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十六章 大人赏识
    一月过后,已是深冬。

    云软软继承云家掌权人的事情,稍稍关注时事的人,皆是知晓,不过新副将的身份却是个谜。

    “所以大小姐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空闲的片刻,葛大壮就好奇地放下铲子问道。

    “不知道。”

    “好吧……”

    倒不是云软软存心欺骗,这是易酒强烈的要求。

    “如果别人知道我就是云家副将,岂不是认为现在这家酒楼的业绩是后台运行?”

    倒是有那么点道理,不过主要是易酒想要保持神秘。

    据他所说这样更好撩妹。

    不过一个月下来,这家酒楼的业绩确实做得非常不错。

    加上接手继承人身份,获得了进货途径,其他的分店已经同意按照这个方法做了。

    不过这段时间云软软的重心不在酒楼,而是专注于“关系网”。

    简简单单一句话动用了途径,找到了最优点解决新鲜蔬菜方法,那如果利用这个关系网做些其他的事情呢?

    “易酒你好了没?”

    “来了来了~”

    易酒气喘吁吁地从楼上下来,特地换上云软软为他准备的“工作服”。

    用云软软的话来说就是“你能不能穿得正式一点”。

    褪去宽大的袍子,换上了劲瘦的玄色长衫,原本就是清瘦的身材,显得更为俊秀高挑。

    一双桃花眼夹杂着笑意,更显出风情万种。

    云软软走上前,抬手将一根华贵的玉簪放入束好的长发里。

    原本随意懒散的风流书生,这么一看倒颇有儒雅的气息。

    “老大你长得真是人模狗样儿!”葛大壮竖起大拇指称赞,生生煞风景。

    直到马车到了京城最大的地下交易市场,易酒还在小声抱怨。

    “你看大壮他......”

    “贵出示证件吧。”冷淡的语气打断了两人的交谈。

    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堪称完美的美容,笑容妖冶,罕见的琉璃瞳里是毫不掩饰的上位者的气势。

    素白的手拿出一块令牌,古朴的牌子上镌刻着一个大大的“云”。

    原本惊讶于如此盛世美貌,这一秒很快意识到面前的人是如何的尊贵。

    云软软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到这里,按理说云家在正道被打击得体无完肤,而在这里却又意想不到的效果。

    起码他们的敬畏是可以感受到的。

    原本还要层层检查的入口,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变化了方向,直通大老板的会室。

    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不过不夜城一直强调弱肉强食,能有这般特权的,怕也就是少数的那几个人了。

    “这就是不夜城吗?”云软软掀开车帘的一角,轻叹。

    方才在门口看得还不真切,现在由人引入不夜城的主殿,一路上算是看见了这所早有耳闻,隐藏在京都之下的庞然大物的大致构造。

    它其实并不是完全隐藏在地下,而是连接上层,不过现在正是傍晚,用不了地上的光,而是点亮了沿途盏盏琉璃灯,各式的琉璃罩光彩夺目,平添了几分恢宏大气,相较于饱经战乱的王朝,这里更像世外桃源。

    这所不夜城据说花费了几代匠人才建造而成,花费更是不计其数,一经打造就开始管理着巨大的,见不得光见得了光的信息网,吸纳着巨额财富。

    不过令云软软开始好奇且兴奋的是——

    这算是她第一次正式地揭开“京城云家”的面纱。

    郑南珠当年算得上名动京城的美人,家世更是世代荣耀的郑家,求亲之人踏破门槛,最后居然嫁给了名不经传的云家。

    “京城云家”就这么走入了视角,看似是在郑南珠的决策下一步步发展,但当郑南珠把云家掌权人身份给她时,云软软就敏锐地意识到,这么庞大的关系网,绝非一日可成。

    郑南珠只利用了一小部分服务皇家供给,那如果自己尽可能使用呢?

    在消息闭塞的古代,谁掌握了如此巨量的关系网,谁就可以称霸一方。

    后宫其实就是前朝势力的争夺,云软软并没有傻到以为坐拥着皇帝的宠爱就可以为后,为后和为宠妃可不是一个概念,既然依靠不了郑家,以及缥缈的云家,那不如打造自己的势力。

    “到了。”

    不知何时,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守在主殿门前的侍卫笑着说道,男人生得白净,眉毛细细长长,整个人显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正当云软软准备下车时,深沉好听的男声传来。

    “云大小姐,欢迎。”

    珠帘掀开,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掌出现在面前,指节带着繁杂的饰品,多为极其名贵的珠玉,却不杂乱无章,而是显得优雅。

    这双手的主人又会是什么模样?

    就在云软软手搭上的瞬间,就被拉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怀抱却是极为冰冷,满身都是名贵的香料味道。

    但敏锐如她,却嗅见了隐藏极深的,血腥味。

    “倒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啊。”

    低低的嗤笑声后,一只手粗暴地托举起她的身体,粗糙的手抚摸过她的脸颊。

    云软软的脑子里一阵轰鸣,和见到已为皇帝的江然一样,气势上的巨大差异,让原主残存的意识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安,甚至一时半会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怎么了,美人?”

    嘶哑的声音,强忍着不适,云软软扯了一个笑容。

    也看见了那张惊艳绝伦的面容。

    夺人心魄的浅灰色双瞳,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不像京城那般的公子,总爱把头发端庄地盘好,再细致的束起来,他将如墨般的长发散落在肩膀,穿着绸质的绚烂长衫。

    “不舒服?”

    男人低沉着嗓音,双眸是意味不明的笑。

    怀中的女人他之前已经观察过几天,在只懂得琴棋书画的京城贵女中,罕见地具有不错的经商才能,在处理事情时沉着冷静,思维缜密,而见到自己时,却犹如受惊的兔子。

    倒是有趣。

    “本座是哪里惹得你不满意?”

    说着,长袖一挥,整个人被带到了他的卧室。

    下意识想让拦住两人的易酒,在看见云软软在当今不夜城主人的怀里瑟瑟发抖,眼角微红,就已经按耐不住,是守在门外的那位细眉侍卫拉住了他,依旧是和善的微笑。

    “她能得了大人的赏识,就是天大的造化了,这也不是你此行的目的?”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熄灭了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