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40章 霸王枪对东瀛剑,我走不下去了
    人物登台。

    项龙手持一杆特种合金打造的大枪,傲然屹立,头颅微扬,自有一股王霸之气。

    “柳生心影,柳生新阴流的传人,东瀛的当代剑圣?”

    他声线好似金铁交鸣,铿锵有力,好似俯视着柳生心影,狂傲道:“当年,你东瀛武术界凭借坚船利炮,轰开国门,掠走了不少武学,更是将戚家辛酉刀法的孤本抢走,补全你们东瀛的剑道。”

    “也不知你学了个几分。”

    柳生心影抚剑而立,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项桑,东瀛剑道免许皆传,请指教。”

    不是柳生新阴流,而是东瀛剑道。

    所谓免许皆传,便是东瀛剑道流派之中,将自己流派的剑道技艺尽数融会贯通,修至大成,能够开宗立派的意思。

    而柳生心影并非拘泥于流派,作为复原诸多古剑道的当代剑圣,他是被东瀛剑道整体认证的免许皆传,是精通东瀛剑道这个整体的存在。

    他,便是东瀛剑道!

    柳生心影只是这一句话,不多说,没有回答项龙的话,更没有什么情绪的表示,只是在积蓄,积蓄着气势。

    精神、气势、体力、心念,四者合一。

    他脚下一前一后,腰背微微向前弯曲,有冲刺的模样,手抚在剑上,似乎时刻便能拔剑而出。

    项龙的表情逐渐凝重。

    他感受到了威胁,来自于面前这东瀛倭人的威胁。

    自己已经被锁定了,冥冥之中的精神气机被面前的东瀛倭人锁定,接下来的一剑,必然要斩在身上!

    是个强手,不是以前斩杀的那些小喽啰能比的。

    不过……

    这样才有意思啊!

    持枪,遥指。

    项龙整个人的精神也在凝聚,四面明明有微风吹拂,但此人身边却如无风之地,静止,寂灭。

    恍惚间,有一尊王将虚影跨越了时间,笼罩了他。

    战!

    无声的开始。

    柳生心影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飞掠而过,抚剑不出,蓄力,刹那间跨越擂台,便要到项龙面前,再行绝杀拔剑一斩。

    叮!

    但事情哪有他想的那般容易?

    枪剑交鸣。

    柳生心影手中长剑出,自左下至右上,拔刀斩出,将项龙刺来的一枪劈开。

    接着,剑招变换,细微的一个调整,便又由右上至左下斜斩下来,这是东瀛剑道里的袈裟斩。

    这一袈裟斩,不为斩敌,只为了压枪。

    一剑挑起,乱了枪势。

    一剑下压,将枪彻底压下。

    一寸长来一寸强,柳生心影修剑道,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解决项龙的枪,任凭他有千百流派剑法,也无甚用途。

    所以,他借这蓄力之机,压其枪,近其身。

    有些意思!

    项龙嘴角一咧,长枪一抖,好似金蛇狂舞,蜿蜒而上,一条合金的大枪杆子好似橡皮筋一般抖起来。

    转瞬间,枪身上便是十四重抖枪劲。

    这抖枪劲一出,柳生心影的剑便压不住枪,因为寻找不到实处,用不出力来。

    反而是项龙,借助这一下,长枪一抖,一甩,将柳生心影的剑招破了,空门大开,瞬间前刺一枪。

    若非柳生心影灵觉厉害,发觉不妙之处,瞬间后撤三步,躲开枪刺,怕是肚腹上不是衣服被刺破,而是多出个大窟窿了。

    “你的剑招,不怎么样!”

    项龙豪迈一笑,脚下好似策马奔腾,一杆大枪纵横往来,枪影漫天。

    前刺,上挑,下砸,左抽,右划……

    枪之技巧,尽数融汇贯通,组合起来,化作古往今来不计其数的大枪招,将柳生心影笼罩起来。

    叮叮当当!

    柳生心影手一抽,特质的太刀当中抽出一口小太刀来,左右护持。

    他摆出架势,两刀化作轮舞,与长枪碰撞拼刺,时不时那口大太刀斩出,再寻机会打落长枪,可惜却没寻到机会。

    宫本武藏,二天一流之技!

    所谓东瀛剑道免许皆传,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精通百般剑道。

    但哪怕如此,面对项龙的枪势,柳生心影也难以寻找到机会。

    一个反击的机会。

    此人的枪势可谓是强势,灵活之中必有沉重霸道,横冲直撞,每一招每一式似乎都有破釜沉舟的气势,太过凄厉。

    就好似千古前的霸王,那乌江自刎的霸王再现于世。

    “古含沙,我看你猜错了。”

    主席台上,忍祭天笑了笑:“心影还是差些意思,他坚持不了多久,不出五十招,必败无疑。”

    唐北斗点点头,表示同意。

    “哦?”

    古含沙看向二人,轻笑着:“要我讲,不出十招,便能结束战斗了。”

    十招?

    忍祭天一愣。

    这柳生心影比他料想的还沉不住气不成,不出十招,便要兵行险着,被项羽一枪刺死在这?

    忒不争气了!

    砰!

    砰砰!

    忽然间,擂台上响起轰鸣之音,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

    只见柳生心影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不,不是消失不见,而是他的速度太快,叫人的视网膜难以捕捉,所以才消失不见了。

    “一!”

    咔嚓!

    一个日语的“一”字响起,便见项龙手中的大枪轰然断裂,切口极为齐整,空中有鲜血飘落。

    项龙脸色狂变。

    他一双重瞳看四方,看天地风水,一个猩红的影子在四处流窜,好像是一团光,积蓄着力量。

    那猩红,是溢出的血在蒸发升腾而起的血雾。

    “你……”

    “二!”

    当啷!

    枪杆落地,项龙握枪的那条手臂齐根断裂,若非她灵觉示警,猛然左挪一寸,怕是已经比柳生心影彻底的劈成两半了。

    手臂断裂,项龙却是不在乎。

    他看着那影子,大声喊:“你触摸到那个层次了?”

    无人回话。

    空气压抑起来。

    项龙知道,柳生心影没有自己想的那般弱小,他此时此刻已经迸发自己全部的力量,化作惊世一击。

    那么,自己也要全力以赴了!

    凝神凝聚,灵觉散发,一双重瞳闪耀着光芒,好似太古圣人张开了眼眸去看天地。

    风水!

    磁场!

    人体!

    三者合一!

    三……

    二……

    “一!”

    “一!”

    两声同时呼喊出来,一个中文,一个日语。

    项龙沉腰立马,一条手臂忽然击出,力从地起,就好似古大将抖枪旋着刺出的一枪,也有些像是现代搏击里的刺拳。

    但这一拳,刹那间空气爆响,悲鸣不断。

    他在刺出的瞬间,整个人都凭空涨大了一圈,皮肤青黑,好似青面獠牙的厉鬼,筋骨血肉都极为结实。

    所有的精神,所有的灵觉,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这一拳当中。

    哗啦——

    刀剑碎片从项龙的头上洒落下来。

    柳生心影就在他的面前,整个人变得鸡皮鹤发,枯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都似那要碎裂的瓷娃娃一般。

    项龙的一拳,就打在他的胸膛上。

    打了个对穿。

    “好拳,好枪!”

    柳生心影看着项龙,声音颤颤。

    那是拳,那更是枪。

    他整个人的生机在流逝,但人在笑:“你,打破玄关了?”

    项龙点点头。

    在方才那汇聚一切,忘却形体的一拳之中,项龙升华了,打破生死玄关。

    晋升之前,玄之又玄。

    晋升之后,毫无奥秘。

    项龙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晋升成金刚不坏了。

    “可惜,我没办法走下去了。”

    柳生心影笑着,又哭着:“我走不下去了,走不下去了啊!”

    生死间有大恐怖。

    死亡终于到来,柳生心影整个人都空空落落的,什么华夏压东瀛,什么证明自己武术天下第一,那都是虚的。

    见证着一个同道中人从此不再是凡人,自己化作一捧黄土。

    见识不了那个境界的风采,原来才是他最怕的。

    如今,再无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