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21章 十日光景,势已造好
    “那董事长你可就要受点累了。”

    李淳在将显示屏的一切都清理掉,变得干净异常。

    徐长生将手提箱放在控制台上,解开了物理锁、数码锁、指纹锁、瞳孔锁、基因锁五重封锁,将一个巴掌大的特制信息储存装置拿了出来。

    “晋升金刚不坏的一切身体数据、脑波数据,以及营养能量损耗的波动图及需求表。”

    他看着手里的储存装置,眼神痴迷。

    这个世界上,过去明面之上只有三尊金刚不坏的人物。

    古含沙的师叔易叔,忍者系的忍祭天,北斗系的唐北斗,他们一个个得道时间早在他们诞生之前,晋升也是机缘巧合,只有言语体悟,甚至连影像都没有留下。

    如今,诞生了第四尊金刚不坏,那便是古含沙。

    最为重要的是,古含沙的晋升是在天符的生命科技实验室中,由死到生,从DNA变异数据到脑波波动数据,乃至于需求的营养能量的多寡,其中都有什么微量元素,摄取什么营养物质与哪个组织结合,诞生怎样的数据……

    这种种数据,都已经被记录下来,在这一个巴掌大的储存装置当中。

    换而言之,金刚不坏的色身奥秘,已经被他们彻底的把握在手中,只需要去解锁,去解明其中的原理、机制,从而——

    能够普及!

    这个世界上,基本不存在能够解析这一奥秘的团队与设备了。

    否则,唐北斗、忍祭天这两位搅风搅雨这么多年,搞了那么多生命科技实验室投资,为什么还是没有大的成果?

    但,是基本不存在,而非绝对不存在。

    因为面对如此庞大的数据演算,如此多的复杂模型,便是太湖之光也无能为力。

    可古含沙他们掌握着王牌。

    以公司之名命名的量子超算机组,这世上唯一,对于各国乃至于华夏本国的官方、民间科研机构都称得上科技黑箱的技术。

    绕过了各国预测的一切可能涉及的量子专利,从而搭建而成,地星之上最强算力。

    晋升金刚不坏的数据需要很庞大的算力,但它再复杂,再繁琐,也不是无限,对于天符量子超算而言,它只是一个需要多少算力,多长时间解开的已知题罢了。

    “这可是极为重要的数据啊!”

    李淳在知道这份数据的重要性,它对于正在搭建的武学大师系统也极为有用。

    武学大师系统,是教导武学的系统,而当前武学的最高成就是什么?

    那便是金刚不坏。

    若是连金刚不坏都无法教导行之有效的知识,那么,他这个系统搭建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董事长。”

    李淳在进入了工作状态,虽然语气还是有些放荡不羁的样子,但正式了不少。

    “现在的武学大师系统是个空壳子,它缺少的是数据,行之有效的数据。虽然这个系统由‘天符’主脑赋予了简单的智能性,已经能够自主教学。”

    “但,它的数据太少。”

    哪怕已经有着如此多种的武学数据了,但对于李淳在来讲还是太少了。

    因为那都是落后的,过时的武术了。

    对于系统来讲,随时可以结合一体,以每秒上千万次的速度推陈出新。但拳依旧是那个拳,它缺少了最为根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数据。

    那便是武术之中的神意,只是凭借古卷书本上的寥寥数语,系统智能还没办法去推演更为精髓的武功精神。

    古含沙明白李淳在的意思:“我明白。”

    “距离天符无限制武术大赛开始还有三十三天,在那之前,我会将武术数据都录入进去的。”

    一道通万法明,古含沙如今高屋建瓴,不谈他本就会上百种武术,便是不会,他也能够轻而易举的施展开来,并领悟神意。

    对于他这等人物来讲,武术真的便是术了,得道,术便自成。

    “那很好。”

    徐长生推推眼镜,面色有些疯狂的模样:“三十三天,时间足够了。”

    “董事长,李淳在,我等各司其职,一切的一切,将在三十三天后,彻底引爆!”

    “李淳在,记得给我开权限,接下来我要布置庚申风水局,不止一副,没主脑辅助运算,我可处理不来。”

    李淳在整个人沉浸在数据流当中,一脸不耐烦。

    “行行行,开开开,‘天符’,给徐长生开启天级权限。”

    “开完了,你可以滚了。”

    徐长生满意的离开了,他此行的目的达到,该进行下一步的事情了。

    真如他所言,是能引爆世界,引爆未来的大事情。

    古含沙则是泡在超算中心,这里有一个专门为他准备的禅房静室,活动中心,一共七天的功夫都在这里。

    寂静幽深的禅房静室,古含沙不需要再闭目合眼,日夜演练着无数,由摄影设备记录,并传入武学大师系统中,填充数据库。

    截拳道、咏春拳、洪拳、八极拳、心意把、六合大枪、阴符枪、太极剑、铁布衫……

    甚至是他的绝学,哪吒扥龙筋、丹卦八绝,乃至于道之根基——开道印。

    古含沙以前习练过的,这些时日阅读古籍,如教师一般,轻声细语的讲解,辅以动作解析,好似古时的教书先生。

    教会徒弟而死师傅,不存在的。

    他虽然断了一只手,但道衣长袖,劲力一运,空空的袖子与手臂无二,能将招数神意演练到了。

    而武学大师系统的核心智能也不低,在推演过程中,自动形成了一条完美无缺的手臂,从而打出最为标准的拳架子来。

    而在这段时间中,古含沙的精神也在缓慢的发生着蜕变。

    他的开道印是无限变化,进取开辟之道,是要渡人,而教书育人这一行为,本身便是在渡人,叫人去进取,与其精神不谋而合,愈发纯粹。

    而且,诸多武学的学习,精义的习得,也未开道印平添了不知多少变化,叫这一招愈发厉害起来。

    再见唐北斗,古含沙有九成把握,能够打杀他。

    时间越久,他把握越大。

    若是一年之后再见,古含沙甚至有着一招制敌,二招杀敌的十足把握,是自信,而非自大。

    因为他年轻,年轻便是最大的优势,且又初入金刚不坏,依旧在高速进步当中。

    相比之下,唐北斗的进步太缓慢,而且也老了。

    “叮铃铃!”

    这一日,与徐长生离开,各司其事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古含沙将半步崩拳打出,讲解完其中精髓,神意的核心,吐了口气,将手机拿在手中。

    “徐长生,有什么事?”

    “董事长,势已造好,接下来可是你登场的时候了!”

    古含沙想了想,细声细语,温润如玉,越来越像个教书先生的声音:“那好,我明日便去。”

    “点燃第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