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十章 谈情说爱
    瞬间静止的画面,淡蓝色的字浮现在眼前:

    第二个任务:顺利通过选秀,入宫一月之内提升皇帝好感。奖励:触发宫斗情节。下方写着委托人:苏原。

    宫斗其实是《妃本妖娆》的主要情节,自己一开始得到的任务要求就是宫斗成功且击败皇后,也就是说,这次任务的顺利完成才会开始正式的剧情。。

    不过,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静止在画面中的江然,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眸里是森然的冷气,云软软微微紧张起来,虽然一时半会之间消化不了记忆,但从见面到此时,依旧能够感受到强烈的不适。

    如果说非要定义这份感觉,那就是恐惧,强烈的恐惧。

    强烈到方才见面时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待其走后再细细回忆了。

    手指轻按“确认”二字,一切又恢复了原态。

    江然也说出了没有说出的话。

    “你再给我耍些花样,我就让云家为你陪葬!”

    “你!”

    无可言状的愤怒压倒了灵魂深处的恐惧。

    云软软从椅子上站起,因为动作过大,手臂推开椅子时划过一道嫣红,然而她却毫不在意,怒视着面前依旧风轻云淡的江然,抬手抓住面前人的衣领。

    不出意料,就在她抓住衣领的瞬间,数十个黑衣人全然出现在面前,手上抓住着闪烁着银光的武器,目光冰冷如同要将她就地斩杀。

    “怎么?”

    江然反倒是来了兴趣,抓住她的手,一只宽大的手掌握住娇软的腰身,将其带入了怀中,浓郁的薄荷香整个包裹起来,温热的怀抱就好像他依旧是那个面冷心热的少年。

    “不再伪装了?”他看着怀中娇俏的女人,眼里盛着灿烂的星河,语气却是十足的嘲弄,“还是说,你本来就想这样?”

    云软软来不及反驳,他却招了招手,看也不看周围出现的皇家暗卫。

    “你们在这,是想看朕是如何谈情说爱的?”

    面面相觑,但依旧不敢轻易离开,为首的黑衣男子跪拜在地,紧跟着其他人也一同跪拜在地,顿时,乌压压的一片。

    “可云小姐她......”欲言又止,修竹本想接着说下去,对上了那双寒冷的眼睛,还是沉默了起来,保持着跪拜的姿态。

    “滚下去。”

    江然一字一顿道,原本跪倒在地的护卫跳出房间,好像方才出现只是一个幻觉。

    倒真是风水轮流转,原本是云软软英雄救场,现在却是反被威胁。

    “现在,就是我们的时间。”

    话音未落,云软软毫不犹豫抽身离开,原本以为抓得牢固,却是轻而易举挣脱。

    “你倒是颇有眼色。”江然笑着。

    云软软只是揉了揉被抓得红肿的手腕,毫不犹豫地转身而去。

    云府。

    依旧是金碧辉煌的模样,只是无形之中多了些灰败,向来由仆人修剪良好的花卉,糟乱地生长。

    “小姐在想什么?”

    绿染看着面前露出疑惑神色的云软软,不由问道。

    她和记忆中大大咧咧的样子不同,现在给人的感受,就是谨小慎微,唯唯诺诺,即便是看到从雅室里出来的自家小姐,也只是红了眼什么不敢说。

    “我母亲呢?”

    原本平静的绿染一下子慌张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不肯说出一句话。

    “罢了,先扶我去休息。”见绿染不肯说,云软软干脆地选择了休息,毕竟方才从另一个时空过来,头脑还是晕乎乎的。

    揉了揉额头,手腕间的嫣红立即被绿染所注意。

    方才唯唯诺诺的她,看见这刺眼的红,像是受了什么刺激,眼眶一下子红了起来,先是呜咽后是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小姐,我还是没有照顾好你......我对不起夫人的嘱托......”

    抓住关键词的云软软沉默了片刻,随后也是眼角闪起了泪花。

    夜晚,云软软躺在了榻上,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她记得的还是在幼童时期的事情,而现在看来一切都像梦一般的不可触及。

    她现在已经回忆起了过去几年发生的一切,加上绿染因为未能照顾好自己而说出的一些细节。

    第一件事情就是云家式微,短短五年,郑南珠投资的酒馆旅店全部宣告倒闭,大量地消耗了云家的实力。

    而更糟糕是,郑南珠本是京城郑家的女儿,郑家支持了原本的太子,也就是现在被视为逆贼的江浩,扣上了奸臣的名号,郑老爷子以死证明清白,但最后查出来嫡子勾搭太子。

    做皇商的大忌就是不可以有政治污点,实力的下降以及政治污点,曾经的第一大皇商,现在只是单单是拥有过那个称号了。

    而现在郑南珠都在郑家处理老爷子后事,毕竟大名鼎鼎的京城郑家主心骨一去,再也不剩下什么了,就算再怕沾染上“勾结”二字,她都必须要过去。

    第二件事情,江然原本被视作弃妃之子,而不受待见,但他却在自己的穷乡僻壤的封地大放异彩,获得赏识后更是三次打败敌军,加上前太子被废,他顺利登上王位,此时的选秀正是他登基后的第一次大选。

    而自己为什么会被强迫入宫,也正是云家为什么走向下坡的根本原因:江浩的幕后财团。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留着不杀的原因,一是云家虽然没落但其掌握的关系网却是极其庞大的,这是无法斩杀清楚的,二是上个月成年的云软软已经自动继承了云家掌门人的身份,只等郑南珠回来正式交接权力,但云府所有决策事实上全归云软软所有。

    而在云软软离开后,按照剧情,“云软软”作为大家闺秀,容忍不了陌生男子在府,毫不犹豫赶出了江然,甚至还爱上了江浩。

    这都是原书没有提及的部分,也解开来云软软看原文时心里出现的疑惑:才貌双全以及大富商之女的云软软,为何毫不受宠,生活简陋,咸鱼至此。

    自己要做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攻略了,甚至还有重振云家的要求。

    云软软很清楚,蜕变后的江然,现在有的短暂相处,全部基于自己手头上有的云家资源,若不极力振兴云家,自己最后的命运不过就是和原主一样,被遗忘在后宫之中。

    心中有了计划,云软软整理着思绪,昏昏沉沉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