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本宫要宫斗 > 正文 第一章 故事的开始
    老城蝉声聒噪,夏日炎热。

    旧区的‘香香餐馆’门外,一个中年妇女扯着嗓子,拽着女孩的衣领,吸引了一众的目光。

    “你这个女娃,看着人模狗样,咋勾引别人老公啊?!”

    被她揪住衣领的年轻女孩,眼底淤青淡淡,不施粉黛,却难掩出众的美貌。

    消瘦的身躯,在宽大的工作服里晃晃荡荡,整个人沉默不语。

    她只想熬过今天,结完工资。

    “仗着几有分姿色,”妇人见女孩沉默,不依不饶,放大了嗓门嚷嚷,“故意来这打工,就为了——骗钱!”

    说完,恶狠狠啐了一口,满是不屑。

    原本面无表情的云软软,听到最后两个字,眼底浮现怒气,将手按在领口。

    将上面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猛地一掀,看似瘦瘦小小,力气却意外的大。

    女人一个没抓稳,差点跌倒,恼羞成怒,夸张地嚎叫起“勾引别人老公你还有理了?!”

    “你老公什么样子,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云软软挑眉冷笑,指向角落里的油腻中年男人。

    男人闪躲着眼光,畏畏缩缩。

    “与其相信你老公的鬼扯,不如看看谁在勾引谁!”

    云软软冷静地打开手机,调出店里的监控视频,快进倒半个小时前

    画面里的中年男人猥琐地靠近女孩,不知道说什么,但手脚却非常不安分,直到女店主进店才罢休。

    女孩全程避让,并未出格。

    虽然画质模糊,但事实一目了然。

    众人的指指点点,让女人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她是咬着牙,羞愤地向男人扑打“苏大壮!”

    名为苏大壮的男人,当众挨打,面子挂不住,却还是胆小得不敢出声。

    “你真是有能耐了!”

    围观的人半是拉架,半是吐槽不屑。

    “她家大壮也不老实,有年轻小姑娘在,哪里看得上家里婆娘……”不乏有人嘲讽着。

    而主角之一的云软软果断换下工作服。

    “唉?你不等道歉啊?”有人眼尖地注意到她的动作,困惑不解,似乎要为她打抱不平。

    云软软没有回应,冷冷看了一眼,道歉又不给钱,傻子才接着等。

    何况,在一群看戏人里哪有所谓的公正?都是他们的笑料而已。

    自顾自在看戏的人群里挤开了个空隙,匆匆忙忙赶往兼职的游乐场。

    公交车上,刚刚找了个位子,手机就响了起来。

    “抱歉,今天有事耽误了,”云软软连忙接通,语气极其愧疚,“我正在来的路上……谢谢理解。”

    反复道歉,才得到勉强的谅解,挂断电话,云软软麻木看着窗外。

    表情切换自如。

    餐馆的钱应该要不回来了,好在这个月刚开始,也没损失多少……云软软安慰自己,能还清上个月医疗费就好。

    小眯一会,很快到了游乐园。

    急匆匆冲向道具间,负责人已经等候多时,面色极为不善。

    “没有下次知道了吗!”负责人看着云软软狼狈地样子,皱眉离开,“真倒霉!”

    云软软眸色一暗,没有辩解,接过厚厚的玩偶服,给自己穿上。

    今天有大户包场,全部工作都提前排练,临时出了岔子,怨不得平时还算关心的负责人抱怨。

    虽然他的关心基本是因为自己的美貌。

    穿着玩偶熊随着欢快的音乐蹦蹦跳跳,里面的云软软觉得快要窒息,不由慢下了动作。

    夏日本就炎热,玩偶服又厚重,闷得发慌。

    而领口被老板娘用手撕扯过后,留下了长长的指甲划痕,汗水留下,疼痛无比。

    头昏沉沉的,周围声音听不清楚,步伐也跟着不稳。

    “这里就是你和伯母原来生活在的地方吗……唉?这个玩偶熊……”

    听不真切了……

    就在要跌倒的时刻,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其揽住,扶稳后,收回了手,徒留淡淡的薄荷香。

    大脑一片空白。

    一旁似乎有女人娇滴滴的惊呼声。

    “姜然哥哥!”

    居然是他,果然是他……

    云软软咬了咬牙,默默退到一旁,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老城能有什么大人物?细想,是有的……曾经在这里寄养的姜氏集团继承人,姜然。

    在他的面前,她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习惯使然。

    “需要休息吗?”男人在她面前停下,声音清冽好听,带有低低的磁性。

    透着玩偶头套,她真切地看见了时隔三年未见的人。

    面容清俊,一双琥珀色的漂亮眼睛尤为出众,在光线下折射着勾人的色泽。

    清瘦高挑的身材,白衬衫西服裤,休闲的搭配,遮掩不了愈发矜贵的气质,腕表泛着奢华的光泽。

    身边站着一个一身高定的优雅女生,笑容明媚,看着姜然的眼里满满的的倾慕。

    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笑容淡了些,但仍保持着周到的礼仪。

    恰到好处的温柔,又不让人难堪,云软软太熟悉了。

    只是今非昔比,她已经没有了继续追逐的资格……既然这样,为了她摇摇欲坠的自尊心,再也不见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云软软挥了挥手表示感谢,又小跑着离开。

    姜然皱了皱眉,看向那个傻乎乎跑开的玩偶熊,终究没有挽留。

    夜幕降临。

    挨过漫长又狗血的一天,云软软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了出租屋的门。

    狭小的空间堆着杂物,却因为打扫得干净而整洁,花色各异的泡面盒和散落的咖啡占据主体。

    云软软沉默着关了门,打开灯,瘫倒在硬邦邦的床上。

    闭上眼,回想白日里的委屈和心酸,只能无助地抱住膝盖。

    如果不是爸爸被骗,欠下了巨额赌债后一跃而下,把所有的债务丢给她和妈妈。

    也许妈妈就不会因为精神恍惚而被车撞,也许她就不会从Z市最好的大学申请休学,来到家乡,陪妈妈看病。

    却因为学历低以及小城工作难找,日日做着辛苦的兼职。

    但只要妈妈平安无恙,一切都是值得的……

    “嗡嗡嗡!”手机铃响,云软软看着来电的姓名显示,心中一阵慌张。

    ------题外话------

    欢迎追更期待留言~双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