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诸天道演 > 正文 第19章 破玄关
    死亡,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心脏被扎破的一瞬间,古含沙原本凝聚好似金丹的精气神都被破了,眼前一黑,只觉得四方混混沌沌,无光且无物。

    在这样的黑暗中,时间的流逝都不存在,刹那便是永恒。

    灵魂的胎衣都在消散,似乎下一个念头,古含沙就要彻底的消磨掉。

    生死间有大恐怖。

    可对于古含沙讲,似乎并无何等触动,那死亡降临的瞬间,他的心中并无恐惧,只有遗憾的情感。

    死了,便是死了。

    “没有在战斗中踏出那一步啊!”

    古含沙叹息着,他本以为能在生死的战斗之中打破玄关,立地不坏。

    但他没有。

    在那最后一刻,他迟疑了。

    古含沙有着张至顺老爷子的一生,从生到死,一生本应无悔,可体悟是体悟,经历是经历。

    没有真真切切的经历死亡,古含沙无法明悟张至顺老爷子在驾鹤之时的彻悟心境。

    “要想人不死,先要死个人。”

    “前路,前路……”

    ……

    三天,整个天符科技实验室全功率运作三天,徐长生每三个小时服下枚丹药,支撑着自己,统筹一切工作。

    易叔每日来一次,看看古含沙,看一次,笑一次。

    至于守仁,已经被安排去统筹天符无限制武术大赛的事情了,一亿奖金,对于大多数的武术门派都是一笔大钱,需要他这么个混江湖的去接见一下。

    “组长,营养液正在飞速消耗,董事长的心脏已经彻底修复。”

    “组长,董事长已经完成第三十六次体外血液循环,大换血完毕。”

    “组长,董事长的脑部活跃性开始大幅度降低,现有精神状态无限趋近于易先生。”

    徐长生听着报告,点点头。

    他道:“开始进行最终阶段,断开营养管道,断开呼吸器,开启电击器。”

    营养的输送断开,呼吸断开,人工生产的雷电通过一千零二十四个探针在古含沙的血肉中流窜,激活深藏在细胞中的力量。

    古含沙的身躯时而蜷缩,好似羊水胎膜里的婴儿,时而大摊开,好似死尸。

    一生一死,在生与死的姿态之中,领悟精髓的道理。

    “徐长生……”

    似珠滚玉盘的声音在徐长生的耳边响起。

    “董事长,你活过来了?”

    徐长生惊喜若狂,看着那浸泡在营养液中,周身有电光闪耀的男子,注意到了只有自己听到声音的现实。

    “不错,我活过来了。”

    睁眼,在这营养液中,古含沙正在努力的睁眼,他的精神在与徐长生对话。

    这便是心心相印的道理,以无上之精神,灵魂传音,说到底也是一种催眠的手段,将自我要说的话化作催眠的波频,让对方的脑中产生如此的话音。

    在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古含沙摸索着,思考着,与肉身分离,只有武道的精神存在。

    他以那与唐北斗对拳的开道真意为斧,好似混沌中的盘古,再一次开凿出一条无限光明的道路出来。

    黑暗是死,光明是生。

    黑暗是道,光明是路。

    古含沙的开道印,便是无限进取之道,在无限的,杂乱无序的道中,开凿出一条供后人踏足前进的道路。

    是开辟之精神。

    道中开路,后人踏行,便是道路。

    当光明诞生于黑暗之中,也就意味着,古含沙的精神灵魂回归了肉身当中,重新接续了与世间的种种因缘,性与命合一,真正踏足无上驻世大菩萨的境界。

    为何如此说?

    徐长生孕育着古含沙的肉身,以科学的道路推至极限,若是在远古之中,便是祭祀请神的祭品。

    国外宗教,有一种存在叫做献给神明的圣女、圣子。

    这种存在,便是与那冥冥之中不可揣测的神明有共同波频,能够将神明请上身,从而供神明在世间行使奇迹的色身。

    当然,到了现代,古含沙与徐长生已经破解了所谓神明的真面目,那些神话之中,非人之神明,尽数是地星之中的某种玄妙能量,磅礴而浩瀚,有着诡异莫测的功效。

    至于心灵意识?

    哈哈,徐长生已经探究出一种类似于西方最大宗教教义的能量,命名为圣光。

    但是这圣光里有没有雅威的存在呢?

    抱歉,没有。

    越是研究,徐长生越是觉得那些所谓道成肉身、感灵而孕的上古人物,可能是天地磁场中被拘束的远古强者意识,结合了没有意识的能量,从而在处女的体内借助母之血精孕育而成的。

    古含沙已经是死过之人,他的精神,已经成为了那被祭祀的,被请的神明。

    徐长生借着古含沙参悟道理,灵肉分离的时机,将古含沙的血肉之躯彻底培育出来,除了断了右臂以外,完全就是一具霸王之躯。

    这个霸王,便是那项羽、李存孝般的人物。

    此时开辟道路,精神回归肉身之中,灵肉合一,古含沙可谓是顿悟成仙,被请神上了自己的神,一举跨越了温养孕育的过程,与其余金刚不坏的人物一般无二。

    双眸睁开,目生神光。

    古含沙伸展身躯,浑身上下一根根探针、针管都被崩了出去,血肉闭合一体,在营养液中好似踏着平地一般,向前行走。

    这番动作,别人便是想视而不见也不可能!

    “董事长活过来了!”

    “数据!数据!实验数据收集完毕没?这可是最重要的实验数据,万万不能有半点差错!”

    “成了,我的奖金到手了!”

    ……

    所有的科研人员都激动了,不说这一次复活实验,在开始之前便虚弱了不菲的奖金,而且在自己等人手下,将一个判定死亡通知书的人复活过来,触碰生与死的边界,那是多么大的荣誉?

    他们,逆转了自然的规律!

    哗啦——

    古含沙仅存的左臂抬起,手按在玻璃壁上,五指大开。

    他现在是踏在水中,不着地,无法从地借力起势,纯粹是凭借着技巧与自身的力量,以寸劲的手段在方寸间发力。

    一下子,这厚厚的防弹玻璃壁破碎开来,营养液从破洞中喷涌出来,洒了一地。好在中央与设备之间有一段距离,便是洒了也不会造成设备进水的损坏问题。

    “董事长,你这出来便出来呗,搞这么大动静,损失的都是你的钱啊!”

    徐长生一脸肉疼的看着破碎的玻璃房与倾洒的营养液,大倒苦水:“这可都是钱,集团好几个科研项目都要钱,你不要老给我们生命科技实验室增加经费负担。”

    “每一笔经费都是我亲手签字批下的,你这个项目还有多少经费,我比你还清楚。”

    古含沙可不理徐长生的装穷,从一旁的一个准备多日的晾衣架上将道衣取下,虽然只是一只手,但不影响他的速度。

    依旧是宝蓝色的道衣,但与以往不同。

    徐长生看着古含沙,若说以前,他离仙近,人世远,那么如今便是入世真道,浑身上下,有着难以忽视的人间烟火气息。

    可在那烟火人气中,属于仙的气息更加浓厚。

    人气越浓,仙气越厚,实在是奇怪的道理。

    “你真的参悟出来了?”

    徐长生有些好奇。

    “我有了个答案。”古含沙点点头,赤着脚走在地上,踱步环绕,“只不过,我的过程不可复制,需要整理,这一切还需要你。”

    “还有李淳在。”

    李淳在,是天符科技集团中负责计算机、网络、人工智能一块的组长,整个集团最贵重的科技产物,量子超算便是他搭建成功的。

    “看来董事长这一次把握十足啊!”

    徐长生笑了。

    每一次找李淳在,都会有一个大收获,上上次是八幅根本格局,上一次是找寻到了帝流月华大丹的材料。

    那这一次呢?

    “对了。”

    古含沙问道:“时间过去多久了?我吩咐你们的事情,都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从你战死到现在,已经有十四天了。”

    徐长生答道:“你在少林寺的那些事,李淳在所掌管的媒体公关部正在持续发酵,死死挂在热搜榜首,有几个震惊部进修过的好苗子,如今正在通过人工智能整合营销文章,关于国术的文章段子开始泛滥。”

    “目前,关于传统武术到底能不能打已经快吵疯了,再过段时间,怕是要从网络口角演变成线下角斗了。”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天符的人挑拨,两边插人手,热度一旦要落下去,立马便开贴开喷,持续保持群体战斗力。

    “官府人员在十天前便下场了,不过,他们很显然低估了我们。”

    推了推眼镜,徐长生露出一个极为不屑的讽刺笑容。

    “体制?金钱?科研院所的资料?”

    “他们以为他们是谁啊!”

    古含沙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在我等即将开展的大业面前,他们这些求稳的人便是阻碍。”

    “不过,先拖着,叫事件继续发酵吧。”

    “当大赛开展之后,普通人的世界,武术家的世界,权与力的世界,都要被拉下水,在真正的大势面前,所有人都是被时代推着走的无力者,只有顺从二字。”

    “而我——”

    眼帘垂下,好似菩萨垂目:“便是大势!”