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39章 三清五劫,混战结束
    这是大混战。

    世界各地的武道强人战作一团,手段尽出,刀剑争鸣,枪出如龙,拳掌间无不是沛然大力。

    “都是好苗子啊。”

    古含沙坐在八卦座上,俯瞰众人,感叹一声。

    “唐北斗,忍祭天,既然来了,那便不要躲藏了我给你二人留了位子。”

    两个人从鸟巢两侧极高点飞下,好似大鸟,又像是蜻蜓点水,落在了主持席上。

    这二人,一个是唐北斗,一个是忍祭天,都是古含沙的仇人,也是当今之世另两位金刚不坏。

    他二人入此台上,天下所有金刚不坏的武林神话便齐聚一堂,这是古今少有的情况。

    要知道,每一尊金刚不坏,都可谓是镇国神柱,能镇压国运的陆地神仙,修至此境界,天时地利人和,自我气运也是极为强盛才成。

    如今,这些人全部聚集一处,气运共汇,天地如丹炉,熬炼一团,隐隐间有龙吟虎啸之音,似乎有什么惊世之事将要发生,更像是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将要到来。

    “古含沙,你更强了,我现在看不透你。”

    唐北斗的眼神依旧纯净,鬓角处有一条细微的疤痕,是昔日古含沙给他留下的印记。

    “当日,唐北斗你布下群龙无首生死局,能看不透我之所想?”

    古含沙轻笑着,脚尖点地,一股劲力将两座交椅飞了出去,到二人面前。

    唐北斗与忍祭天手一张,一人一座,按住椅子,翻身坐了上去,面对古含沙等人,背对台下众人。

    “你现在这是三清局,五劫运。”

    唐北斗徐徐道来:“你、李寒沙、李毅飞三人,三清之位,你为元始,李毅飞为灵宝,李寒沙为太上,接引三清境玄元始三炁,”

    “再借此大赛之人气,汇聚天下武术界的气运,开道天下,为第一劫,龙汉大劫。”

    “此后,将再有四次大赛,辉煌没落,劫起劫灭,将千百载武道气运彻底激发,化入人间之中,兴盛世。”

    “延康坏劫之后,人间大涅槃,便是见九之局,群龙无首,天下大吉!”

    “这是道教灵宝派谋算千古,为人间而设的绝世风水大局,三清五劫大风水,逆天而为,你将不得好死!”

    古含沙笑了。

    “很不错,不是吗?”

    “身为开道之人,与天夺运,胜天半子,那是何等风姿!”

    “唐北斗,你将见证一个时代的崛起,一个神话的诞生。”

    “而我——”

    “将是神话!”

    轰隆!

    不知何时,天空之中乌云沉沉,闷雷不断。

    古含沙“神话”二字落下,天上一道惊雷闪电,将天地照耀,似乎老天发怒,要打杀精怪妖邪。

    “古含沙,你是好想法。”

    忍祭天一身和服,挎战刀,眯眼一笑:“我等都是打破玄关的人物,气功绝巅,自身磁场时刻与外界激荡,本就有天劫的可能。”

    “如今,你三人磁场合一,笼罩全场,与天争锋。”

    “脚下这鸟巢你天符集团早就改造过了,是武当古金殿的打造,乃是一座大武当金殿,能行雷火炼殿之能。”

    “今日本是晴空万里,但你三人在此,那便是阴云漫天,雷光阵阵。”

    “你是要拉我们一块去死啊!”

    人之气功若是达到极巅,便会与外界激荡,阴雨天便有遭雷劈的可能,古人见了,谓之渡劫。

    古含沙不语,一切不在言中,全凭事实说话。

    唐北斗,忍祭天,他二人为何来此?

    因为古含沙三人,联合易叔与洪清大舵主,足足五位金刚不坏级数的人物,要杀他二人,那简直是比杀猪还要简单。

    他们不是自愿要来,而是被逼来的,被李寒沙、李毅飞亲送的请帖逼来的。

    来此,见这等布局,他二人怎么也不可能轻举妄动,尤其是天有雷劫在,动,便是一个雷劈的可能!

    台下混战已经分出了个结果来了。

    原本千人之众,此时连百数都不足,十个人浑身浴血,站立场中,脚下横尸遍地,没有一具好尸体。

    “混战止!”

    古含沙一声轻喝,两军交战时的鸣金锣声,便是厮杀之中的人也停住了动作。

    蹬蹬蹬!

    一队队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一队队黑衣保镖拎着裹尸袋,有口气的上担架,不活了的进袋子,各自有序,飞速打扫着赛场。

    与此同时,还有一队修习过武术的壮汉手提座椅,走了进来,身后是天符集团最精锐的生命科技研究团队,带着仪器,将众位存活者团团围住。

    坐交椅,戴仪器,吞丹药,按穴位。

    每一位都享受了最好的待遇,吞服的是精元大丹,其中混了一滴帝流月华大丹的丹水,补充营养能量,体力大增。

    一发补肌针,像是柳生心影这样半条胳膊都被撕扯的险些断掉的人物,只觉得浑身发热,刚刚吞服的丹药被消化,集中在伤口处,化作生命潜能,飞速修复着创伤。

    三分钟,仅仅是三分钟。

    柳生心影的半条胳膊便能活动如初,只是留下一条狰狞的疤痕,肌肉无碍。

    “这、这是什么药剂!”

    柳生心影心生惊惧,虽然修复了伤势很好,但是,恢复的如此之快更令人恐惧。

    天符科技集团的科技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最快的恢复战力,从而开启全新的战斗,古含沙的意思,是在这一天之中尽全功,从而破茧成蝶,布成大局。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一切都已经完备,无人能阻。

    唯有天阻。

    待场地清干净,护理人员全部离开,众人也是恢复过来,有全盛之姿,古含沙再度开口。

    “这比赛没有什么弯弯绕绕的,一对一,败者下,胜者上,直到决出冠军为止。”

    “诸位,这是绽放生命璀璨的时候!”

    哔哔哔!

    主持席上,那个巨大的显示屏此时转变了场面,而是比赛流程,经过超算进行分割,从而确立出谁与谁战。

    项龙对柳生心影。

    巴颂对金石轩。

    鱼化龙对蔡先生。

    苏东岳对姜幻。

    鹰王对查尔斯。

    这是屏幕上的显示,擂台轰隆升起,等待着参赛者的入场。

    “哦?”

    忍祭天眉头一挑:“心影也来了?也对,东瀛武术界全靠此人挑大梁,好好培养,打算下克上斩了我,洗刷我以华夏压东瀛的污名,再证威名。”

    他当年取了东瀛大财团的千金为妻,是入赘的,为的是谋取财团钱财。

    一成功,便逆袭而上,化入赘为娶妻,整个财团尽入自己手中,更是以武功镇压整个东瀛。

    东瀛的官方仰仗此人,认此人为镇国神柱。

    但武术界不如此,觉得此人是以华夏压东瀛,污了东瀛武术的名,多年来不知谋划了多少次下克上,斩祭天的行动,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而柳生心影,是如今挑大梁,承载此志的人,也是最有希望的人。

    “古含沙,你说,他二人谁为胜,谁为败?”

    古含沙听了忍祭天的问话,淡淡一笑:“项龙此人,乃是霸王后人,枪术卓绝,步子里有八极的味道,更有圣人相,可见功力。”

    “我说项龙为胜,但绝非大胜,要断一臂。”

    “那便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