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十七章 达成协议
    幽暗的烛火下,黑暗里的摸索似乎都有了感知。

    男人的声音低沉,犹如上好的乐器所演奏,连带着浓郁的香料气息:“在害怕?”

    云软软咬紧着唇,强行克服恐惧,身体却在怀中微微颤抖。

    引得男人挑起了眉毛,笑着把玩着发梢,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大小姐,你想成为我的第几个情人?”

    强烈的羞耻感一时占据了本能的害怕。

    原主灵魂的脆弱程度,是她远远意料的,遇见厉害的人物,就会控制不了自己,那么岂不是还要遭遇几次身不由己的情况?!看来只有努力提升自己,才你减少这些情况。

    而面前的男人,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他可是,不夜城新晋城主,怀夜。

    一直在观察着面前人的情况,自然注意到了云软软瞬间不同的气场,颇有些兴奋地挑起了眉毛,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情人可就算了,”云软软强忍随时要颠覆她的恐惧,“日后的选秀,您应该有所耳闻。”

    “那又如何?”

    怀夜将她放平在榻上,压迫性的气息笼罩住她,语气不屑。

    “你不觉得,以皇帝宠妃的身份,和在下苟且,”男人的声音带着难以抵抗的诱惑,“是一件非常,非常刺激的事情吗?”

    他说得漫不经心,但究竟得是多么的狂妄,才敢说出这种话?!甚至在他的眼里,人伦道德也不过是游戏般的存在。

    可云软软却敏锐地捕捉了关键的消息。

    “大人的意思是,有办法让我成为当今圣上的宠妃?”

    “有何不可?”

    一个倦怠的吻,落在了云软软的额头,声音带上了嘶哑。

    脑中警铃大作。

    怀夜将她从榻上捞起,怀抱着,慢慢地走到了宽广的卧室一角。

    等身高的镜子,照映着状似亲密的两人。

    女人面容娇美,眼角微红,头发有些散乱,却平添了几分惹人怜爱,身材娇小,被整个抱入怀中,今日她穿着轻柔的红色外衫,更衬得肤白貌美,如同一朵金贵的红莲。

    “不过这就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了。”

    云软软的手因为紧张而不自觉地攥起,强撑起一个笑容,脑子快速运转,当然要搭上不夜城,这么庞大的势力能来帮助,计划自然能事半功倍,至于怀夜会不会碰她......

    他当然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

    “试探完毕,不如我们开启正题?”

    不出意料,迎上了男人惊异而赞叹的目光。

    如果她没有看过原书可能就真的被唬住了,原书中的女主就是意外来到不夜城,并且顺利获得城主的赏识,她能以毫无势力的情况下,一步步爬上皇后的位置,这有不夜城的大半功劳。

    而在女主以同样方式被吓住,并决心献上自己时,却遭到了拒绝。

    可见他要要的不过是一种态度。

    果不其然,怀夜放下了怀中美人,正了正色。

    半炷香后。

    不夜城主城的议事大厅,装饰得恢宏大气,鎏金香炉里是名贵的香料,袅袅青烟在屋里燃起。

    “你想要查看云家所有的关系网?”怀夜笑了笑,带了显而易见的怀疑,“郑南珠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做到?”

    云家关系网之大,在此时慢慢显露起来。

    郑南珠在执掌云家之初,就打算打通所有关系网,然而其中投入的大量财力以及心力,绝非常人可以接受,加上要分出心神照顾云软软,她就选择了放弃。

    “当了宫里的娘娘了,可还有这个功夫?”怀夜打趣着,却没有提出帮助其打通关系网的事情,的确,风险太大。

    云软软却是掩唇轻笑:“可在当你宫里的眼线,可不得需要些报酬?”

    作为交换帮我开启云家京城的关系网,我能在宫里掀起多大的风雨,也就要看城主你的本事了,毕竟——城主的野心可不在地下。”

    怀夜细细打量面前面若桃李的漂亮女人,除了惊艳的美貌,她所拥有的勇气和野心,实在让人忍不住去设想,她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好,有什么需要我做。”

    “选秀入宫就在来年春天,进宫不难,难的是以后的计策,”云软软沉着地看着浅灰色的眸子,“城主您需要的是情报,对于宫里发生的一切恐怕没有那个心力去管理。”

    的确聪明得过分,怀夜怎么可能不知宫里的情况,云软软想要的是,尽可能的自由度。

    “我怎么证实我在你身上的投入有没有回报?”

    “我的价值,取决于您的投入。”

    怀夜久久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因为紧张,脸色有微微的发红......还是没有足够的磨炼,比同批的女人好上不少,但她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那些女子,而是风云莫测的权力斗争。

    罢了,现下也没有这么好的棋子,堵上一把。

    终于,怀夜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随后将手背在身后,转过身看窗外的灯火通明:“我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前提是,不要让我失望。”

    悬在心口的石头堪堪落下。

    “我,”犹豫了半天,云软软却是还没有走,“还有个额外要求。”

    “说。”怀夜甚至没有看她,只是望着楼下。

    “可不可以,帮我医治一个人?”

    不夜城主城的医药堂。

    易酒躺在榻上,整个人还处于昏迷之中,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抖着,身上的紫筋却是消淡了许多。

    “受苦受累到经脉破裂,”泷笑了笑,“真是惹人心疼。”

    他正是白白净净的细眉侍卫,也是怀夜的亲信之一,主管不夜城大大小小事物。

    听闻此话的云软软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看着即便在昏迷之中也强力忍耐的易酒,终于出声:“各有归路罢了。”

    泷微微一愣,这话说得出乎他的意料,云软软和怀夜的合作顺利达成他不意外,出来以后给易酒治病就出乎他的意料了,本以为是贵女都有的一种莫名且自大的怜悯,可听了这话......

    “大人不必再试探了,既然已经决定在一根绳上,又何必再覆灭双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