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十三章 过些时日
    月上枝头,已是夜半。

    “我送你回去吧。”易酒对着依旧在策划,甚至参与其中的云软软说。

    “是呀,事情都吩咐差不多了,俺和罗老七一定能搞好,”葛大壮挠着头,憨厚地笑,“大小姐你回去休息吧。”

    “好。”云软软不再推辞,抬步走到门口,易酒立刻跟上去,提了把伞。

    “这么晚了,一个人也不安全。”易酒小声解释,“我要是被你拒绝了,大壮和老七可是会嘲笑我的。”

    “掌柜的也会被嘲笑?威严呢?”云软软笑着,倒是没有拒绝。

    “唉?大小姐你有人送啊?”

    陪着送到门口的葛大壮有些疑惑,指了指酒馆前。

    门前一棵有些年纪的梧桐树下,暗黄色的马车停留于此,马是京城也少见的汗血宝马。

    “软软,上来。”

    清亮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怒气。

    沉默了片刻,云软软固执地没有再往前一步。

    葛大壮和罗老七自然知道马车里坐着的人,非富即贵,而且看样子是两个人之间的纠葛,一时也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软软,听话。”

    带着无奈的一身叹息,车帘被轻轻掀开。

    同穿着绛紫色华服的男人走下来,身上华贵的绸缎流淌着光泽,入墨的发被一根玉束起。

    那是一个俊美绝伦的男人,琥珀色的眼眸满是温柔,羽睫在脸上投了一小片暗影。

    和站在他面前的女人,堪称绝配。

    “俺还从来没有见过比掌柜更好看的男人呢。”葛大壮感慨道,“和大小姐真的好配啊!”

    罗老七是个机灵的,瞥见易酒阴沉的样子,连忙捂住葛大壮的嘴。

    “诸位是软软的朋友吗?”江然慢慢走上前,笑着,“我是她的未婚夫,现在要带她回家了,希望各位谅解。”

    云软软看着那张完美至极的面容,下意识后退一步,心里涌出了无名的恐惧。

    恐怕是原主对他的害怕太深,一时半会消除不了。

    “不要闹脾气了。”

    咬咬牙,云软软回了一个笑容,走向江然,站在他的身侧。

    “那我就回去啦,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正式营业。”

    两人走后。

    “你看掌柜的表情怎么那么凝重啊。”葛大壮磕着瓜子,打着哈欠,“刚刚还说让我不要睡,为啥啊?我偷偷摸摸睡个觉行不?”

    见罗老七不理自己,整理着桌子,葛大壮又道“你不觉得大小姐未婚夫像神仙一样好看吗?”

    罗老七头顶划过黑线,看着楼上——易酒的卧室。

    “说实话,我觉得你活该。”

    云府。

    马车在此停下,不知江然使了什么手段,竟无一人在此迎接。

    江然看着缩在马车一角的云软软,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戒备,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他皱起了眉,有些不悦。

    “云软软,过来。”

    这是今晚对她发号施令的第二次。

    虽然万般不情愿,也不知道江然又在策划什么,但现在这个关头若是得罪了皇帝,云家就真的玩完了。

    就在云软软踏出马车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了柔软的腰身,带着浓郁的薄荷气息。

    温热的怀抱。

    等云软软回过神时,江然已经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她的闺房,将她抱到了榻上。

    “你想做什么?!”云软软怒目圆睁,开始挣扎反抗,然而她的力气怎么可能大过自幼练武的江然。

    自然是徒劳。

    江然笑而不语,抓住她的双手,又空出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你个畜生!”

    意识到江然将要做什么的云软软,气得大叫,眼睁睁地看着江然褪去了他的衣衫,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亵衣……

    当她来到这个时空,就明白了面前这个江然和她心心念念的姜然,并不是一个人。

    且不说她对于姜然的喜欢,没有到这种地步,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做这种事情她都无法接受。

    “你以后是要成为我的人,”江然见她挣扎,挑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呼了一口气,“怕什么?”

    云软软沉默起来,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参与宫斗,登上后位,入宫是不可避免的。

    包括这种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

    她早就知道,只是一直不敢去面对,是啊,自己的目的不就是这样么?

    得到皇帝的宠爱无疑是后宫争宠的利器。

    只是……

    “成为为你暖床的女人吗?”云软软冷笑出声,虽然是处于劣势的一方,她对于爱情的要求也并不高。

    但她也不会接受为利益抛弃自己的行为。

    母亲已经没有大碍,她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所做的只是尝试着完成任务。

    江然挑起眉毛。

    “我就来擦个伤口你在想什么?”

    呃?

    云软软看着衣衫整齐的自己,和褪去亵衣露出精壮后背的男人,目瞪口呆。

    原来是自己想歪了?

    “涂药。”

    江然面无表情甩过一个药膏。

    里衣是深色,所以没有看见背部正在流血,此时看清楚了才明白。

    “出宫受的伤,在宫里医治不便。”

    可是,你觉得来我这里就很方便吗?

    忍着这句话没有说,云软软拿起药膏和纱布,细致地在背上进行涂抹。

    没有仔细看还不知道,后背上面是细细麻麻的伤口,基本上是新伤覆盖着旧伤。

    不过对于江然,云软软脾气还是好不起来,处理伤口虽然细致,但是下手确实狠狠地按了起来。

    江然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甚至揉着额角,准备睡觉的样子。

    ……

    “记得保密。”江然临走时吩咐着,“还有,如果不是你自愿,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情。”

    知道江然在说什么,云软软不好意思的点了头,不过这事不能全怪她,姑娘看到这样的场景会瞎想,才是正常。

    走出云府,江然坐上了马车,吩咐着马车将自己送回皇宫,随后就躺在椅子上休息。

    却不由自主地回想方才女人纤细的手指触摸自己的后背,以及她身上从来都有的一股暗香。

    就好像一道暗流,流过自己的四肢,烧起一片隐秘的心思。

    “罢了,等过些时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