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八章 本就好看
    说完这句话,云软软就陷入了尴尬,如果放在现实生活里,那就是变相的告白啊!

    这就非常难搞,因为,虽然绿染没有听懂,可江然好像听懂那是什么意思了。

    只见面前的少年皱了皱眉,额头上的青筋突起,薄唇张了又闭,最后却又想起了什么,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主动忽略了这句话。

    “我我我我,我的意思是......”云软软慌慌张张要解释,却感到身体一轻。

    “回去再说。”

    半个时辰后,江然轻点足尖放下了怀中的云软软。

    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云软软却能明显感受到,他的武功明显提升了不少,刚准备顺口夸个几句,面前的少年已经看了过来,漂亮的琥珀眼眸罕见地带上了情绪。

    “云大小姐,你方才说的,”少年的喉结动了动,“是为什么?”

    云软软慌张地后退了一步,语气有些不自然,团子一般白净的脸上染上了嫣红,这小孩怎么还记着啊。

    “这,”刻意咳嗽了几声,看着江然难得有了情绪的样子,云软软有了捉弄的小心思,“就是说——我要嫁给你啊。”

    她实在是太聪明了,在年纪小培养好感,可不就是为了成为他心上的白月光么?而没有在童言无忌地时候说出要嫁给他的话,又算得上哪门子的白月光?

    喜滋滋地等待那张白净的脸上出现一些红,然而,迎上的,却是一张极为冰冷的脸,眼睛里没有半点神采,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带着无法言说的——难过?

    云软软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下意识地否定。

    “你确定吗?”江然说着,却不如说他是对自己而说。

    “不是的,我,”看到他异常的反应,云软软皱着眉,下意识否定,“我只是想——”

    沉默了起来,她难道要说,这只是因为一时兴起吗?

    “抱歉。”云软软张了张嘴,却只是说出了这两个字。

    一时无言,已经是深秋,浓重的秋意和面前人巨大的悲伤,让人措手不及。

    “回去休息吧。”

    不知道何时,江然恢复了平时的神态,声音柔柔的,就如往常一样,而原本落后的仆从已经赶了上来。

    看着转身走开的江然,心里有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如果现在不去追,那么就会永远永远错过。

    “小姐,”绿染看见自家小姐站在门前,看着擦肩而过的江然,一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迟疑地挥了挥手,“你......”

    云软软咬了咬牙,提起裙子,跑了起来,满身的金玉珠宝“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江然自然也是听见的,迟钝片刻,还是继续了步伐,却没有听见小女孩气急败坏让他停下的命令。

    她本可以这么做,就如所有大小姐都会的那样。

    等他再度停下脚步,是云软软跑到他身边,抓住了他的袍子,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容,跑乱的头发在午后的阳光里,跳动着光泽。

    “江然。”

    他听见女孩信誓旦旦的保证。

    “我以后一定会嫁给你的。”

    那双初见就给他留下极深印象的琉璃瞳,闪耀着动人的色泽,带着笑意,一字一顿道。

    “你的母亲不会同意的。”江然终于开了口,“而且你年纪还小,又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见江然没有再排斥自己,云软软慢慢地向前走了一步:“前一个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云家大小姐,所以就可以决定我自己的归宿。”

    又偷偷摸摸向前迈了一步。

    “第二个,”云软软刻意拉长了声音,“你又怎么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喜欢?”

    这下,江然黑了脸,又微红了脸,终于流露出这个年龄的孩子,在面对这种人生选题时的窘迫。

    “既然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的话,”白团子云软软笑着可爱,眼睛亮晶晶的,再近一步,“我教你好不好?”

    半月后的一天。

    云软软躺在练武堂的椅子上,盖着带来的小被子,看着面前晃动的打斗场景,昏昏欲睡,满头的发饰都散落了大半。

    怀抱着大束大束的野花,睡颜娇美,整个人就像在花里沉睡的小仙子。

    自那日起,进度条一口气涨了50%,加上之前的,和这半月的端茶送水让好感值又慢慢悠悠加了5%,现今离任务完成只差了15%。

    看来只要找对方法,好感值就会涨得飞快,这不,云软软今天继续端茶送水,顺路还采了些花。

    不过不知为何,近来几日总是困,所以也没心思盯着看,忙着昏睡。

    “大小姐?”

    清冽的声音唤醒了意识,睁开眼,却是少年放大的面容,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带了笑意。

    下午的训练结束,衣衫浸透了些汗水,少年的朝气却是足足的。

    “别总喊我大小姐,我有名字的,你可以喊我软软。”不知觉的,云软软嘟着嘴提议,将带的花朵怀抱了起来。

    喊大小姐已经是身边服侍的丫鬟侍卫的习惯,但江然既然没有这些习惯的束缚,就有了让他直接喊自己名字的想法。

    江然眼底是难以察觉的笑意:“不缠着我非要喊软软?”

    “不了,我怕你说我。”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云软软虽然很想再调戏,却是怂怂地不敢了。

    “好吧,软软。”

    轻轻柔柔的两个字,却有了说不出的感觉,和怀里的花儿一般,有了些醉人的意思。

    “诺,”云软软递上了手里的花,“给你的。”

    “我又不是女孩家家的,你怎么送上了花?”说着,江然无奈地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头发,却是接过了花,都是些淡紫色的,可人得紧。

    “觉得你像花一样呀,”云软软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揭开带来的糕点盒,“好看。”

    骨节分明的手拿起一块糕点,有了明显的笑意:“就是这个理由?”

    “如果不是我见你好看,什么都不给你带。”

    “你还真是个肤浅的丫头。”

    云软软气鼓鼓地夺过手上的糕点,反驳道:“那你不觉得我好看吗?”

    倒是没有犹豫,江然严肃了表情:“但你的好看本来就是事实。”

    好家伙,铁树都开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