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四章 目标人物
    晨光熹微,京城里报鸣的钟声响起,夹杂着悦耳的鸟鸣。

    “小姐,何不再歇息几日?”

    自云软软生病以来,总是昏昏沉沉的,这日倒是早早起身,总惹得绿染有些担心。

    “今日想出去走走。”

    面前的小姑娘说道,眉眼弯弯。

    细细想了这个任务,趁着江然没有成为杀伐果断的皇帝,培养好感,的确是好策略。

    然而很明显,这个任务首先得找到小皇帝。

    这就得出门打探消息,毕竟现在自己的身份只是一介孩童,公然调查总是显得奇怪。

    如果按照书中所说,那么这位日后的皇帝应当还在流亡,应该在这京城之中……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绿染的手在面前晃了晃。

    云软软回神,摇了摇头。

    周围是鼎沸的人声,叫卖声不绝于耳,古色古香的建筑就在眼前。

    为了减少露富引起的麻烦,俩人穿的甚是简朴,乍一看只是结伴而行的平民小姐妹。

    不过在她们的身后,是隐藏极好的暗卫。

    “所以小姐今日出来想买一些什么呢?其实这些事情都可以交给我来做的。”

    绿染咬了咬唇,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心里的话。

    “极少这般独自出门,我总是有些不放心。”

    看着小姑娘红通通的眼角,想来也是怕自己出了什么事受到责罚。

    “正是因为极少来,所以才格外好奇呀,且放心,我会和母亲说,是我央你来的。”

    没成想,小姑娘的头却摇成了一个波浪鼓。

    “夫人总是很忙碌的,而且夫人说过,你的命令就是她的命令,又怎么会责怪奴婢呢。”

    绿染的声音越来越小。

    “小姐病没好多久就出行,奴婢担心的是这件事。”

    毕竟是一个古风的游戏剧本,所以对于书中的人来说,一场小小的风寒就可能夺去了生命。

    没有再费力的去解释什么,云软软只是抓紧了绿染的手。

    “我在梦里面遇见了一位大师,他说我要找一个有缘人来化解。”

    轻轻柔柔,解释了自己出行的原因。

    听了这话,绿染眼睛亮了起来,随后她被绿染领到了——城墙?

    上面黑压压地张贴许多纸。

    “您站这儿等我,我去找找。”说着,绿染撸起袖子,挤向密密麻麻的人群。

    “有缘人能这么找吗......”云软软颇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还没交代这有缘人是何模样,有何特征,便去找,看来这n

    pc的设定并不成熟。

    不过身旁少了那叽叽喳喳的女孩,倒真是安静了不少。

    秋日下午,凉风习习,还是围了许多人,有些在上面奋笔疾书,有些比如绿染就在翻看。

    很类似于当今的贴吧,就是你讨厌谁喜欢谁就在上面写,还有人看。

    长长的墙上每一块都有人在一边站着维持秩序,这怕就是传说中的贴吧吧主。

    有点意思,现在的设定还搬到了古代。

    云软软漫不经心地想着。

    注意到了一个狭小的过道,那里已经没有贴纸,呈现在前面的是打斗的场景。

    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殴打。

    “像你这种没身份的下人,也敢与我做对?!”高高大大的少年,恶狠狠碎了一口。

    一脚狠狠踹在对面人的身上,旁边的小弟也跟着拳打脚踢。

    为首的是仗势欺人的京官之子,高蚺。

    被打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额角出血看不清面容,白衣上染上了大片大片的血污,看着甚是吓人。

    他勉强支起身来,神情淡漠,嘴角挂着鲜红的液体。

    来不及看云软软,整个人就昏死过去了。

    云软软看着他一种奇异的感觉,从心头漫开。

    看样子自己触发了特殊剧情,这个被打的男孩,也许就是小皇帝。

    正在此时,时空短暂地静止,消失的任务框再度出现,上面俨然显示着:目标人物锁定,任务开始!

    显示完三遍之后,时空再次恢复正常。

    轻笑,踩上了秋日街道的落叶,落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你是谁!”看见来人,高蚺表情还没褪去方才的凶狠,脸上甚至沾着血液。

    逆光出现的小女孩,不过八九岁,虽然穿着朴素,但是那通身的气派绝非是寻常人家的小姐。

    生的一张芙蓉脸,掐出水般的可爱。

    应该是遇上老套的“美救英雄”故事。

    想当说自己躲那些追债,可没少见过穷凶恶极的催债人,面前的高蚺,很显然还算不上什么真正的恶人。

    只是贸然搬出云家的身份,小皇帝也许会怀疑。

    “你为何要打这位小哥哥?”

    云软软声线有些颤抖,虽然脸上清清楚楚写着害怕,但还是没有,掉头就走。

    “小妹妹,”高蚺脸色不善,“自然是他做错了事,我不教训教训,他都能骑到我头上。”

    “那他做错了什么事呢?”

    “当然是因为他打碎了我最爱的花瓶!”

    见高蚺已经停下了殴打的动作,云软软心里面松了口气。

    “老大,你跟小姑娘有啥好说的。”

    都是一个年长几岁的少年,拉回了高蚺思绪。

    “对对对,现在还是教训他要紧,”高蚺道,随即皱了皱眉,“你若不走,我可要连你一块教训了。”

    他承认对这小女孩有几分好感,但绝不至于犯浑到对女童有兴趣。

    “可是我看到他好可怜,”云软软泪眼汪汪,“既然你说他是你的奴仆,那我要是赎回来他,你可就不再打他了?”

    高蚺大量着小女孩的穿着,虽面容添加了几分贵气,不过看样子是出生于平民家族。

    还没等着开口,底下的几个小弟都笑出了声,调笑道

    “小小年纪就开始找情郎了呀,不过你卖了身,也许才能赎回他!”

    高蚺虽然是个纨跨子弟,不过终究还是年纪太小,而且也算是一个贵族家庭培养的孩子,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

    “开个价吧。”云软软神色平静,直视着高蚺,丝毫没有被这种侮辱性的语言所激怒的痕迹。

    “那,那就三十两。”

    也不知当今的柴米油盐价格,高蚺随口报了数,语气嘲讽。

    底下的人听了,面面相觑,三十两,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可就是大半年的收入了!

    几个人哈哈大笑,甚至还有人用力地踹了踹是地上的江然,调笑着“你情妹妹来赎你”,少年额角的血迹显眼。

    云软软皱了皱眉,无意识地攥紧了手。

    “你这是嫌太贵了,还是太便宜了?”

    “爷,这当然是太贵了……”

    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三百两,我赶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