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36章 风水无穷,掌毙鬼王
    鬼王觉得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

    且不提唐北斗提供的情报,当日新闻发布会他也看过,这古含沙不是断了一条胳膊吗,妥妥的肉身有缺!

    否则,他决然不会傻乎乎的这么正面刚上来。

    “我知你想的什么。”

    古含沙站起身来,目视鬼王,道:“你天赋很出众,是天生灵体,天然便能见神视鬼,所以练就如今这一身武功。”

    “但你太自大了。”

    他话刚落,鬼王已经欺身上来,一只森青鬼爪呼啸而出,其中蕴含三十六重变化,根根手指都似独立的一般,要将古含沙直接掌毙在此。

    鬼王是天生灵体,能见神视鬼,精神变异上的天才。

    他天然便适合修道,但却没走上正途,早年间烧杀抢掠,仗自身武功高绝,不知犯下多少大案子。

    厮杀久了,鬼王有自己的一套认知。

    杀人就不要废话,废话越多,越是那个被别人杀的。

    所以他直接下手了,下的杀手,这一出手便是万罗鬼手,是鬼王自己容百家拳术而成的一门武功,自号能克制任何武功。

    这一式鬼爪拍出,直取面门,换任意一个人来,都要被掌毙在这。

    鬼爪一出,在古含沙面前尺许的位置,不动了。

    只见古含沙右手拈花指法,后发先至,截住了鬼王的杀招。

    鬼王不信邪,鬼爪变招,五根手指一个变化,好似野兽弹爪,力灌指尖,翻手便要将古含沙的右手掌给撕扯掉。

    古含沙淡然一笑。

    手指弹动,连连弹指似拈花,拈花一朵又一朵。

    鬼王五指变化一次,古含沙右手便将他这五指分别拈一次,将其中的劲力都给泄了,凝聚不起来。

    原本的一只撕人虎爪,变成了猫爪子,撕人劲变成了挠人劲。

    怎么可能?

    鬼王一个惊骇,察觉不妙,手掌抽回来,连连后撤,跳出古含沙周身一丈外。

    “你这是拈花指?不可能!”

    古含沙不语,步下一踏,立结道场,风水变动。

    寻常的拈花指,鬼王的万罗鬼手轻松可破,甚至将人一只手掌都给撕扯下来。

    但古含沙不同,他的拈花指如今已经修得神髓,鬼王心机一起,便能生灵应,截招而破。

    而且,如今古含沙诸般武学,皆以自己的开道印根本,其中蕴含无穷变化。鬼王的万罗鬼手本就是以变化见长,所以能克诸武学,古含沙的开道印比他还要能变化,自然也就克制这万罗鬼手了。

    “你真的成了金刚不坏,还将手臂给补全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

    鬼王精神极强,学习能力极高,精通禅定、风水,见古含沙步踏而出,便知四面风水气场变动,茫茫大势倾轧而来,叫他心脏都受到了压迫,几欲骤停。

    金刚不坏!

    绝对的金刚不坏!

    比之唐北斗还要厉害的人物!

    唐北斗,你害我不浅啊!

    鬼王心中咒狠,已经管不了唐北斗的感应,内心涌出无数杀机来,都是针对的唐北斗。

    那厮花大价钱,甚至支持他的东洋生意,就是要鬼王来杀古含沙的,给他的情报稀少不说,没一个有用!

    这是叫自己来送死啊!

    思绪千回百转,古含沙已经踏出了第二步,风水再度一变。

    鬼王顾不得骂唐北斗,反而是一口黑血喷吐出去,手指连点周身各大穴位,原本漆黑的头发一下子白了大半。

    他扫视四周,种种风水节点印入脑海,反复思量,刹那间便有了答案。

    直冲,足踏,打翻字画方桌。

    这是要乱风水。

    风水气场,有时候说穿了便不值一提,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甚至简简单单的一个摆件,一个人,便构成了一个风水局。

    就好似当初唐北斗与转世灵佛合谋布下的群龙无首生死局,便是以人来构成的。

    此时,鬼王已经看透了这个风水气场的布局,便将之打乱。

    风水一乱,那便自破!

    果不其然,鬼王挪移自己的位置,打翻方桌,摘落字画,一瞬间感觉大势尽去,身体一阵轻松,精神都干净了,那好似天地视万物为刍狗的感觉顿时消失。

    鬼王大口大口的呼吸,两眼看着古含沙,心中忿忿。

    他从来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主,反而睚眦必报。

    “你是第一个。”

    古含沙赞许的点点头,道:“不错,很不错,不过你又能做几回?”

    说罢,再度踏出一步。

    一步踏出,令鬼王惊恐的感觉又来了。

    天地似乎都随着古含沙的这一踏而发生改变,风水气场凝聚起来,原本被破掉的局重新组合,生成了新的风水格局,而且更为复杂。

    那茫茫大势,视众生如刍狗的淡漠之意念,狠狠的压在了鬼王的身上。

    八步祭,八步祭,这成就金刚不坏之后才真正完善的武功步法,与风水之道紧密结合。

    古含沙每一步踏出,不是踏在风水局的阵眼之上,而是以自身为阵眼,布下祭祀的大风水局。

    我即中宫阵眼!

    鬼王可破一步之风水,但只要古含沙再度踏出,风水便重新凝结,那祭祀的天意大势压制人身,叫人要引颈受戮。

    步踏不绝,风水不绝,破阵不绝。

    鬼王也是绝望了。他似乎被囚禁了,囚禁在这方静室之中。

    这静室不大,十丈见方,随便几步便能碰到墙。

    可这静室又极大,鬼王觉得这静室便是天地,他进来了,便等于是从外天地进入了内天地,再无出去的可能。

    西游里有个典故,便极为适合现在这般情形。

    话说那孙悟空欲要坐玉皇大帝的位置,与如来佛祖赌斗,若是飞出佛祖掌心,他为三界主,若飞不出,便要受罚。

    孙悟空接连跟头,飞出不知多远,见五根肉色天柱,以为自己飞到天边了,撒了泡尿,以作记号。殊不知,他从头到尾都在佛祖的掌心扑腾,未曾出掌中之地。

    鬼王就是孙悟空,古含沙便是如来佛祖,而这静室,便是那如来佛的手掌。

    他接连破局,化解风水,但只要古含沙还在,就没有个头。

    一步一踏,八步一祭祀。

    古含沙踏出八步,八重风水压在了鬼王身上,五脏六腑都好似被禁锢了,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手起,掌拍。

    一代鬼王,纠正么死在了京城,死在了古含沙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