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交锋
    由于宫中规定嫔妃家眷不得在宫中滞留过久,云父由于是男性家眷,待了两日要离开了。

    这边,郑南珠考虑到尽早帮女儿筹划,也觉得该早些离开。

    “走时,我让绿染去送你。”云软软已经勉强能下床行走,穿着厚厚的衣服在餐桌道。

    “嗯。”郑南珠看着在一旁乖巧的绿染,欣慰地笑了,“有绿染陪你,我也放心多了。”

    绿染听见夫人称赞,自然高兴。

    “不过要早些找一个会些功夫的侍女。”郑南珠表情严肃道,“受伤的事,万万不可再发生了。”

    看着面前美妇人欲言又止的样子,云软软自然知道,这个人可能母亲已经选好了。

    自己要做的,就是接受这份好。

    午后,云软软送别郑南珠后。

    偌大的落霞殿好似一下子又安静起来,美丽的阳光动人。

    “小主,娴妃娘娘来探望您。”

    绿染轻声唤道。

    回了神,云软软揉了揉额角,努力调动关于这位娘娘的资料。

    ……一个比较鸡助的角色,没有什么重大的戏份,和女主关系比较好,甚至在女主为皇帝时还积极支持。

    在云软软排的宫斗名单,甚至把这个位居妃位的娘娘放在前面。

    不过,既然来了,没有理由不见。

    “宣。”

    片刻后,娴妃入场。

    一张清秀的面容,细细的眉,妆容极其素雅,配上墨绿色长裙。

    说不上多么的倾国倾城,顶对算得上小家碧玉,甚至一边的贴身侍女容貌都比她娇艳。

    但独一份的淡雅,让她在满是绝色美女的后宫里,显得尤为不同,她好像什么都不在乎。

    却好像什么都会留心。

    “云妃娘娘,近来可安好?”

    果然,声音都是寡淡不带情绪。

    “承蒙姐姐关心。”云软软笑了笑,“身体不适,便不能亲自招待姐姐了。”

    沈竹影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套话,让侍女把准备好的东西一件件拿了出来。

    是一些珍贵的补药,皆用朴素的小木箱分门别类放好。

    自从云软软“盛宠”以来,送礼的嫔妃不在少数,多是送些珍贵的金银珠宝。

    明码标价写着价格,写着利欲熏心的交易。

    云软软回馈了同样价值,甚至超过价值的金银珠宝,本着不得罪的原则。

    故现下看见这个的礼品,倒是微微一愣。

    “太医院好些稀缺的药物没有,补品什么的,我的太多了,想着你受伤都带给你了。”

    沈竹影与其说解释着理由,倒不如说,极其真诚地表示自己用不到。

    “多谢娘娘。”云软软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谢道。

    倒是沈竹影细细打量了她几眼,眼神依旧是非常平淡,甚至是漫不经心的。

    “据我所知,”沈竹影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那个荒唐的晚宴需要你的出场。”

    云软软心中大骇,想到沈竹影是皇后的亲妹妹,自然也是知道内幕的,但还是说了出来。

    几分平静,几分严肃。

    “以你现在的伤势,”沈竹影招了招手一批侍女很快退下,才缓缓开口,“参加一定会失败。”

    云软软只是微愣,很快反应过来。

    沈竹影是当今丞相的嫡长女,本来该由她成为皇后,然而沈丞相的偏心让沈沐烟登上后位。

    原本无欲无求的人,也因为妹妹嫁入皇宫而被迫入宫。

    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姐姐的意思,”云软软看着那双清淡的眉眼,慢悠悠道,“我不是很明白。”

    “不必与我犯糊涂。”沈竹影没有什么变化,“你需要知道的是,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不引火烧身。”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软软皱了皱眉。

    沈竹影倒是沉默着看着云软软困惑的表情。

    “真不愧是个可人儿,那就更应该珍惜自己了。”

    说完,不再言语。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云软软自知让她万万本本说出来是不可能的,索性也没有开口。

    沈竹影自知无趣,很快便离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赶在这一天,非要打乱她原有的思绪。

    原本受伤,娴妃的事情就已经够难解,一时半会忘记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外国使团进京引发的。

    “若沐兰王妃请求入见。”

    绿染说这话时,若沐兰已经在偏殿等候。

    不管这次外国使团入京会带来什么,但她的的确确是来到这个世界,少有的可以聊得来的人。

    想必也是为了感谢。

    若沐兰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进来的,一见面看见不久前与自己谈笑风生的女人,面色苍白的样子。

    不由又怪起了自己。

    “如果我不要求你跟来就好了。”

    “一切只能说都是安排好了的。”云软软安慰着她,如果说她在受伤时感受到身体和疼痛。

    那么这些伤痛带给她的,就是接近姜然的机会,就是目标实现的一步。

    她当然不会觉得惋惜。

    “不管怎么说,总觉得做错了的是我……”若沐兰垂下头来。

    云软软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些天不见,若沐兰的变化。

    原本记忆中那张娇艳明媚的面容忧愁起来,眼底淤青很重,一看就没有好好休息。

    包括身体厚重的衣服。

    虽然已经是冬天,但这样厚实的装扮的确没有必要。

    看来,就如穆息告诉她的那样,若沐兰已经有了宝宝。

    穆肃作为目前穆族的太子,在穆息势力没有完全崛起之前,都可以算得上势力强大。

    但看似有了他孩子的若沐兰,却是极度的痛苦。

    “我倒是没什么。”云软软有些虚弱地笑了,“倒是你……不是很开心?”

    像是被戳中心事,若沐兰的眼神略显慌张,但很快恢复了镇定。

    “许是初来这里,身体还没有怎么适应……当然……”看着云软软关切的面容,若沐兰犹豫了很久。

    咬了咬嘴唇,似乎准备说什么。

    门却一下被打开。

    身形俊郎的男人,笑得无害,一身华贵的异族礼服,上面绣着大片漂亮的彼岸花。

    而本应该拦住,甚至需要前来通报的仆从纷纷跪倒在地。

    绿染跟着跪倒在地,只是脸色十分不安。

    “姐姐,该回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