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26章 四神丹法,守尸鬼虫行不轨
    那是昔年旧事了,就算冯叔不提,他也记的。

    要知道,古含沙这一世的亲朋好友不多,能做长辈的,也不过一掌之数,此人便是其中之一。

    当年他与徐长生三人一拍即合,创立天符科技集团,也是此人在背后助力。

    只是一个易叔,真正的上层才知的镇国神柱,哪能吓住小鬼?

    小鬼都不知有这尊神呢!

    冯叔不同,他与小鬼太近,所以那些小鬼自然便被他震慑了,天符科技集团才能够熬过最开始的一关。

    “冯叔,多谢了。”

    古含沙也是恭恭敬敬的鞠一躬,道谢。

    若无此人,今日之壮举,怕是要再拖延十年、二十年了。

    人生有几个十年,几个二十年?

    古含沙等得起,但不是什么人都能等得起的!

    “谢什么谢,坐下,吃饭。”

    冯叔不说别的,拉着古含沙的左手,便坐到椅子上,亲自盛了一碗饭给他。

    “我知你这个境界,烟火食是不吃了,不过今日这饭菜你一定要尝一尝。”

    他夹起一块红烧肉来,放到古含沙那冒尖的白米饭上,笑着:“人间烟火滋味足,今日这四菜一汤,是老郑做的,味道很好。你平日吃的都是丹药,那滋味多寡淡,没肉香、菜香、米香的,你一定要尝尝这些。”

    古含沙左手持筷,夹起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的确是别有一番滋味。

    小时还尝过烟火滋味,但自打以丹药养身开始,便不曾再吃烟火食了,杂质太多,伤身。他性子又静,捏炼的丹药只有药香一种滋味,的确是寡淡。

    如今已成金刚不坏,再次吃烟火食,肉下肚,菜下肚,滋味舌尖一品,肚中吸收干净营养,渣子在肠胃中蠕动分解,化作一团。

    这是秽物,古含沙许久不曾有了。

    持筷,夹菜,吃饭。

    四方桌,三个人,吃四个菜一个汤,小锅米饭。

    古含沙与冯叔在吃饭上是个有规矩的,讲究“食不言”,吃饭就是吃饭,不想旁事,专心吃,细细嚼,服下肚去。

    而他两人,一个是魏子龙叔叔辈,一个不言,他这个人自然也不说了,只是吃饭没二人专心,心思重,不知到底在寻思些什么。

    不多时,三人便吃净了饭菜。

    古含沙吃的不多,一样菜来口,尝尝滋味,将自己那碗米饭吃光,便不再添了。

    魏子龙也差不多,他这个境界与以前的古含沙差不多,平日吃丹药,吃几口便不吃了,也就八分之一的东西进了肚。

    剩下的,尽数进了冯叔口中。

    别看冯叔五十来岁,四个菜,小半锅米饭,一盅鸡汤加只小乌鸡,那不算事。

    吃完饭,他坐得笔直,两手放在小腹的位置,肠胃所在,伸手揉搓,似乎是在按揉穴道,促进消化。

    揉搓一会,便在院中散步行走,走个三圈,才算是结束。

    “冯叔的养生道很不错。”

    古含沙知道,这是养生的手段,最简单也最深奥的法门。

    什么是养生?

    养生不是打架斗殴,不是长生不老,不是神话传说,其实就是为了活的更好,更健康。

    穿什么,怎么穿,吃什么,怎么吃,住什么,怎么住,行什么,怎么行。

    这便是衣食住行,最古的,也是最简单的养生法门,从老祖宗那便传下的,各大养生的拳种都在这其中做过功夫。

    服丹之道,其实就是衣食住行的“吃”。

    “这是元辰兄教的。”冯叔缓缓踱步,看着古含沙,摇摇头,“含沙你如今是武道上的大宗师,我这点五禽戏的功夫也入不了你眼。”

    “五禽戏是门好功夫。”

    古含沙点点头:“取五禽之形,养自身五行,巩固五脏,若是心意圆润,境界足够,能练就五气朝元,养生到了这份上便极为不凡了。”

    “而且冯叔你还有练龙虎丹道,平日有元辰兄看顾,烧炉炼丹,这道门绝学另有玄妙。”

    他喜为人师的性子又上来了,说教道:“若是简单的龙虎丹道,冯叔你不适合练,那需要勇猛精进的大勇气,心要纯,气才专,才能丹成龙虎现。你如今口含天宪,心怀华夏,留恋红尘,是修不得的,继续下去必然要走火入魔。”

    “不过,你是先修五禽,后练丹道,那便有些意思了。”

    古含沙细细思量一番,结合这几日翻阅古籍的见识,道:“以五脏为五行,心为朱雀,肝为青龙,肾为玄武,肺为白虎,脾为应龙。”

    “以脾居中央,四灵合一,也是一门丹法,唤作四神之丹,也是大丹。”

    “若是炼成,金刚不坏轻松便入。”

    四神之丹,乃是丹书中的术语,将四象化作丹道的四个阶段,知四象着,烧炼丹鼎,四方天人莫不崇拜,是为四象之丹。

    比之龙虎山的龙虎大丹还要厉害几分。

    只不过,龙虎丹法乃是历经岁月的武功,古含沙这四神丹法乃是草创,借着古五禽戏与龙虎丹法为底,不怎成熟。

    对古含沙讲,那是信手拈来的手段,随意成体内大丹,只是若叫他人以此来修,却是难。

    但这也不错了。

    冯叔也是个修行的,只是他有职权在身,走脱不了红尘世俗,没法子全新全力,便耽搁了,如今已过习武最好的时期,便没了那番心思,而是专心于家国天下。

    古含沙讲的叫人动心,他揣摩一番,便不再多想。

    “咱二人明人不说暗话了。”

    冯叔立住了,看着古含沙的双眸,干净,清澈,似乎没有多少人世间的污浊,叹口气。

    “含沙,你要做什么?真要如此做吗?”

    “三个狙击手,十五个持重武器的武道强人,一个风水大家,三重的风水杀局,高爆炸药。”

    古含沙开口将四周布置说出,如掌上观纹,便是魏子龙,都不知有如此多的布置在其中。

    他没有动怒,因为没有必要。

    “冯叔,那十五个武道强人是你安排的,我知道,你跟我到底是有几分情谊,只是想把我留在此处。”

    “至于其他,不过是几个蛀虫的叛逆之举。”

    “要杀我,更是要杀你呢!”

    反正,对于大内来讲,古含沙已经是一尊绝世凶人,意图动乱天下的混账,便是多一个杀害大人物的罪名也无差。

    那几个守尸鬼,没有能力,偏偏贪欲极为厉害,自觉可以利用,于是便布下这局来,是要斩九头龙的主首,嫁祸于古含沙头上,携击毙凶手的成绩,以己而代之。

    古含沙如今境界高远,自然有了种种异能,所谓旦夕祸福,都在思绪之中,早早便知有人今日要害自己。

    再以周天术数推演一番,便知前因后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