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37章 大赛启,各方云集
    京城机场。

    这一日,十几架专机从全球各地飞来。

    “柳生心影,你果然也来了。”

    “金桑,你也来了不是吗?”

    一个跆拳道服,一个剑道服,两个黄肤人在机场见了面,互相问好。

    这二人,柳生心影,乃是东瀛现如今的柳生新阴流传人,被尊为剑圣,共恢复了东瀛剑道十三种流派的技法,并全部精通,有断水之能,被破格提升为剑道九段。

    要知道,剑道九段、十段,只授予过已逝的剑士,他可以说是唯一一个活着获得九段地位的人物,是东瀛武术界的偶像。

    金桑,金石轩,乃是大韩跆拳道的大成者,如今全球各地一千多家跆拳道馆的偶像。

    “啐!”

    一个黑人不屑的啐了一口。

    “矮小的病猪。”

    “强森,我们可是人,还是给人留些面子,不要说实话伤人心。”

    这黑人旁边有个白种人将手搭在黑人的肩膀上,一脸笑容,看似是好心,实际上也是在羞辱。

    这二人,黑人强森,是美利坚的重量级拳王,腰缠金腰带,三任连冠。

    白人丹尼尔,英格兰拳王,也是名拳王,只是没有强森那般厉害,三任连冠。

    柳生心影、金石轩看着二人,嗔怒起来。

    他二人欲要动手,但这大庭广众之下,四面还有不少黑人白人,目光瞄了过来。

    若是动手,怕是要被群起而攻之。

    今日他两人是秉承着一国之希望,是为证明自己国家的武术天下第一,万不可在此坏了大事。

    忍辱!

    柳生心影与金石轩的武功中有忍辱磨炼之法,他们更是深得精髓。

    这一众人出了机场,便见机场似乎都被包场了,一条轿车长龙蜿蜒盘旋,守仁带人在前,看着众人。

    “各位,请上车吧。”

    远处,天符的黑衣保镖围成一圈,将各个长枪短炮挡在外面。

    这些人不止是国内的媒体,还有国外的媒体,他们都嗅到了气味,知道今日的大赛到底是何等的爆点。

    就在今日,不知道多少节目暂停,就专门直播这一场大赛。

    天符无限制武术大赛!

    “东亚病夫就拿这来招待我们?”

    黑人强森就不是个安分人,看到守仁以及简朴的轿车,撞开众人。

    他不怎么高,甚至不到一米八,但肌肉很是壮硕,两条手臂粗壮有力,便要抓守仁的衣领子,喝问。

    咔嚓!

    守仁左手一伸,五指抓住黑人强森的一条手臂,一搓,便将这条手臂的关节搓移了位置,小臂骨碎裂。

    他身为隐仙派这一辈的大师兄,这些时日还有古含沙调教,实力不弱,区区一个拳王,轻松拿捏。

    使得这一手唤作分筋错骨手,这是错骨,还有分筋之法,太过残忍,乃是杀人技法,不合此时用,见血不详。

    “都别闹,请上车吧。”

    枪上膛,天符集团的保镖集团人手一挺轻机枪,近百架机枪就架设在这,时刻可以发射,将众人射马蜂窝。

    他们不敢造次,黑人强森吃了这个哑巴亏,老老实实的进了一辆轿车,等待车队的启程。

    “这是!”

    进入车中,白人丹尼尔大吃一惊。

    这轿车的驾驶座上没有驾驶员,没有方向盘,而是一块显示屏,上面是各类的表盘转换而来的数据,以及一个大大的天符logo。

    “你好,轩辕无人驾驶系统为你服务。”

    电子音响起,车门上锁,车窗升起,轿车长龙开始挪动前进。

    成熟的无人驾驶技术,登场!

    ……

    “天下英雄,尽入毂中。”

    京城当年为奥运建设的大型运动场中,特意修建而成的大型主持席上。

    古含沙居中,李毅飞居左,李寒沙居右,易叔以及一位隐世不出的洪青总舵主,左右依次排列其后。

    总的来讲,还是以古含沙三人为首。

    便是冯叔这等口含天宪的大人物也要在下首位。

    若是有武道精深之人看去,便会发现古含沙三人大有讲究,他们坐的椅子是八卦神明椅,就是寺庙雕刻神像座下的椅子。

    古含沙、李毅飞是一身道衣,李寒沙虽然还是寻常那套便服,但胸前还是一个大的阴阳八卦图。

    一眼望去,好似进了道观之中,大殿中央,至高无上的那三尊神明从天上下凡。

    “东瀛的柳生心影来了?”

    李毅飞看着一个个入场的人物,眼睛放光:“此人精通东瀛剑道,能行断水之能,当年我横渡而去,与他比过几场,险胜一招。”

    “这些年了,也不知他修行到了什么地步。”

    “他剑道极纯,东瀛杀生道已经浸到骨子里了。”古含沙眉头一皱,“此人与我等只有一线之隔,若能明悟生死互逆,杀生护生之理,那还罢了。若不成,他这口剑最后斩的便是自己!”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

    李寒沙提出了异议:“临济录有语,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祸,向你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此人杀剑纯粹,若是斩断最后的一丝生意,便是绝杀之法,斩杀一切得解脱。”

    古含沙摇摇头。

    “难难难,此法需求心境太高,若是心境不成,那便是杀自己。杀尽一切,终究为毁灭之举,无意义。”

    “你二人道理多,我插不了话。”

    李毅飞打断道:“只是这各方人物,都已经入了场中,古含沙,该你说话了。”

    古含沙止了话,点点头,向下望去。

    此时,鸟巢中心已经修筑起几座大擂台,都是高韧性高硬度打造而成的,周围是参与此次大赛的人物。

    有美利坚的拳王,意大利的剑,德意志的搏击手。

    有东瀛的剑圣,大韩的跆拳道第一人,印度的古瑜伽传人,泰国的古泰拳传人。

    当然,更多的还是华人。

    海内外的华人。

    陈家沟陈家人,长春八极门的传人,少林寺十八铜人阵闯出的武僧,螳螂拳传人,把子拳传人,八卦拳传人……

    华夏武术界的精粹,近乎全都在这了。

    其中,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

    “于老爷子,您请上台来。”

    古含沙大喝一声,声浪袭来,在整个场中回荡。

    众人还在疑惑,这于老爷子是谁的时候,从角落里,一个穿布衣,背挂一剑的老爷子走了出来。

    他几个石子甩出,脚下一踏,嘭的一声,便起了身,借着那几个石子垫脚,凌空虚渡,便到了主持席上。

    “古道长,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这位老爷子看着古含沙,哈哈大笑,胡子花白,筋骨结实,看面相似四五十岁的模样,实际上已经有七十余岁高龄了。

    三仙中,有两尊剑仙,一位是终南剑仙,便在古含沙身边坐着呢。

    另一位,便是这位于老爷子了。

    此人武功卓绝,与打破玄关之前的李毅飞相差无几,只是不占年龄优势。

    他一生自号剑痴,钻研剑术,从动乱时代走来,历经岁月,补全了古螳螂剑的武功招数,再现一门古剑术。

    莫说古含沙,便是李寒沙这等天道心境的人也对他另眼相看。

    这位痴剑仙,便是武道燃灯之人,灯火相传不绝,是华夏武术源远流长而不断绝原因的缩影。

    “于老爷子也不差。”

    古含沙微笑着,道:“你本就不是为了奖金,而是为了武术见证而来,便不必与那些人站在一起了,来此处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