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28章 盛世总在未来,我等开创未来
    神通!

    神通啊!

    在魏子龙看来,古含沙这般手段,简直非人,而是佛经道藏里的神通。

    武功还只是体能血肉的力量,而古含沙,运用的是天地风水,无上之精神,硬生生将一个拳意断魂的大高手给压垮崩溃,最后成为一个待宰羔羊。

    他难以想象这手段,太玄,太深奥。

    “这还不是神通。”

    古含沙摇摇头,叹口气:“当然,这也不是寻常的武功。”

    “而且,旁人难以在不坏境界,便有我这般威能,要更高一层才成。至少,也要渡雷劫,气功混元,阴阳相济才成。”

    自家人之自家事。

    他自突破金刚不坏以来,古含沙便觉得从灵魂层次,开始有玄妙释放开来。

    一日比一日才思涌现,一日胜于一日,只觉得浑身从血肉刀灵魂,似乎有什么被封锁的潜能释放出来。

    是属于他本来的能耐被不知名手段封锁成潜能,如今达到了地步,才算是释放。

    古含沙揣摩过,有一个结论。

    他只觉得自己平日的资质表现,也若无张至顺老爷子的人生阅历作为根基,也就勉强算是个天才,而不是面板中评价的那个盖世奇才。

    信自己还是信面板?

    原本古含沙不知,如今却是信面板。

    他觉得,自己应当是那什么盖世奇才,但是资质都被封锁了,过往平日表现出来的,只能算是天才。

    如今步入金刚不坏,封锁渐消,他才一点点的提升,比之以往资质高。

    虽然没有明说是谁下的封印,但古含沙已经隐隐有了猜测,那便是他这一世的便宜老子天符大帝。

    磨炼……

    好一个磨炼啊!

    说起来,面板认定自己这具身躯的血脉极为不凡,可古含沙都到这个境界了,也没有琢磨出有什么玄妙来。

    他也曾验血,与寻常人类的血无二,纯纯的人。

    按照盖世奇才这个例子,古含沙估摸着,估计也是被他老子给封印了,毕竟是血脉的源头。

    当然,他修至现在这个境界,也不会因为这所谓的封印动气,不值当。

    而正是资质的逐渐解锁,古含沙虽然只是初入金刚不坏,但无论是精神还是武功技法,都要远超同级数的人物,才完善自己的八步祭。

    近乎是越级之武,常人便是越不坏界限都难,何况是这界限?

    所以古含沙才这般说。

    “渡雷劫!”

    魏子龙语气颤颤,对于古含沙的说法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古含沙,你的武功已经这么高了?天地都不容你?”

    所谓的天地不容你,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的气功太盛,已经影响天地磁场,勾动天雷地火,天要打雷电杀你的模样。

    古人对此,唤作渡雷劫。

    到底是自然伟力,古今少有能真正渡过雷劫的人,能将气功修至混元阴阳,天人协和一体的境界,随时随地与四面磁场结合,调整风水。

    大多数,是在雷霆之下化作劫灰。

    古代又是天人感应的道理盛行,久而久之,便称渡劫的人乃是天地不容,天地要打杀此人。

    这还入了小说神话里。

    千年的大妖都要渡雷劫,作恶多端在雷劫下道行尽丧,行善积德在雷劫之下蜕去妖壳,成为仙人。两种结果,便分别代表了渡劫生死的结局。

    “什么就天地不容了?”

    古含沙啼笑皆非:“你把天地当成什么了?古代自有他的局限性,所以得出了个天地不容的说法,都到现代了,多读读数理化,总有好处的。”

    魏子龙搔搔头,也不言语,只敢心里说说。

    你这哪是现在的数理化能解释的啊!

    “冯叔,我们继续。”

    古含沙看着冯叔,两人对视,他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

    “我要做什么,新闻发布会上便已经说了。”

    “天符科技集团将掀起变革,在高速发展的科技之下,我等将引领人类对于自我潜能的挖掘,从而达成人人平等的长生种时代!”

    “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

    他口中蹦出一句古语,这是《逍遥游》里的原文,讲的是一个春五百载、秋五百载的冥灵古树。

    古含沙是借典故之树,说自我之想法。

    他要这天下,个个都是“冥灵”,春五百、秋五百,长生久视。

    “你这是在取乱。”

    冯叔表情严肃,语气极重:“你要怎么叫人尽数成为长生种?”

    “基因改造?”

    “意识上传?”

    “亦或者义体升级?”

    “不,这些道你,以及你的天符科技集团三十年内完不成!你要从现在开始便启动此计划,建设个长生种时代,那你必然只有一条道可选。”

    “那便是武道,是修行。”

    冯叔口含天宪,平日纵观的是华夏全局之事,自己又是修行人,怎能不动古含沙要做些什么。

    “含沙,你是忘了古话不成?”

    什么古话?

    古含沙开口说道:“侠以武犯禁,修武功的,下手又没轻没重,非死即残的,两家便结怨了。”

    “家家有亲戚,亲戚更有亲戚,一不留神,便是群架乱战。”

    “而且,武者心头总有一腔热血,自己有能耐了,见不平事就要出手。管你是什么大富翁,大人物,执掌大权,必然要来个血溅五步的庶民剑。”

    “杀伐一起,便没了结束,看看南北武林恩怨便知道,那就是最终的结果。”

    “好!好!”

    冯叔看着古含沙,说:“你知道,那怎么还要做出这些事情来?”

    “你是做保健品起家的,你那些保健品,根子就是各门各派的宝贝丹药,是修武功的。而且你这又是各大院校开设武术班,又是直接开武馆的,想不知你的想法都难。”

    “只要你定下思路方针,天符科技运转,那顿时便是天下大乱,什么妖魔鬼怪都有可能出来!”

    说到最后,冯叔都带了一丝火气。

    实在是古含沙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动摇国本,破坏安稳。

    “冯叔。”

    古含沙喊了一声。

    “怎的?”

    “你知道盛世吗?”古含沙问了个问题,却自己便回答了,“盛世,是在未来的,安稳是为了未来的辉煌璀璨而积蓄力量,需要稳定。”

    “但是——”

    古含沙一顿,双眼好似升腾起火焰来一般。

    “怎样算是积蓄够了呢?”

    “冯叔,你如何确定,现在的积蓄依旧不足呢?”

    “几个守尸鬼把守着粮食金钱,天天伸着干瘪的枯手,贪婪的数钞票,然后告诉别人我们的积累还不够,还不能去求得一个辉煌。”

    “他们的手太密了,露不出一个钢镚到人间,全部攥在手里。”

    “贪的时候像饕餮,要放钱的时候就像是个貔貅,然后告诉大家,辉煌在未来,我们的现在是为了未来在积蓄。”

    “实际上呢?”

    “所有人都渴望着辉煌,比如你,比如我,比如芸芸众生。”

    “真正阻碍着辉煌降临的,是守尸之鬼。”

    “我觉得,积蓄已经足够了,所以我选择了掀起这一场变革。”

    “盛世就在未来。”

    “我们所要做的,便是开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