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32章 军道杀拳,大小如意
    “想那么多作甚!”

    古含沙摇头轻笑,看着面板:“此等思量,皆为阻念,于我道并无益处,想多了不过徒增烦恼。”

    “不如研究研究如何去修筑道路好些。”

    想到此处,他念头转动,面前的虚拟面板一个变幻,变成个硕大的大转盘。

    这就是抽奖界面了。

    其中似乎有无数条直径线,将整个圆无限分割,每一个小块里便是一个模板,而那吸入毫毛的指针在转动之后的所停之处,便是抽取到的。

    古含沙对此接触并不多。

    严格来讲,加上这一次,他只催动过两次抽奖转盘。

    上一次,获得了某个国术世界的张至顺老先生模板,从而打下婚后根基,成就他现在金刚不坏的境界。

    那么这一次呢?

    “我还是不如那李寒沙啊!”

    一破玄关成不坏,自此不再是凡人。

    李寒沙那日破开生死玄关,境界晋升,整个人似乎都蜕变了,就好像以前不过是在羊水胎膜里的婴儿胎卵,如今破开而出,成了真人。

    古含沙修至此境,有太多助力。

    而李寒沙,唯一的助力便是自己。

    可惜,二人道不同,可作道友同志,却难以共演前道。

    他李寒沙有他李寒沙的道要走,那是一条出尘的天道,破碎虚空的武意,太缥缈,不在人世间。

    “道无上下高低之分,唯心有高低。”

    古含沙呢喃着,也是对自身的发问总结:“我的开辟之道,李寒沙的天道,无有高低。但我的心却比他低,我不如他纯,不如他深,不如他静。”

    “此人修成天心一颗,实在恐怖!”

    天心,天道之心,如天色纯一片青,如天幕深笼万千,如天夜静万物止。

    这种心境,实在厉害,古含沙也不知如何修成的,更像是天生的。

    不过,心境再高,要在人世间施展灵应,也要靠色身血肉,魂衣精神,这些尽数都是依道成的,古含沙若是比不过,那还是趁早自杀了事算了。

    思索间,古含沙已经拨动转盘。

    整个虚幻的转盘呼啦啦转了起来,转的飞快,叫人目不暇接。

    虽然这轮盘无限分割,每一块都极小,叫人看不清,但几个厉害的奖励区内容都被标识出来了。

    什么武学·九阳神功、神兵·十方俱灭、体系·磁场转动、人物·华英雄、世界·龙虎五世……

    看的古含沙头大。

    最后,转盘缓缓停止,指针指向了一个任是他这般境界,也觉得嘴角抽搐的奖励。

    叮!抽取成功。

    模板——武功·军道杀拳,请签收。

    哗啦——

    并非现实,而是在精神脑海之中响起的水波涛涛之音。

    一门拳法的记忆,出现在了古含沙的脑海中,招式、拳意、背景,尽数了然于心,化作了古含沙自身的一部分。

    “军道杀拳吗?怎么不抽个超级无敌我爱你出来?”

    啼笑皆非。

    虽然叫人有槽在口中,不吐不快,但这军道杀拳的含金量,还是蛮高的。

    站起身来,古含沙迈步走出静室,站在室外的空地之上。

    他站一个桩,有些像是少林桩,但不全像,还像是八极的路子,也有形意、八卦的影子,似乎是融合了不少武学的拳架形成的。

    只是一站,笔杆条直,气势威严,好似军中大将一般。

    这就是军道杀拳的根本拳架拳势了。

    噌!

    出拳。

    好似枪炮出膛,声威赫赫,空气似乎都被打出了个空洞,一团凝实的气团击出十步开外,将地面炸裂。

    脚下连踏,起伏不过厘米高低,好似坦克履带向前推进,威不可当。

    收拳,出拳。

    拳收蜷缩如藏在炮管中的炮弹,出拳刹那,整个人上身后仰些许,轰隆作响。

    心如火药拳如子。

    古含沙一人打拳,打出了军战坦克的气势来,人似乎得了坦克之形,威能无限,拳如炮弹炸裂开来,重且快。

    他见过坦克,摸过枪,也明了火枪攒射的神髓到拳术里。

    但好似现在,形意神法,如形意十二形取十二兽之身形神意为拳理般,取坦克轰鸣之身形神意,化为拳术拳理,那是没有的。

    军道杀拳——杀人坦克拳!

    古含沙这一连数十拳打出,面色潮红,汗气蒸腾,全身上下筋肉都在发颤,从肾脏分泌的物质正在充盈全身,似乎要蜕变一般。

    “强化冲击,还真是够简单粗暴的力量。”

    所谓强化冲击,便是古含沙抽取的这名为军道杀拳的武功,其中迸发力量的根本存在。

    被称之为人类体内所能发挥的最强力量。

    由肾上腺素的分泌里寻找暴增数倍的力量,加以控制,人便能发挥出惊人的力量。在这个武功所在的那个世界,华夏的气功与上乘武术的超人威力,亦是由此而来。

    什么项羽、达摩、张三丰之类的,都是将此等力量发挥掌握的存在。

    而军道杀拳,便是一门这样的武功,来历也颇为传奇。

    此乃一代周奇人少时习八卦,学知识,后来熔炼百武于一体,观军道兵械取其神髓,形意而成的大威力拳法,轻易不动此拳。

    后来,若非是有强贼袭来,欲要害大人物性命,怕是再无现世之日。

    这种力量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情感催动的力量,越是极致纯粹的情感,迸发的力量越强,充斥着简单粗暴的味道。

    相比于古含沙现在的武道来讲,这股力量极刚极猛,大开大合,精妙之处实在稀少。

    “法兵形意,取神髓为拳理。”

    古含沙揣摩着这门拳法,其中的拳理精神,与自己的领悟相互印证,目光灼灼。

    这拳的根子,是以强化冲击的力量支撑着,与拳术劲力截然不同,想要互相印证转化,实在是有些麻烦。

    “不过……”

    噗通!噗通!

    古含沙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五脏六腑,大脑腺体在精神的催动下分泌物质,给这具血肉身躯灌注全新的力量。

    噗嗤——

    衣衫破裂,是被古含沙撑裂的,他整个人喷发蒸汽,血肉增长,骨骼暴增,整个人化作一个大巨人。

    有多大?

    有一丈五尺的高度,差不多五米高,两只大手跟两个大蒲扇无二,近乎青面獠牙,腿脚好似撑天柱。

    要知道,李寒沙以硬气功成道,根骨结实,皮囊似牛皮,如今金刚不坏也不过能变化两米多近三米的模样。

    像是古含沙这般,那已经不是什么缩骨功的武功手段,而是真的道家神通——

    大小如意!

    铮!铮!铮!

    古含沙稍一动弹,皮开肉绽,血跟不要钱一般流,左手的掌心血肉尽数开裂,指骨扎破出来,森白带青。

    白气萦绕,他手结莲花法印,将伤口一敛。

    翻出几枚大丹,吞入肚中,运炼开来,将营养能量吸收,催动生命潜能,愈合伤口。

    “还是差点意思。”

    摇摇头,转身回屋,古含沙便安心养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