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十八章 冬日记忆
    一个月后,已是深冬。

    京都本就靠北,此时寒气更盛,带着张牙舞爪的气势,让人无处可逃。

    极致的寒冷,夹杂着飞扬的尘土,以及饥饿的人们,就是人间地狱,虽然当今圣上已然吩咐为他们尽可能保障生活,可在最黑最暗的角落,总有注意不到的地方。

    衣衫褴褛的少年瑟瑟发抖,却没有像旁边的同伴一样,浪费着为数不多的力气,呼喊着“救命”。

    这样的地狱,又有谁会踏足?

    当真蠢笨。

    “有人来救我们了!”

    一群饿得快没了命的孩子们竭力呼喊着,夹杂着感动与欣喜。

    哦,那么看来是哪个颇有爱心的富人注意到了这块地方,但是,左凝的笑容很冷,当他注意到无法挽救这么多人,甚至要搭上不少的钱财就会流露出一种惋惜的表情。

    最后还是要走,和完全被遗弃,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延长了痛苦的感知。

    长久的饥饿让他彻底陷入昏迷,最后一眼,他看见了逆着光而来的人,笑容浅浅。

    体温慢慢升高,再次恢复了意识,他看见了印象中的美丽女子正皱着眉,和身侧的男人不知在争辩什么。

    “软软,你弄这个项目我是绝对支持你的,”易酒有些急迫,“但是你要带上一个人去云家生活,我绝对不同意。”

    “那你就是不支持我做这件事。”云软软少有地耍起了脾气,“我就是要带他回云家。”

    “罢了,”终于妥协,易酒叹了口气,“你就把他带到酒楼吧,我来帮你照顾,你一个女子家里养了一个男孩还是不妥。”

    等到了自己要的结果,云软软抱起胳膊:“就这么说定了。”

    “我觉得你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易酒虽然不愿还是同意,“不过你怎么看中了他。”

    目光转移,两人终于意识到榻上的少年已然清醒。

    “我觉得,他是一个可爱的弟弟。”云软软笑着凑近,原本就美丽的面容,搭配异域风光的红呢大衣,衬得愈发美艳,在哪里都是众人的目光所在。

    没有说怜悯,没有说鄙夷,并且这是左凝平生第一次被人称之为“可爱”。

    世界上不会有平白无故的好事,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感情,可是看见面前人温柔的笑容,闪烁着潋滟水光的眼眸,所有的疑惑和怀疑,都烟消云散了。

    既然说我是“弟弟”,还是可爱的,就不想让你对这个修饰,而失望。

    “谢谢,姐姐。”

    云来酒馆,柜台旁。

    由于雪下得太大了,路面的大量积雪,前来就餐的人很少,云软软干脆就给酒馆放了几天的假,和易酒算起了店铺的帐。

    “薄利多销的确是个好思路,不过由于大小姐‘无意’告知已经获得了选秀的资格,让大家以为取消了皇商资格就是为了避嫌,”易酒翻看着账本,“近来世家大族前来就餐的也多了不少。”

    “长此以往,会有问题的。”

    云软软叹了口气,手轻轻放在了易酒面前的账本上。

    “......你又有什么主意?”

    原本易酒掌管的云来酒馆的分店之一,稳稳当当业绩第一,结果上个月核算完之后,云软软迅速把盈利的部分捐给了贫民窟的孩子。

    不过是以帮忙的方式换取金钱,包括从码头上卸轻些的货以及帮助人点餐。

    所有的法子,以及后续的准备几乎是云软软一手处理,不爱麻烦别人,却是自己熬了好些天的夜。

    “你只管吩咐,我会尽力帮你处理好。”易酒叹了口气。

    “这个月后就要准备学习礼仪了,以后也有的是休息的机会——所以,”那双琉璃瞳笑意不减,“现在我可是在教你做事,以后嘛……”

    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手。

    “以后我也会继续发扬大小姐的丰功伟绩。”易酒无奈道。

    “嘻嘻”,似乎想到了什么,云软软的目光看向楼上,“那个孩子怎么样?”

    “很乖,”认认真真想了会,易酒给出了这个答案。

    心里面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还好自己看原书的时候比较仔细,记起了这一年的冬天,女主救了平民窟里的左凝。

    一个小天使般的存在。

    表面上是贫民窟里平平无奇的少年,但实际上却是前朝遗孤,无论是智商还是颜值,都算得上是全书扛把子。

    在他日后为官时,更是帮助了女主取得了政治上的。

    感谢她在这天寒地冻里想起了左凝,不然日后指不定会多后悔。

    “我去看看他吧。”云软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把他带回来之后,因为太忙,足半个月没有去。

    “我陪你。”

    “你不看看账?”

    “先解决你的问题。”

    就在易酒和云软软在探讨谁的问题更多,已经到了门前。

    毕竟是云软软亲自交代要照顾好,吃穿用度的规格与他无差。

    推开门,榻上的少年还在沉睡,面容清秀,漂亮的睫毛轻轻颤动,仔细养过之后,整个人红润了不少。

    “看一眼就走?”易酒挑了挑眉,“他还在睡觉。”

    云软软没有应声,走到榻边,仔仔细细看着少年的变化,确认好了不少,才点了点头。

    走后,左凝的睫毛微颤。

    “下个月就开始训练了?”易酒撑开伞,屋外的雪翻飞,落在伞面上。

    “嗯。”

    云软软回应道,小猫一样地钻入伞中,饶是如此,雪花还是不可避免地落在了周身。

    并不介意,易酒仔仔细细帮她整理了衣服,才重新开了口。

    “有点担心你,不如送点银子?”

    “你是在小瞧我。”云软软不满地抗议。

    两个人边走边聊。

    风雪太大,让车夫送,以及侍女陪同都是件麻烦的事,索性就一个人来到酒馆。

    而夜深,易酒陪同回去,也是一件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你入宫之后,我会继续打理店铺的。”

    走到云府前,易酒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以及,我会一直站在你这边。”

    隆冬,室外的寒冷让每一句话都呼出了白雾,就好像已经替主人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