个玉镯是什么!”

    云软软一愣,看着瘫在姜然掌心的那枚玉镯,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皇上不必和臣妾打哑谜了,这个镯子是父亲游历四海,无意从一个商人哪里得来。”

    反正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倒不如这样去拼一把!

    “……”

    姜然看了看镯子,又看了看面色坚毅的云软软。

    虽然没有说话,但从慢慢攥紧那个用来擦水的丝布,骨节泛白来看,他陷入了纠结于愤怒。

    “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谋划朕的?”

    来不及反应,一双手有力地扣住她,就像在确认什么东西一样。

    “云软软,朕问你——”

    “从见到陛下第一眼便是了,难道陛下不知吗!”

    趁着姜然还未说出话

    正是入秋之时。

    满院的杏叶在阳光照耀之下,明亮而温和,映衬着大红的江府,增添着喜气。

    “酒儿姑娘真是您捧在心间的人……”满堂的宾纷纷赞叹道。

    红裳的男子只是朗然一笑,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也柔和了不少,更衬得风华绝代。

    江家出手极为阔绰,上好的红绸大手笔地铺满了礼堂,金晃晃的礼器点缀期间,甚至当场宾都赠送了远超贺礼的夜明珠。

    这位年少出名又极其低调的名门世家江家少主,却选择以如此招摇的方式娶妻,实在意外。

    但依江倦对她的宠爱,即使王城向来重视门第,且林酒儿来自偏僻苦寒的离洲,这也是合理。

    “这嫁妆摆了有足足十里吧?”看着一路摆来的做工精美檀木木箱,女宾们忍不住感叹着新娘子的受宠。

    “也不知道新娘子是何种风采……”周围人谈论着的想象中的林酒儿,这让江倦回了神。

    对酒儿的不安。

    不安,以及少有的慌张。

    可想到昨夜那个软娇的女子试穿着华美的嫁衣,跪坐在塌上,眼神如鹿,一如初见。

    她软软地说“真期待我们明日的婚礼啊……”

    说这话时,那双琉璃瞳流转着诱人的色彩,她似笑非笑,似乎忘了此前长达半年的软禁,只是单纯期望幸福罢了。

    不应该去猜度的……但……

    “如此大好的日子,不好好喝酒在想什么呢!”好友云翳打趣着,“怎么,现在就想酒儿了?果然有娇妻的男人就和我不一样啊。”

    “……少来。”江倦看着云翳递来的酒,明白了他什么意思,举杯一饮而下。

    “……对了,你请动了姜家?”叶湛想到什么,“姜然居然来了。”

    江倦略有诧异,这位素有战神之名的姜家继承人……顺着姜然目光望去。

    一张冰冷却俊美无双的面容,深邃的眼睛似乎淬炼着寒光,挺拔的身姿,两人虽然彼此都有耳闻,却没有碰面。

    可在众多宾之中,那有战神之称的姜然一身冷峻气质,卓然独立,并不难猜。

    正好,姜然也在回头看着江倦,微微点头,算是祝贺。

    江倦勉强压下心头的不安,招来了侍从叶湛耳语片刻,再度端起酒杯,迎接宾。

    酒儿,今天是我们的大婚之日……过了今天,我给你平等的自由……

    另一边,喜房里。

    服侍的人早已被迷昏,不省人事,而此时这间屋子笼罩淡淡的金色。

    屋外飘落的杏叶静止。

    这一片俨然是——时空静止!

    屋里,黑衣男子和一名中年女子恭恭敬敬跪在塌前,两人因激动而微微颤抖。

    长达数时辰的‘蜕变’,功成。

    塌上的女子一袭华美的红袍,支着身子,原本瓷白的皮肤布满了青紫色的血脉,从脚尖一直到下颚。

    那张恬静柔美的面容,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正燃烧着金色火焰,而她全身几乎都在渗血,整个人看上去极其妖媚而森然。

    “恭迎‘月华’临世!”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激动地磕着头,额头上很快出现了血迹,她却浑然不知。

    “老奴,祝贺少主成为‘月华’!”紫竹的眼泪落了下来。

    林酒儿不悲不喜地抬眸,试着抬了抬手腕。

    体内充盈着尚未预测的灵力,但那蚀骨的痛苦依旧存在。

    林酒儿不紧不慢地起身,“是时候离开了。”

    紫竹一愣,她原本以为以江倦对林酒儿的情深,少主不会轻易答应离开,甚至做好了苦苦哀求的准备。

    但她的少主,毕竟不是轻易动情的人。

    林酒儿挥了挥手,原本灰败的场景变得鲜活。

    那片杏叶掉落在地上,细碎有声。

    推门,不出所料,江倦的身影已经出现。

    他看起来有些错愕,一身耀眼的红衣不挡颓然的情绪。

    林酒儿歪着头,止步。

    “酒儿……”江倦隐隐约约猜到不对劲,内心的惶恐加剧,“你这是要……”

    面前的人也是红衣猎猎,只是眼神是他未见的冰冷,他不想问为何她满身的血,为何身后又是那两个人。

    他只想……

    “今日起,你我再无瓜葛。”林酒儿平静道,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男子一寸寸灰败。

    “我知道了……”江倦看着面前前所未有冰冷的林酒儿,没有质疑,反而平静下来。

    忽略着江倦眼中的挽留,林酒儿走近一步“我要的天下你给不了我。”

    “天下么……”江倦的神情看不清楚,“酒儿原来想要这个……”

    林酒儿没有再说话,看着那双暗沉下的眸,说了句莫名的话“你赢了。”

    转身离去,毫不留恋。

    那一天,江倦宣布和林酒儿的婚约作废,轰动王城的这场大婚以这种方式结束,令众人唏嘘不已。

    此后,向来低调的江倦踏入政场,以极为惊艳的才能在短短三年,成为摄政王。

    至于那位酒儿姑娘就是王城不敢触碰的存在。

    一字不许提。

    ------题外话------

    正在改稿,如果出现阅读混乱不要慌张,这几天就改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